第六十二章 不辱东方青云!(八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出来!”

吴天元的一声怒吼将我从幻想中扯出来,我看向监控画面,不免有些惊愕,只见东方艳月的尸体此时竟然坐了起来,呆滞地看着前方,也不知道吴天元用的是什么术法。

“还有四分钟。总算来得及……”吴天元咬牙道,“东方艳月,现在我就是你的主人,你能否听见我的话语?”

东方艳月忽然呆呆地点头,嘴里的声音很是沙哑:“听得见,主人。”

“装着炸弹的保险柜密码是多少,快点说来。”吴天元快速说道。

东方艳月呢喃道:“六个五。”

人们大喜过望,吴天元立即激动地去尝试打开保险柜,只听咔擦一声,那保险柜竟真的打开了。一种无力感立即窜入我的全身。吴天元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抱出一个绿色物体,那东西有点类似于橡皮泥,想必就是炸弹。

在炸弹上方,有一个小时钟正在动,小时钟有两根线连接着炸药,一根黑色,一根白色。吴天元连忙对东方艳月说道:“剪黑线还是白线?”

东方艳月呢喃着说道:“同时剪断。”

吴天元连忙将拿出匕首。同时割断了两根线。顿时,那小时钟停止了,没有任何事情发生。人们立即发出欢呼声,一个个都对吴天元表示感激之情。余吉女弟。

“五长老,真是万分感谢。我这辈子就是做牛做马,也要报答您的恩情。”

“大长老是我的伯乐,五长老您是我的恩人呐!”

吴天元接受着人们的吹捧,但脸色却是越来越苍白。此时他用力地咳嗽几下,竟是咳出了许多血沫,之前用办公桌来防御自己的赵洪荒此时立即将办公桌放下来,他让吴天元躺在办公桌上。关切地说道:“五长老,没事吧?”

“赵洪荒,我今天算是看透了你……”吴天元用力咳嗽两声,他咬牙道,“寿命一下子减少了五年,可怜我这把老骨头,已经是没多少时间能活了。等回去之后,估计就要跟大长老告老还乡。”

赵洪荒对吴天元抱拳道:“五长老,你只管放心。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报答你。”

人们连忙说是,我这时候觉得满心都是怒火,东方艳月计划了这么久,却被吴天元的一个秘术破坏。我咬牙道:“没用的,只要你们出不来这个地方,依然是死路一条。”

“出不来?”

赵洪荒冷笑一声,他忽然抬起脚,重重地踹在了钢化玻璃上,整个办公室都犹如震动了一下。赵洪荒冰冷道:“十五分钟的时间,我确实没时间踹开这个仓库,然而给我一天时间,这玻璃就拦不住我们。江成,你这次是真的死定了。”

我握紧拳头,不甘地看着监控画面。怒吼道:“赵洪荒,我会找到办法杀掉你。”

“你们都是白痴……”赵洪荒冷笑道,“你们的计划就有纰漏,当进来之后,你一直在保安室跟我们说话的话,我们只会以为你是将我们锁在了这儿,就会把注意力都放在你身上,你也能不停地发出声音,让我们听不见那定时炸弹的声音。”

听见这话,我顿时愣了一下。

他说得对……

要是一开始将门给锁上,随后我在保安室说话,人们就不会想到东方艳月在这放了炸弹,不会将注意力放在东方艳月身上。

为什么东方艳月却没想到……为什么她要将事情说破?

此时大家都沉默了,不止是我,就连赵洪荒他们也都在沉默。

东方艳月……为什么会这么傻?难道只是为了看他们临死前惊慌害怕的样子?

那个能欺骗东方青云十几年的女孩……真是个蠢货么?

