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元门的覆灭:张连的决定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万万没想到,张岳竟然还有这么一层关系,难怪他有这么厉害的道器却没去攻打元门,分明是做宗主的怕自己孙子死在战场,就将他派来这个地方了。毕竟在如此重要的时候,做宗主的不可能给孙子一个闲职。否则没法混资历。

我让那些人处理尸体,自己则是去外面找了个公园坐下,因为心烦意乱,我忍不住一直抽烟转眼间就抽了好几根。

最后我觉得,还是坦白从宽好一点,于是我给张霸打了电话,那边接通之后,笑吟吟地问我怎么样。我吞了口唾沫,小声问道:“师傅,张宗主这个人怎么样?”

“还行吧。我不是他这一派的,是李宗主这一派的人。那家伙做事不太公平,喜欢护短。”张霸笑道。

我小声问道:“护短的意思是……护徒弟护儿子护孙子这样的……对吗?”

张霸笑道:“对,他每次都偏袒自己人,所以有些人对他不够服气,可没办法,毕竟别人是宗主。记得当初他儿子跟别人一起办事。明明是他儿子惹了人,别人就骂了两句,结果那人被他降职了。”

“啊哈哈哈哈……”我尴尬道,“骂两句就要被降职,那要是谁把他孙子打一顿的话,岂不是要完蛋了。”

听见我的话,张霸顿时大笑道:“是啊,不过他孙子还真是欠打,特别嚣张,很自以为是。”

“对啊对啊,要是把他孙子打倒在地。还不停地用脚踹他嘴,估计会死得很惨吧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而且要是谁之后还把他孙子打昏过去了,肯定会很糟糕吧?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“万一打人的那个家伙叫江成,肯定也会非常麻烦吧?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……嘟……嘟……”

张霸那边直接把电话给挂掉了,我连忙又给他拨打过去,结果却说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,于是我就多打了几遍,在我打第五遍的时候,张霸终于接通电话。他咬牙道:“让我冷静会儿!让我冷静会儿!”

“师傅,我们是一条船上的蚂蚱……”我低吼道,“刚才我已经录音了,你之前分明说他的孙子很欠揍,嚣张的要命。师傅你必须帮我,否则我就将录音公布出去,要死一起死。”

张霸惊怒道:“你这欺师灭祖的小王八蛋,你连师傅都敢阴。老子知道了,我现在就去找李宗主跟他商量一下,你个该死的小畜生。”

“谢谢师傅,我爱你啊师傅。”

我挂掉电话,身体还是止不住地发抖。才刚从南方逃到北方来,这下难道又要逃到上海或江苏吗?

不行……绝对不行,已经当过一次丧家之犬了。再逃命一次的话,我自己无法容忍我自己。

我一直等待了半个多小时,张霸终于给我打来电话,他咳嗽道:“你立即回来,三位宗主都已经知道你的所作所为了。李宗主说了,他会尽最大的努力帮助你。”

我小声道:“那是李宗主比较厉害还是张宗主比较厉害?如果是李宗主我就回来,如果是张宗主……那师傅,谢谢你对我的栽培,我不回来了。”

“那当然是李宗主厉害,张宗主不如他。”张霸说道。

我这才放下心来,就打了个车回去。一路上我都在胡思乱想,终于等深夜时,我又来到了哈尔滨。刚到道法宗门口,我就看见张霸正在那焦急地等我,见到我之后,他连忙说道:“一会儿见到宗主了,记得保持恭敬,但也别太怂,有李宗主给你撑腰,你不能弱了气势,这正好是给李宗主表忠诚的机会。”

我连连点头,跟张霸一路进了教学楼,令我惊愕的是,宗主们竟然是在教导处里,这让我回忆起了以前读书进教导处受罚的事情。

进了教导处,我看见李爱山正坐在一张桌子旁,而还有个我不认识的老头坐在他旁边,见到我进来,李爱山笑道:“江成,坐下吧。”

我连忙恭敬地说道:“参见两位宗主。”

随后我才找了个位置坐下,那老头正要说话,李爱山忽然开口笑道:“江成还真是了不起,听说原本被奸细摆了一道,但多亏你力挽狂澜,以一人之力敌整个风雨楼,才终于获得了胜利,了不得,年少有为啊,哈哈哈……”

我摸着后脑勺,小声说道:“李宗主过誉了。”

“不过啊……”李爱山这时候一拍桌子,严肃地说道,“你这次跟自己人打架,就是脾气太暴躁了。道法宗向来都是赏罚分明,做得好要奖赏,做得差就要惩罚。这次就功过相抵吧,你的奖赏就给张岳和李大木当赔偿。”

我连忙站起身鞠躬道:“多谢李宗主。”

“嗯……”李宗主点头道,“退下吧。”余欢长号。

“是。”

我连忙转身要走,而就在这时,张宗主却忽然说道:“等一下。”

我停住脚步,心里顿时颤抖了一下,果然该来的还是要来的。此时我转过头,却看见张连满脸笑容地看着我,那笑容简直就是要多慈祥就有多慈祥。

这是……什么意思?

“事情我已经了解得很透彻了……”张连微笑道,“江成何错之有?分明是我那孙子无理取闹,该打。而江成的奖赏也不能减少,虽然他脾气暴躁了一点,但我很是欣赏,有我当年的风范嘛。李宗主,我们也要分得清对错,别让年轻人寒了心呐。”

李爱山也是疑惑地看了张连一眼,随后又皮笑肉不笑地问道:“那按照张宗主的意思是,该怎么处理?”

张连慢悠悠地说道:“错本身就在张岳身上,我这做爷爷的也要补偿一些。江成这次做得很好,应当奖励现金二十万元整。而且这次都是因为我管教不严,害得江成受了委屈,我私人再拿出十万来当赔偿,总共发放三十万。至于张岳,这小子实在太过分,原本之前不是有个要提拔张岳做小长老的提案吗?暂时驳回。还有李大木,虽是劝架,可说起话来添油加醋,依我看来,应该降职处理。”

我顿时有些反应不过来,这真是他们口中很护短的张连?怎么看起来完全不是之前说的那么一回事。

莫非他是想拉拢我?

总感觉没这么简单。

李爱山也是愣了一下,随后笑道:“张宗主说得有道理,那就按照你说的办吧。哎呀,张宗主大义灭亲,真是让人佩服,佩服啊……”

“哪里哪里……”张连笑道,“按照江成的能耐,做个普通弟子可惜了。我有个建议,就是将江成加入执法部一番队培养,我们不能亏待人才。”

张霸小声道:“可是……按照江成的资历,还不能进入执法部一番队,顶多只能加入执法部外围。”

“那没关系,资料这东西,混混就有了,我是诚心想提拔江成呐!”

张连这时候站起身,他走到我身边,忽然就握住了我的手,那笑容变得更加刺向了几分:“早听说江成你曾经加入过元门总部,本来就是精英中的精英,若是不加入执法部一番队,那就是屈才!我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,若是你能成功,就可获得丰厚奖赏,而且资历也够了,还请千万不要推辞。”

我听得忍不住抽搐一下,小声道:“是……什么任务?”

他忽然低喝道:“江成听令。”

我连忙鞠躬道:“弟子听令。”

“因江成实力及格,态度优秀,令你加入攻打元门总部部队,特别行动组,为我道法宗而战!”

这……

简直是把我火坑里推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