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元门的覆灭:跟随我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只感觉一阵阴风从屋里吹出来,冷得让人瑟瑟发抖。这些人见到本命道符被撕下来,都是惊得脸色大变,连忙惊呼道:“本命道符!”

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腰部忽然被一只手给抓住了,转头一看,赫然就是元奴。哪怕本命道符已经被撕掉,元奴还是那平静的表情。我甚至怀疑哪怕天塌下来,他都永远是这么平淡的样子。

“此地不宜久留,我们走。”

元奴轻声地喝了一句,他忽然踮起脚尖,竟然直接腾空而起。我整个身体也跟着他飞起来,这场景吓得我抓紧了他的身体,连忙叫道:“元奴,可千万别让我掉下去了!”

“自然不会。”

此时我们又是轻飘飘地落地,但就是这么一跳,竟然跳出百来米,那些人疯狂地在后面追来,可无论如何都追不上我们。

“人屠!”

此时元奴大喝道。“与你未下完的那盘棋,以后有机会再继续。”

在那精英路上,忽然就响起了一阵大笑:“哈哈哈,元奴,你根本就不是老夫的对手。”

元奴此时轻笑一下,我们转眼间已经到了精英路的尽头,这儿也是一片悬崖。我看着黑乎乎的悬崖,吞了口唾沫说道:“等一下。我有点害怕。”

“不用害怕,若是被大长老给追到,恐怕要费点功夫。”

元奴轻轻地说了一声,他忽然又是腾空而起,竟然直接跳下了悬崖。这场景吓得我瑟瑟发抖,那风就在我耳边吹过,我甚至怀疑自己会不会摔死在这儿。

这绝对比蹦极要刺激一万倍!

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直跳,而在这时,天空那竟忽然就响起了一声大吼!

“元奴,你去哪儿!”

在话音响起的同时,原本黑暗的天空竟忽然就染上了一道红色。那天空仿佛被劈成了两半,一只红色的血手云朵窜下,看似缓慢,但却是极快地转向我们。

“不用怕……”元奴轻声道,“那是阳气道术,只会对我有效,对你不会有伤害。”

我木讷地点点头,此时我们终于落在了地上,我连忙跑到一边不敢打扰元奴,他面对着那血手。冷喝道:“元门束缚我百年,如今真当我没有脾气么?”

此时在元奴身上,忽然就冒出了无数黑气,立即就让我感觉到了刺骨的寒冷。

这……

站在巅峰的人物战斗。果然不是我这种小人物能参与的。都说神仙打架遭殃的是凡人,我现在终于明白了其中的道理。

只见这黑气竟然凝聚成了一道长剑,急速地朝着血手刺去。

“轰!”

二者撞击在一起,发出一道巨响,那天空的云彩都仿佛被血红所掩盖,而原本那血手被长剑击碎成烟雾飘散在空中。

残月似血。

元奴冷哼一声,全然不将大长老的攻击放在眼里,他又抓起我轻轻一跃,又是越过无数距离。

那岛屿上的贪婪者们疯狂朝着我们跑来,竟是有数十上百个,仿佛要等我们落地之后进行吞噬。元奴看见这场景,他淡然道:“破。”

忽然间,那些贪婪者竟然凭空化为了一道烟雾消散在空中,就好像元奴的命令就是宗旨,哪怕要生命走到尽头他们都会照办。

好强……

我吞了口唾沫,此时我已经有点习惯在高空飞行的感觉。甚至很享受凉风吹在我脸上的感受。

“你不召唤出你的朋友吗?”元奴忽然说道。

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,疑惑道:“啥朋友?”

元奴解释道:“刚才你为了救我,让你的鬼奴出去当挡箭牌,我已经在屋内看见了。如今你已经出来。快将他也救出来吧。”

我连忙摇头道:“不是不是,根本就不用管他。实际上他与元门也有深仇大恨,恨不得直接死在那儿与他们同归于尽,我要完成他的遗愿才是。”

“既然憎恨远门,那就同是天涯沦落人,不该眼睁睁看着他牺牲。”元奴却是认真地说道。

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这时候总不能说不想把阿天救回来,否则元奴很可能以为我是个阴险小人。

我只能轻声说道:“阿天。快来帮忙。”

顿时,阿天凭空出现在了我身边,我立即抓住他的头发,元奴这时候一跃。连带着我们飞在空中。

“疼疼疼疼疼!头发要掉了!老子的头发要掉了!”

阿天焦急地往手往上一摸,立即就抓住了我的手。他这时候抬头看见我,立即怒吼道:“江成,我与你拼了。你竟敢拿我当前锋!”

我冷笑道:“你的账我慢慢再跟你算,内衣贼。”

“我那不是内衣贼……”阿天怒吼道,“我只是太思念她了,所以将她的东西留在我身边。一旦想她的时候,可以抱着她的东西入眠。”

“滚!”

我没好气地怒吼一声,元奴微微笑了一下,但也没多说。

多亏元奴的速度很快,转眼之间。我们就到了海滩。他将我们放在沙滩上,轻声说道:“逃到这儿也算安全了,他们既然知道追不上,就不可能会追出太远。”

“嗯。谢谢。”

我感激地说了一声,他则是平静地摇摇头:“是我要谢你才是。”

我嘿嘿笑了一下,疲惫地坐在沙滩上点了根烟。这种感觉真的太爽,这已经是我第四次让元门吃瘪,也不知道为什么,我跟元门这深仇大恨已经完全没有和解的理由了。

“我记得这里有小船……”我说道,“如果我的队友们也逃出来了,那大家就会在那集合。走吧。”

说罢,我立即就朝着小船那边走去,阿天冷哼一声就直接离开了,估计要利用自己的本事回去。元奴却是站在沙滩上一动不动。这让我有些纳闷,我疑惑地说道:“元奴,你不走吗?”

“去哪儿?”他忽然问道。

我楞了一下,随后说道:“先离开这个岛屿,然后你该去哪儿,我也不知道。”

元奴没说话,他平静地看着海洋。海风吹在他的身上,吹起了他的长发,惨淡的月光凭空增添了一丝凄凉。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他忽然说了一句,呢喃道,“我忽然不知道该去哪儿。”

“你没有想去的地方吗?”我疑惑道。

元奴闭上眼睛,他轻声说道:“曾经有。但已经过了这么久,恐怕早已物是人非,我不知道该去哪儿。”

我的心里忽然有种异样的感觉,我觉得元奴很可怜。

被束缚了几百年。世界早已经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。

他不会开车和坐公车,不知道什么是公园,不知道什么是电脑,哪怕与人交流,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被囚禁几百年,当忽然出来后,却不知道该做什么,该如何去生活。

此时我忽然有种想法--这不就是老布么?

《肖申克的救赎》里,老布坐牢五十年,一直待在那小小的监狱里。当他的假释通过时,他却不知道该怎么与人交流,每天只能在公园喂鸽子度日。最后,他选择用自尽来结束这种痛苦的生活。

而元奴……就是现实中的老布。

我吞了口唾沫,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胆子,小声说道:“要是你愿意,可以跟随我。我有个温柔的妻子,有个很厉害但也很弱的师傅,也有自己想做的事情。有仇恨,有理想,虽然很累很忙,可经常会遇见一些刺激的事情,能感觉自己在真正地活着。唔……严格说起来,其实就是这里跑跑那里跑跑,攀爬这个世界的巅峰。”

元奴睁开眼睛看向我,他忽然笑了笑。

“好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