赵洪荒骂了句该死,他一把抓住东方艳月的衣服,用力地扯开来。这时候人们才看见,在东方艳月的肚子那一块,竟然是包着几层纱布。

炸弹还有一个。

藏在东方艳月的肚子里。

谁能想得到?谁能想到她割开自己的肚皮,将炸药藏在肚子里再缝上,还能如此忍着疼痛活动。因为人体的格挡,人们根本就听不见那时钟声。

其实东方艳月不需要放第二个炸弹,但她只想玩个游戏,她想在杀死这些人之前,欣赏一下他们绝望的表情。

杀这些人,她游刃有余。而现在距离爆炸时间,连一分钟都不到。

人们都是惊慌地大叫,赵洪荒立即抓住躺在办公桌上的吴天元,将他用力地丢到一边地板上,随后急速将办公桌立起来,整个人躲在办公桌后面。

就在这一刹那。

“轰!”

我只听见楼下传来一声巨响,整个厂房都跟着震动起来,监控画面仿佛一下子就黑掉。

我呆呆地拿了个之前装钱的行李箱站起身,走到办公室门口,再过一会儿,应该就会有人闻声赶来。而现在……我只想完成东方艳月的遗愿,不能让里面有任何一个活口。

我打开门,屋子里燃烧着火焰,钢化玻璃已经被炸碎。这里已经看不见完整的人,他们几乎被炸成肉沫,一大片烧焦的碎肉散落在地上,没人会相信这些碎肉是元门的高层们。除去碎肉,还有大把大把的钞票。有些是破损的,有些却是完整的,散落在地面上。

而我第一时间就是看向刚才赵洪荒站立的地方,那办公桌被炸得面目全非,但里面竟然有钢板,使得它没有破碎。

在办公桌后面,赵洪荒正躺在地上,他微微睁着眼睛,可能是因为没阻挡好,赵洪荒的左腿不知被炸到了哪儿去。

由于疼痛,他浑身抽出,鲜血不停地从身体各个伤口流出来。我抓着慈悲走到他身边,此时他的瞳孔朝我看来,我抽出根烟点燃,放在他的口中。

“不愧是赵洪荒,这都能活下来……”我叹气道,“你是个真正的强者,抽吧,虽然现在抽烟难受得很,但总比他们要好。”

我拿来行李箱,将地上完好的钱塞进去,我一遍捡钱,一遍说道:“之前我从温柔乡逃出来,还要多亏你绕我一条性命。说真的,那时候我很感动,明明你可以杀死我,却选择放我一条生路。我也曾经想过很多次,想着自己变强了,到时候能堂堂正正地跟你比试一场,那也是场美谈,但不管怎么想,我都觉得自己远不是你的对手,所以啊……我不能死在你手上,还有很多事要办。”

我知道,现在的赵洪荒肯定没法说话,甚至连动弹都很困难。可他嘴里的烟还是有被吸进嘴里,让我感叹这男人真是了不得。

等将大部分完整的钱塞进行李箱,我将行李箱的拉链扯上,随后拿着慈悲走到赵洪荒身边,轻声道:“我就是个丧家犬,真没你这么大的肚量。你放走我,可以当放走一个玩具,将来这玩具还能陪你玩。但我不一样,你若是还活着,我连睡觉都会做噩梦。赵洪荒,杀你的人其实严格算来不是我,而是东方青云的女人,这么大的功劳……我真心不敢抢,因为远不如她。那么……永别了,很抱歉,让你死在一条丧家犬的手上。”

他嘴里的烟微微颤抖,原本我以为这个男人不会再说话,谁知道还是有沙哑的声音从他口腔里发出:“给个……痛快。”

“必须的,感谢你当初不杀之恩,这个真的感谢。”

我跪在地上,向赵洪荒用力磕了个响头,刹那间,我手中的慈悲急速砍出,刺进了赵洪荒的脑袋,他立即就没了动静。

这个二十五岁就让整个南方寝食难安的东北佬,哪怕在临死的最后一刻,还是让人抱有深深的敬畏。

我自己也取了根烟点燃,开车离开了厂房,刚开在马路上,就看见有人往这边走,估计是来看热闹的。

我拿出手机,给张霸打了电话,等那边立即接通后,我轻声说道:“南方,要变天了。”

本卷结束,下一章进入新的一卷:南方动荡。

元门衰落,南方将会产生怎样的格局?这血雨腥风,将会蔓延到何等恐怖的地步?敬请期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