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三章 比斗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要说世界上最惨痛的下场是什么,那自然是死亡。可若是要找出个比死亡更惨痛的代价,无非是寄人篱下。

丢掉了曾经所有的尊严,不再是自己的主人,而是其他人手下的一条走狗。那一下子从天堂掉到地狱的感觉,是会让任何人都深深感到痛苦的。

元门的那些人现在就是这样,元门他们是元门总部的精英,可谓是天才界耀眼的新星。然而现在……不是了。

要说精英,天宗根本就看不上元门总部的弟子们,也不可能会给他们真正天宗弟子的福利。这些人会失去自己元门光辉的包裹,真正地成为炮灰,却没有任何地方能给他们诉苦。

离开了天宗,就要为自己曾经犯下的罪孽所付出代价。

青衣门高层瞥了元门众人一眼,随后说道:“元门的罪孽,还要先一一算清。比如其中最大的罪孽。温柔乡,这个账怎么算?”

面具人沉声道:“这个天宗会给受害者一个交代,曾经参与过温柔乡开发和维护的人,都会因此而付出代价。”

我顿时哑然,看来胭脂红是最早得到这个消息的,否则也不会立即就选择离职,过自己逍遥快活的日子去。

青衣门高层又问道:“元门曾经在哈尔滨卖一款叫孩子天使的假冒保健品,使得很多孩子健康受损,这件事情又怎么处理?”

“我们会从元门金库中拨出一笔费用来当赔偿,秘密送到他们的家人手中,并且天宗会尽全力帮助孩子们恢复健康。”面具人几乎说道。

听见他的保证,青衣门高层耸了耸肩,他对人们说道:“各位,这场战争到底是输是赢,大家目前还没个结果。但毫无疑问的是,战争会让太过无辜的人失去性命,而且劳民伤财。所以青衣门与天宗有了个约定,那就是文斗定输赢。”

“怎么个文斗啊?”有人问道。

青衣门高层笑道:“问得好,大家应该都知道,一个门派最重要的,就是新生血液。我们这次与天宗约好了,要比试三场,输一场就要支付五千万,算是战争赔款,不知道大家有没有异议?”

听见这数字,人们都倒吸口凉气,跟我昨天的情景也差不多。大家都被这个数字给震惊了,但也没说什么,毕竟一个是天宗,一个是青衣门,肯定拿得出这些钱。

“这是青衣门在为我们着想,我们没异议。”

“我们也没有。”

“能文斗解决。那自然是最好的事情,每个人的生命都无比重要。”

面具人一句话也没说,静静地看着青衣门高层。此时那高层高声说道:“既然大家都没意见,那就开始了。那么……青衣门派出的第一个弟子。想必大家都听说过他的名字,那便是飞雪道人!”

人们顿时都议论纷纷,我却觉得很尴尬,因为我根本就没听过飞雪道人的名字。我转头看向激动的孙傲,小声问道:“孙傲,那飞雪道人是谁?”

“这你都不知道啊……”孙傲无奈道,“飞雪道人是年轻一辈之中的翘楚,虽然是个女人,但她的雷霆手段让任何人都不敢轻视。曾经她在北方年轻一辈中创下过五十连胜的记录,使得大家深深被她折服了。”

我皱起眉头,难怪没听说过飞雪道人的名头,原来是北方那边的天才。那段时间我还在南方混,没听过是正常的。

而面具人冷声说道:“既然如此,天宗便派出方亚楠。”

方亚楠!?

我听说过这个名字,方亚楠是南方这边一个较有传奇色彩的女孩。她原本也是元门手下的弟子,后来因为表现突出。被元门门主推荐了出去。那时候我还纳闷到底是把这天才推出到什么地方了,原来是推荐到天宗。

仔细想想,既然元门都不敢培养她,那自然只有天宗可以了。

话说起来。我与方亚楠也是有点渊源的。当初曹大带着我抢劫了一个叫阿峰的快递员,而罗巧巧跟我说过,阿峰是跟自己姐姐在元门相依为命的,而阿峰的那个姐姐。就是方亚楠。

此时无关的人都退离了比赛擂台,那飞雪道人穿着一身白袍,她长发飘飘,煞是好看。而方亚楠这时候也将面具摘下,露出了一张精致的脸庞,她解开黑袍,我才看见她的打扮的近身战类型的,看来很是暴力。背后有很多把长剑,就背在一个大剑匣里。

看见方亚楠的打扮,人们顿时都发出口哨声,不少男道士眼巴巴地看着方亚楠,一脸爱慕之色。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不明白这些人到底在干什么。只有这个时候,我才能理解到阳痿的好处,那就是坐怀不乱。不会像他们如此失礼。

方亚楠根本没理会台下的这些道士,她看向飞雪道人,冰冷地说道:“我只出一招,若是你能抵挡住,那就算你赢,我绝不再出手。”

飞雪道人平静地点点头:“可以。”

人们都是看得很惊讶,大家都没想到,方亚楠竟然是如此自信的一个女子。

忽然间。方亚楠拍了一下手,令人震惊的事情立即发生了。

只见她身后竟然凭空飘起了十把飞剑,这个场景看得大家惊呼出声。方亚楠这时候一跺脚,那长剑竟立即就朝着飞雪道人席卷而去!

与其同时。她抓住了一把蔚蓝色的长剑,右脚轻轻一点,整个人也是飞跃而去,朝着飞雪道人急速而去。短短的几秒功夫,飞雪道人的全身已经被十把长剑从十个不同的方向进攻,根本就无法躲避!

如果是我,这时候肯定已经认输了。但飞雪道人脸色平静,她忽然抽出一张道符,轻轻地贴在了自己的身上。刹那间,九把长剑竟然不约而同地被震飞了出去,就好像飞雪道人身上散发出一道狂暴的能量风暴一般。

然而,方亚楠并没有后退。她那长剑到了飞雪道人额头上就停住了,距离飞雪道人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。

“呼……”

飞雪道人叹了口气,她摇头道,“我输了。这招很巧妙。”

方亚楠没说话,她又拍拍手,那多把长剑立即就回到了她的剑匣里。我感觉自己可以理解这招的奥义,应该是方亚楠身边有九个隐身的鬼奴,在她拍手之后,就听从她的命令,从不同的方向进攻飞雪道人。

刚才飞雪道人的道符可以镇飞九个鬼奴,却无法震飞身为人类的方亚楠。

我看得感慨不已,这一招不错,要不是因为我的江影是个木头脑袋,我也可以做出类似的事情。

但没办法,江影太蠢了,简直是蠢得要命,根本就不可能配合我完成这一类的招式。

方亚楠走下台,抱着肩膀准备看下一场比赛。飞雪道人叹了口气,她也转身走下台。青衣门高层拍了拍她的肩膀。应该是安慰她不要太难过。

我看向天宗那一边,方亚楠正在跟身边的一个男人交谈,但她脸上却满是恭敬之色,完全没有之前那自傲的态度。这时候我注意到,除去天宗的高层,其余两个参赛者都是不自觉站在那男人的身后。这足以说明,他们在这个男人身边,都是以弱者的身份自居,对他表示真正的恭敬。

到底是何方神圣,在天宗竟然会有如此高的地位?

而那男人这时候摸向了自己的腰部,在他那腰部,正佩着一把漂亮的长刀,妖异得让人不敢直视。

那是……

佛陀三千斩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