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元门的覆灭:突变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晚上时,大家都集结在酒吧附近不远的巷子里,李大木先是一番吩咐,随后说道:“砍杀队伍里加入江成,绝对会引起那边太高的仇恨,甚至可能将目标吸引过来。所以……江成。我建议砍杀部队偷偷带个面具混进去,等要行动的时候,再将面具戴脸上。这样也不止是为了掩护江成,对大家都有好处。”

人们都说好,李大木此时给大家分发面具,是很普通的鬼面具。但是眼睛部分却是被刻意剪大了,这样刻意让我们看得更清楚。

随后,除去最后的五人组,我们十五个都进了酒吧。至于兵器,全都藏在了一个人的吉他盒里。到时候分发就行。

为了不被认出来,我是低着头进酒吧的,所幸那些人也不会在意一个低头进来的客人。点了些东西后,大家就开始喝酒,但我们喝得都不多。

酒吧里的客人越来越多,大家都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,此时酒吧里响起一声尖叫。让很多人都听见了,赫然就是已经开始行动。

几个男人装作喝醉,正在对那女孩抱来抱去。他们要去亲女孩,但都没成功亲上,估计因为都是队友,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,也不好弄得太过火。

果不其然,酒吧的工作人员开始往这边走,开始的时候是在劝说,但那几个男人就开始推工作人员,一副喝醉了酒要动手的样子。工作人员越来越多。此时场面很混乱,客人们都围在一起看热闹。

我们互相使了个眼色,现在正是动手的好机会,便一起站起身往里面走去。绕过舞池区,这后面果然有个办公室的门,大家此时都将面具戴上,又分发了兵器。我走在最前面,将门给打开了。

打开门后,里面有一群风雨楼的工作人员正在办公。见到我们进来。他们先是楞了一下,我旁边的一个工作人员快速问道:“干什么?”

刹那间,我立即出刀,一刀砍在了他的脑袋上。顿时,这人的脑袋直接被我砍成了两半,场面一下子就变得极其混乱,风雨楼的人们都怒了,从桌子底下抽出长刀就朝我们冲来。

我依然走在最前面,举起慈悲就不停地砍杀。在锋利的慈悲攻势下,我的对手们的武器都被砍成两半,还不由得他们震惊,就被慈悲一刀砍死。我这时候低吼道:“道法宗人员在此,今日就要风雨楼灭亡。”

“是道法宗的人!”

这些人都是愣了一下,随后疯狂地大吼大叫起来。催促宿舍那边的人赶快过来帮忙。一时间,宿舍里冲出了许多拿着武器的人,纷纷喊着砍死道法宗的王八蛋。余医役圾。

突然间,我觉得眼前一黑,就好像有一双手遮住了我的视线,是鬼遮眼!

我当机立断,赶紧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清明符,之前为了准备,我将清明符都放在左边口袋里。随后我在身上抹了一把,毕竟砍了这么多人,我身上有许多血迹,根本不需要割破自己的手指。

顿时,我眼前又是一片光亮,可已经有不少人将我围住。我冷笑一声,直接将慈悲抡了个半圆,一时间许多武器直接被砍断,有三个人倒在地上没了声音。此时其他人也是被围住了,有的道法宗弟子能耐并不强,一照面就被人砍了个稀巴烂。

“快走吧!”

我身边的队友吼了一声,大家纷纷开始撤退。我不慌不忙地倒退,手里动作不停,疯狂地砍杀风雨楼的人们。

渐渐地,这里的情况发生了改变。我身边几乎没人围着,其他几人身边却是有许多人,风雨楼的人们都是不敢靠近我。

就在此时,里面的办公室终于打开了,一名女人从办公室里走出来,赫然就是那毒蛇。她面带怒色,咬牙道:“杀了他们,杀死任意一个,奖励十万。”

十万!?

我顿时一愣,看来这毒蛇真是被激怒了,而且她还挺有钱的。此时道法宗的人们都退到了办公室的窗户边,纷纷从窗户跳了出去。但我的位置还有些危险,我连忙也朝着那边靠近,可接下来,令我惊愕的事情却是发生了。

只见我的最后一个队友从那边跳出去后,他竟然将手中的刀卡在了窗户的上下两边,这下只要有人敢去爬窗户,就会被那把刀伤到。

而我看得很清楚,那人的视线正在看着我,眼中满是得意……

是谁阴我!?

不止是我,这场面让很多人一时间有些不敢置信,他们都是转头看向我,而我紧紧地握着慈悲,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。

这群人中我明明只得罪过一个张岳,而张岳并不在这次的队伍之中,其他人跟我无冤无仇,怎么好端端地会把我给卖了。

那毒蛇也是诧异片刻,随后快速吼道:“将这家伙杀了!”

人们这才从这场敌人的叛变中反应过来,纷纷举起武器朝我冲来,此时门也已经被关上,我彻底被包围。

“妈的。”

我低吼一声,举起慈悲往前面砍了一刀,而这些人已经谨慎很多,使得我一刀都没砍中。我连忙低声说道:“江影,将那个穿旗袍的女人杀了。”

正当我将话说完,后背忽然就传来了一阵剧痛,我也看不清是什么打得我,整个身体往前扑了两步。我及时反应过来,立即就伸出慈悲用力一划,又是两个人没来不及躲开,倒在了血泊之中。

毒蛇立即说道:“小心那把木刀!大家分散开来,朝他丢兵器。”

人们连忙就开始后退,与其同时,那毒蛇忽然脸色一变,她低吼道:“出来!”

话音刚落,毒蛇就从旗袍下抽出一张道符,朝着左边快速贴去。几乎是一瞬间,江影的身体出现在毒蛇身边,重重地倒飞了出去。

该死!

这女人的道术不一般,这就是我不想成为最后五人组的原因。

人们此时对我形成了一个大包围圈,纷纷把手中的砍刀朝我丢来。我从容不迫地躲来躲去,等一轮下来,许多人都将武器给丢出来了,我却是毫发未损。

他们都是惊愕地看着我,应该是没想到会有这样的结果。

我当初在温柔乡锻炼了这么久身法,吃过这么多次无箭头弓箭的攻击,要是连这些连弓箭都算不上的东西也没法躲开,就真是活到狗肚子里去了。

那毒蛇脸色一变,立即惊呼道:“这身法……这木刀……是江成,这人是江成!”

“什么!”

人们惊呼出声,一听说我的身份,人们又开始对我丢兵器,使得我一时间进退两难,而没了兵器的人再次跑去取了一堆过来。

毒蛇有些不耐烦了,她推开人群,烦躁地说道:“走开!”

我握紧慈悲,死死地看着毒蛇,现在还有机会,只要能杀掉她,那风雨楼也没什么威胁了。这毒蛇竟然主动走过来,真是找死。

只要她再往前走一步,我就能冲过去砍下她的脑袋。

可毒蛇的下一步动作,却是让我没能反应过来。

她将手伸进旗袍,忽然就取出了一把手枪对着我,冷笑着说道:“如此锋利的木刀,你绝对就是江成。身法确实不错,不过你快得过子弹么?”

我看着黑乎乎的枪口,最终只能叹口气,将手中的慈悲松开,当慈悲掉在地上后,我摘下面具,很认真地说道:“我投降,实在没想到竟然会有内鬼,你真的很漂亮,给条活路行不行?”

毒蛇顿时露出了妩媚的笑容:“你猜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