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元门的覆灭:狠斗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他不是傀儡!他在装!”

“快逃啊,家伙在哪儿,快把家伙拿出来!”

“首领!首领你快出来看看啊!”

人们疯狂地大叫起来,场面一下子变得极为混乱。有不少人还摔倒在地,我握着慈悲,不慌不忙地进行着一场屠杀。在极为锋利的慈悲攻势下。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反抗之力。

在砍人的时候,有些人中了一刀,两刀,三刀都还有反抗的力气,所以拿把刀并不代表自己是战神。

但我不一样,只要被慈悲砍过的人,都别想再站起来,因为慈悲砍一下,不是死就是残。

“痛快……痛快……”

我忍不住大吼起来,这么多人拿来祭刀真的太痛快了。人们现在都疯狂地朝着前门那边逃去。有个人冲到门口,将手放在门把手上。而就在这一刹那,我立即将手中的慈悲直接甩了出去!

“砰!”

慈悲钉在了那人的背上,直接穿透他的身体又钉在了门上。这些人都是被吓了一跳,随后有个人连忙大吼道:“他没刀了,我们一起上,打死他。”

听见他的喊话。人们这才反应过来,纷纷都朝着我这边跑来。面对人们的攻势,我直接主动朝着他们狂奔而去,因为太痛快的关系,我忍不住大笑起来:“爽!哈哈哈!”

此时有个人已经要跑到我身前,他拿着把椅子要砸向我的身体。我直接跳跃起来,用身体抗住椅子的攻击,这椅子砸在我的胸口,但因为我是主动扑上来的关系,这人根本就砸不出力气。

我将膝盖对准椅子,狠狠地撞击了一下。他立即没反应过来,椅子脚粗暴地刺进了他的眼睛。这人倒在地上,痛苦地哀嚎起来。我再次兴奋地大笑一声,此时右边已经有人朝我一个侧踢而来。

我直接抬起手,让他踢在了我的肋部,随后抱住了他的腿。这人脸色大变,而我抬起手肘,狠狠地砸在了他的膝盖下方一点点的位置。

“咔擦!”

只听一声脆响,他的腿直接诡异地弯了下去。他痛苦地哭叫起来。我狠狠踹在了他的鼻子上,顿时这人倒在地上没了声响。

“所谓的打架啊……”

我嗤嗤笑了一声,狰狞道,“不是你们这种过家家的打架啊,白痴。”

大门距离我只有两米多远,几个人呆呆地站在那儿,终于有个人敢冲上来。他拿着一把大砍刀,吼叫着朝我这边冲来。我也往前两步,他举起刀,直接朝着我的脑门砍下。

与其同时,我立即抬起手,直接用手臂挡住了那把砍刀。这一刀砍下来并不算疼,大概只能砍破我的外套加一点皮。

这是张霸告诉过我的事情。

力道是需要距离去累积的,如果躲避不开。不如直接以霸制霸,将对方的攻击减到最弱的地步!

人们砍人的时候,都会将刀聚到头顶的位置,随后砍到前方才能砍出最大的力气,可若是在头顶的时候就被拦截下来,能砍出多少力气。

这人眼睛瞪得很大,他应该是根本想不到,我竟然敢直接面对砍刀扑上来。此时我看着他的眼睛,大吼道:“下辈子再学打架吧,白痴!”

说话的同时,我将脑袋狠狠地撞在了他的眼睛上,他顿时整个人往后倒去。此时我终于握住了慈悲,直接将慈悲划拉一下,朝着旁边的人砍去。

他们似乎是被吓破胆了,根本就不敢再和我打。一部分人跑去拿兵器,一部分人竟然是从窗户那边逃跑。我没理会去拿兵器的人,而是先对着堵塞在窗户那边的人一阵疯砍。

一阵哀嚎声响起,此时房间里犹如人间炼狱一样。而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,杀人,祭刀!

又说不清有多少人倒在了慈悲的刀锋下,但大部分人还是从窗户直接逃出去了。我来不及数人数,因为拿兵器的那伙人已经疯狂地朝我冲来。

“垃圾。”

我低骂一声,背起一具尸体,主动朝着他们狂奔而去,这是一种心里。

张霸说过,生死决斗的时候,气势绝对不能输,虽然你会怕死,但别人比你更怕死!

我这慈悲的威力他们都是见识过的,现在见我主动冲过来,跑在最前面的那批人竟然是下意识停住了脚。

谁都想活下来,见识了这么厉害的慈悲之后,没有人想当炮灰。不管最后能不能活下来,但他们有一点知道得很清楚。

第一个上的人,肯定会死。

正因为最前面的人停住了脚,导致后面的人一下子没停住,差点摔倒一批人。我顺势将慈悲用力劈出,顿时一阵血肉飞溅,有了炮灰之后,后面的那批人终于敢动刀子了。

他们全都朝着我的身体砍来,正好我现在刚挥了刀,一时间还来不及抽回来。但立即弯下腰,许多钢棍砍刀直接砸在了我后背的尸体上,后背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,估计还是有些地方被打到了,但是不多。我忍着疼痛,反手将刀再次砍了回来。

刹那间,我也数不清自己砍下了多少条腿,一群人纷纷倒地,再后面的那一批已经打不到我了。这时候人们终于慌了神,纷纷都朝着窗户外面疯狂逃跑。我冷笑一声,这次没有追着砍。这批人跟刚才那些不一样,刚才那些人是手无寸铁,而这些人手上是有家伙的。俗话说兔子急了还咬人,更何况这些人的背水一战。

张霸和李唐朝都跟我说过,当一个人走投无路的时候,千万不要再去硬逼了,否则很可能会受到对方的拼死反击。

我检查着倒在地上的那些人,一旦发现还有谁活着,我就不慌不忙地补上一刀,细细数下来,这一场竟然杀了三十二个人。

“江……江成……”

有个倒在地上的人不甘道,“你可就是……兵器厉害……不算很强……”

我微笑道:“对啊,我就是靠着我这把刀厉害,可你能拿我怎样?打我啊,白痴。杀我啊,蠢货。”

他不甘地握着拳头,我则是一刀砍在了他的脑袋上。

这时候我不慌不忙地走到董事长办公室前,敲了敲门说道:“出来吧,搞定了。”

毒蛇这时候打开房间门,她看见满地的尸体和血液,惊愕道:“这么狠?”

“也多亏你这风雨楼都是一群乌合之众,万一来个道术厉害的,那我可就麻烦了……”我平静道,“你有没有安全的地方能躲起来,我现在给道法宗的人说一声,就说搜遍了全部地方也没找到你。”

她说当然有地方躲的,随后就进了卫生间,原来这卫生间的一个墙壁后面的暗道。我问通往哪里,她说通往外面的一个下水道。余爪鸟划。

我沉声道:“好,我现在就叫道法宗的人都进来。等他们进来后,你立马逃到外面去,那时候外面没有人再盯梢,你坐出租车逃到南京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毒蛇点点头,随后躲进了暗道里,我这时候拿出手机翻找着李大木的电话号码,记得之前他给过我的。

找到了。

我给李大木拨去电话,那边机会是立即就接通了,李大木的声音满是焦急:“江成,你没事吧?我们这出了内奸,我听说你没逃出来。”

“已经搞定了……”我平静道,“风雨楼已经被灭,你们都过来吧,不过我没找到毒蛇。”

“被灭?”

李大木那边停顿一会儿,随后声音里充满着不敢置信:“你……一个人灭的?”

“小菜一碟,又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。”

我发现,我不止是刀厉害。

吹牛其实也很厉害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