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元门的覆灭:毒蛇的打算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毒蛇的话语,我只能吞了口唾沫,小声说道:“你猜我猜不猜。”

“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不猜……”她似乎是心情大好,又回了我一句。

“我猜你猜……”

我正在说话,她忽然打断了我的话:“别废话了,江成。你现在已经是瓮中之鳖。将你那奇怪的木刀踢远一点,否则我立即就开枪。”

“你手里有枪,你说什么都对。”

我无奈地回了一句,随后将慈悲踢得远了一些。毒蛇冷笑道:“把他绑起来。”

顿时,风雨楼的人们都冲上来,拿着绳子就把我五花大绑,毒蛇让人们把我丢到办公室去,随后她说道:“将尸体都处理好。”

“是!”

人们连忙说了一声,毒蛇便将门关上了。此时我躺在董事长办公室的地板上,犹如待宰的猪样一般。毒蛇则是坐在椅子上翘起二郎腿。饶有兴致地说道:“想不到这次真的捉了条大鱼,估计能让大长老开心一下。江成,你想不想为自己选个死法?”

“能不死吗?”我问道。

她又是妩媚地笑了,却根本没将我的真心话当一回事。毒蛇走到我身边,好奇地打量着我,喃喃道:“真看不出来呢,那个闹了元门两次的男人。竟然这么平凡。说实话,要是把你丢在人群里,我恐怕根本不会多看一眼。”

我连忙附和道:“对,既然我是个小角色,不如就把我丢到窗外去吧。”

“你是在耍我玩么?”毒蛇微笑道。

我只能不说话,她冷哼一声,随后直接坐在我的胸口,疼得我喘不过气来。这感觉真的太难受,下面是坚硬的地板,胸口又压着个人,简直就没法呼吸。

“嚣张的孩子容易受到惩罚。”

毒蛇平淡地说了一句。她忽然抬起腿,盘腿坐在我的胸口和腹部之间,那里正好是胃。我难受得差点吐出来,但因为被压着的关系,啥都吐不出来。

此时我青筋暴露,眼睛也直冒金星。小时候看丝袜美女坐在男人身上都很羡慕,如今是个穿着旗袍的美女坐在我身上,我却真正体会到这种感觉一点也不好受,简直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。

这时候离得近了我才看见。原来毒蛇跟罗巧巧一样,都是将兵器绑在大腿上的一个口袋里。她这时候抽出把短刀放在我的脖子上,微笑道:“看你这血管,怎么忽然变得这么粗,我有这么重吗?江成,你的表现让一个女性很难过,要是我割一下,你说鲜血会不会从你大动脉里刷地喷出来。”

我咬紧牙关,忍着难受说道:“现在元门已经没了回头路,你若是还跟着元门,恐怕是死路一条。虽然大长老曾经对你有恩情,但你这些年来肯定帮他赚了不少钱,用不着将自己的性命也搭进去。”

“我知道,所以我正在考虑……”毒蛇用刀身贴着我的脖子。她轻声道,“要是杀了你,大长老肯定会开心。但我知道元门现在的情况,也知道大长老如今的处境。而且他不可能会护着我,一旦你的朋友们找我报仇,恐怕我也是死路一条。”

我原本想点头,考虑到有把刀贴在我的脖子上,顿时就不敢动了,连忙说道:“对对对,所以你不如脱离元门。”

“脱离元门也是死路一条……”毒蛇冷声道,“这些年来,我为元门做了不少恶事,早就仇家遍布了,否则你以为我为什么现在还不脱离元门。无论如何都是死,没人会护着风雨楼,你能明白我的意思么?”

我一时间真不知道该说什么,动脑子这方面的事情我本来就不在行。毒蛇此时又笑了:“但现在不一样,我有了第三个选择。杀掉你之后,大长老肯定会开心地同意我去总部,到时候我能跟着他避难。但问题也就来了,你的朋友们肯定会憎恨我,所以我要考虑,杀你到底是弊大于利,还是利大于弊。”

“绝对是坏处多……”我咬牙道,“我的朋友们都很厉害,你若是杀我,绝对会死。”

毒蛇忽然变了张烦躁的脸:“可我若是不杀你,我也会死得更快!”

该死……这女人为了活得久一点,肯定会杀我。

有了!

我这时装作惊讶的样子,连忙说道:“我的天,你都穿着旗袍,竟然还穿这么性感的内裤?我感觉要喷鼻血了……”

话刚说完,我就暗暗用力,只要毒蛇注意力一被转移,我立即翻个身将她弄摔倒,然后用脚或者头撞击她的弱点。

可出乎意料的是,毒蛇根本就没理会我的话语,反而是举起手,狠狠一耳光刮在我的脸上,大骂道:“骗鬼啊,老娘里面穿了安全裤。”

这……真是运气太差了。

她不耐烦的情绪越来越厉害,连抽了我好几个耳光,大骂道:“办法呢!办法呢!蠢货,还以为你多厉害,只会耍点小聪明,本来还以为能从你这找到突破点,现在看来是非杀不可了。”

我脸颊被毒蛇抽得火辣辣的疼,再加上她一直坐在我胸口,我忍不住吐了出来。毒蛇连忙站起身,我测了个身呕吐许久,终于舒服了些。

毒蛇鄙夷地看了我一眼,她冷笑道:“想不到大名鼎鼎的江成竟然是个废物,当然杀起人来挺强,也就只能当个小角色了……小角色……小角色……对了!”

她似乎想到了什么,抓住我的领口一把将我提起来,狞笑道:“有办法了,我有个办法能让自己好好地活下去了,说不定还能大赚一笔,江成啊……虽然你脑子很蠢,但我还真是个聪明的女人呢。”

我被弄得有些莫名其妙,可她忽然将我推在办公桌上,随后拿短刀对着我。这场景吓得我够呛,毒蛇冷声道:“如果不想死,就别乱动。”

我自然不敢乱动,毒蛇这时候解开我的裤子纽扣,我原以为她要拉开拉链,结果她并没有,而是将我的上衣也拉起来一点,使得我丹田处暴露在外。

“肌肉还挺好看的。”

她欣赏地说了一句,随后我感觉丹田处传来一丝凉意,毒蛇竟然在用刀割我!

但这女人割得不深,甚至可以说只割破了表皮,我甚至没觉得太疼,但因为她割得伤口范围大,我流了很多鲜血。

毒蛇拿来纸巾擦血,一张纸巾顿时染成了血红。她不慌不忙地拿来个杯子,将满是鲜血的纸巾丢进了杯子。

我觉得莫名其妙,丹田处是人阳气最重的地方,那里的每一滴血液都是精血,可毒蛇又不是鬼魂,取我的精血干什么?

而毒蛇的下一个动作,也是让我惊愕无比。

她忽然掀起旗袍,我才发现她没撒谎,里面真穿了安全裤。我惊愕地看着她也割破了自己丹田处的皮肤,随后拿来纸巾擦血。余医亩号。

取两人的精血,这到底是要做什么?

毒蛇颇为开心地哼着歌,拿杯子去接了一点水。因为有鲜血的关系,这水很快就变成了红色。而毒蛇拿来毛笔,沾着血水在纸上写写画画,过了一会儿,她忽然将纸放在我面前,同时还用短刀对着我,冷笑道:“咬破舌尖,用中指画押。不能犹豫,否则我立即刺穿你的脑袋。我的名字是陈雪琪,很好听吧?”

我疑惑地看向拿张纸,顿时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。

这女人……果然是毒蛇。

“自画押起,江成便与陈雪琪魂魄交合。二者有任何人死亡,另一人立即共赴黄泉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