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七章 元门的覆灭:急中生智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黑龙是在我身体内的,它忽然就把麒麟纹给吞了,那会不会代表……我的身体内有了个金属块?

若是将我害死了怎么办!?

我不敢置信地摸着自己的全身,可无论如何,都摸不到有金属块的感觉。那麒麟纹就好像消失了一样,让人满脑子都是疑惑。

去哪儿了?

麒麟纹去哪儿了?

我废掉了一件玉人衣,拼尽全力险些丢掉性命,即将就在我眼前的麒麟纹……到底去哪儿了!?

“给我吐出来!吐出来!”

我使劲地拍打着胸口。这场景就如同个大猩猩一般。可打得胸口疼得要命,也没见到麒麟纹的踪影。

果真被黑龙吃掉了。

我疲惫地坐在地上,忍不住傻笑起来,笑着笑着眼睛又湿润了。早知道黑龙以阳气为食物,可谁知道它连麒麟纹这东西都吃得进去。

我忍着心里的痛苦,回去将衣服穿上,给李唐朝打了个电话。他在听说过我的事情之后,就很简单地说了一句话:“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但如果让我看见你,哪怕将你的骨头给挖出来,我都要把麒麟纹找出来。”

“师傅,那只能原谅徒弟这些年不能去看你了。”

“我也不想见到你。”

我挂掉电话,颓废占据了我的内心。此时我用力地拍了一下自己的脸,低吼着让自己振作起来,眼下不是难过的时候,还有很多事情需要我去办。

我绕过下水道,终于到了精英路的下方。这些尸体我现在还没弄懂到底是怎么回事,估计是元门其他的秘密。

我爬出下水道,发现这个位置是在精英路一个小巷子里的下水道。此时并没有人发现我,我小心地往外面看了看,果不其然,就如同何冲所说,几乎每家每户都有一个人在镇守。

我皱起眉头,我原本以为这些人会因为刚才的动乱被支开,谁知道竟然他们还在这防守。

如此看来,元门极其看重这些鬼奴,不敢有一点疏忽。

可是……为什么呢?明明这些原本就是元门的鬼奴,听从元门的命令,为什么元门对他们却这般警惕?

我摇晃下脑袋,有这么多人看着,想去摘掉本命道符简直是痴人做梦,眼下最重要的,还是看看元奴到底在哪个屋子里最重要。

可是……这里这么多屋子,又有人把守,我该怎么才能找到元奴所住的地方呢?

这个问题真是难倒我了,我躲在巷子后面想了许久,都没能想出个合适的办法来。

“吃你的炮!”

正在这时,我身旁的屋子忽然传出一声大喝,这吓得我浑身抖了一下,差点没反应过来。

什么东西?

这围墙旁的铁门正好有个缝隙。我小心地凑到缝隙旁边看向里面,却不由得看待了眼。

在后面的院子里,有两个人正摆着桌子坐在这下象棋,而其中一个穿白袍的男人。不正是我要找的元奴吗?

这运气也未免太好了吧!

我看着这情景,连忙激动而小声地叫了一声:“元奴。”

那两人朝我这边看来,看见我之后,元奴的眉毛跳了跳,他走过来将门打开,压低声音说道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我要来救你……”我认真道,“听说你现在的处境很麻烦,我要履行当初的承诺,给你自由之身。”

元奴愣了一下,他苍白的脸色上有一丝凝重,随后对我招了招手,示意我进来。

我小声道:“想不到我运气这么好,直接就能遇见你,原本还以为要花些时间寻找。”

“不是你运气好……”元奴轻声道,“是因为我俩有缘,所以冥冥之中你会走到我这边。而这里其他的鬼奴们与你无缘,本身的阴气就会排斥你的命格,说到底是阴德的关系。”

这么深奥的话语我根本听不懂,在元奴旁边的是一个白发老者。他疑惑地看了看我,好奇道:“这小娃娃是谁?”

元奴依然像以前那样文质彬彬的感觉,他平静道:“是我的一位小友,与元门是死敌,曾经我帮助过他,他说要还我自由之身。”

老者听后笑道:“那还真是重情重义的小子,不过我要告诉你,你真是来错了地方。快快逃走吧。”

我疑惑道:“为什么这样说,我已经打听清楚了,只要将本命道符给撕掉,你们就能获得自由之身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没错……”白发老者点头道。“但本命道符,可不是你想撕就能撕的,尤其是元奴的本命道符,撕不得。”

撕不得?

我疑惑地看向元奴,他这时手里把玩着一个象棋子,轻声道:“本命道符,顾名思义,就是封印着我们命格的道符。你若是撕下来。势必会受到本命道符的反噬。江成,你还记得我们当初的承诺,我很感谢,但现在这个情况……你确实办不到。”

我焦急道:“反噬到底是什么样的,你先与我说说看。事情都还没做过就要退缩,那怎么能行。”

元奴看向我的眼睛,他叹了口气,温柔地说道:“本命道符的反噬,会要你承受我的阴气。并不是我看不起你,而是我的阴气……不是你能承受的,恐怕会有生命之危。”

“但还有个办法……”白发老者这时候笑道,“那就是他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救你。”

这话顿时让我沉默了,气氛一时间很尴尬。

怎么会变成这样,撕掉本命道符竟然会受到反噬,虽然我答应过给元奴自由之身,可如果要我付出生命代价,那我办不到。

我仔细思考了一会儿,随后握紧拳头,认真地说道:“既然撕下本命道符的人会受到反噬,那只要不是我去撕就行了。鬼魂能撕下道符吗?”

元奴摇头道:“不可能。道符对鬼魂本身就有排斥性,自然没法由鬼魂来撕。”

“那我就让别人来撕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你能给我什么帮助?”

白发老者苦笑道:“恐怕什么帮助都给不了,在本命道符方圆五十米的范围内,我们施展不出任何本事,而且只要上面的人没召唤,我们就无法离开。”

我深吸口气,如此看来。就只能靠自己了。

“你等着,我一定会把你救出来!”

我咬紧牙关,又回到了小巷子里,元奴劝我不要乱来。我摇头说没关系的。

既然我不能撕道符,那就让别人来撕。只要我能打昏一个人,让他把元奴的本命道符撕掉,那就能让他来承受反噬。

想到这里。我小心地透过巷子往外看了看,守着这个屋子的人是个魁梧大汉,他正站在门口抽烟,手里拿着把大刀,看着很是威武。

而下一个屋子,距离我们约莫有十米远,而对面的那个屋子,距离我们只有十五米左右。只要我被发现。短短几秒的功夫,就会被元门的人们包围。

我沉思许久,随后忽然就有了办法,我立即打开下水道的井盖,小声说道:“阿天,快来帮忙。”

没一会儿,阿天的身体忽然就凭空出现在我身边,他表情呆滞,喃喃道:“主人有难,鬼奴来帮……”

几乎是这一瞬间,我从口袋里抽出张镇鬼符,快速地贴在阿天背上。顿时……阿天整个身体都被镇飞了出去,重重地摔在街道上,而外面的人们立即就响起了一声怒吼:“什么人!”

成功了!

我立即又躲进下水道里盖上井盖,此时外面传出了一阵吵杂的声音,还夹带着阿天的惨叫声。

如此一来,等阿天被抓走,就能大大减弱对方的火力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