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兄弟重聚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云墨子是被人抬下来的,他伤势惨重,需要立即送到医院去。

我看着昏迷过去的云墨子,心中满是心疼。他与曹大的差距太大了,从头到尾,曹大只拔了一次刀,而且还是准备收割用的。

若是曹大早点出刀,恐怕云墨子早已丢了性命。

第三场比试我几乎没用心看,一直在想云墨子的事情,也在想曹大的事情。

太强了。

这才多久时间。曹大就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,与之前的曹大比起来,他真的太强了。

这最后一场的比赛,是青衣门赢了,不过也是险胜,总算是为青衣门夺回了一次胜利。但人们的兴致都不高,所有人都回味在之前第二场的比赛里。

谁能想得到,号称北方震天虎的云墨子,竟然会如此简单地被一个无名小辈击败。

这次的比试是天宗获胜,那高层走上台,说为了化干戈为玉帛,天宗已经准备了丰富的酒席,请大家去元门总部一聚,而聚会地点就在元门大殿。

这是我第一次进入元门大殿,富丽堂皇的屋子被摆满了酒席,整个大殿分为三层,每个位置上还放着一个红包。毫无疑问,这是天宗给大家的补偿,也算是这次天宗给世人的战争赔款。

我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,拿出红包看了看,里面有一万块钱。如此看来,整个酒席有几百万的现金,都拿来给大家当作辛苦费了。

人本身就是为了利益而活着的,在红包的帮助下,人们都坐在一起说说笑笑。聊得很起劲。我这位置比较偏僻,没人坐在我这边,但我也不敢多拿红包,毕竟会有人看着。

“砰。”

我身边忽然发出一道声响,原来是椅子被人拉开了。此时我根本不转头就知道是谁来了,下意识夹了块牛肉放在旁边的碗里:“哥哥,在那边吃得好么?”

坐在我身边的人,正是曹大。

他沉默地看着碗里的牛肉,随后拿起筷子吃了,平静地说道:“天宗的伙食自然不差,你放心就好,对于比赛的事情,我之前不知道云墨子是你朋友。”

“毕竟两个阵营,我明白的。”我点头道。

他嗯了一声,将手放在刀鞘上。忽地一阵刀光闪过,我几乎没来得及看他拔刀,桌上一瓶茅台的瓶盖已经飞天而起。

那切口十分平整,甚至让人不敢相信是被刀砍出来的,我叹了口气,呢喃道:“你的刀法已经这么强了。”

“你也很强……”曹大拿起酒瓶,帮我倒了一杯酒,他轻声说道,“将刀与弓箭都背在身后,但刀柄在左边肩膀,随时可以横劈出刀。江成。你还是老样子,任何时候都是用最粗暴的方式解决,你的刀法全是霸道。”

我转头看向曹大,他的眼里满是温柔,与之前在比武台上的他完全不同。此时我忍不住苦笑。呢喃道:“我已经不知道哪个是真正的你。”

他忽然笑了,拿起酒杯跟我碰了一杯:“哪个都是我。”

我陪他一饮而尽,曹大问我李唐朝如今怎么样,我说他身体健康,一切都好。他又问我孙尚香的事情,我摇头说不知道。

是不知道,自从元门大战后,就没见过孙尚香了。也许她去了其他地方躲避战乱,如今是大难临头各自飞。

曹大听后也没说什么,他给我递来根烟,还是利群,是他以前就喜欢抽的牌子。我帮他点燃烟,他轻轻地吐出一口烟雾,温柔道:“江成,那是一种截然不同的感觉。进了天宗,真就如天一般,任何势力都不敢与你对抗。修炼方法是最好的,待遇是最好的,那站在巅峰的感觉……一览众山小的感觉……我不知道该怎么与你形容。”

“那是天宗在巅峰,不是你。”我打断道。

曹大顿时哑然。最后笑了笑,他又给我倒满一杯酒,随后拿起整条龙虾放在我碗里。当然我这小碗不足以装下整个大龙虾,人们都投来诧异的目光,他却是不介意地说道:“吃饱点。看你这家伙到处逃命,都瘦了这么多。”

我咧开嘴笑了,抓起龙虾咬了一大口。他靠在椅背上,很平静地跟我说道:“来到天宗后,他们给我安排了一个独立的房间。也许是尘埃面子大。也许是我那失踪的父亲面子大,一群人抢着要做我师傅。你知道我喜欢用刀,最后我选了个刀法在这世上可谓是宗师的老师。江成,我现在任何条件都是最好的。”

“哥……”我看向曹大的眼睛,呢喃道。“不要走错了路,最好的是天宗,是你那师傅,不是你。他会教你最好的刀法,却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刀法;他们会给你最好的道,却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道。与我有缘,便是有缘;与我无缘,强扭的瓜不甜。”

他先是沉默一会儿,随后嗤笑道:“你这山野村夫,如今说话也有些道理了。”

我摇摇头,诚实地说道:“不是我悟出来的,是一位很重要的大哥教我的。哥,我虽然没受到最好的栽培,但我都会选择最适合自己的那条路。你的资源虽然是天下无敌,但你本人并不是。要怀着一颗敬畏之心。去看这个世界。”

他将烟头掐灭,平静道:“山里的孩子们怎么样了?”

“我有给他们打钱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你不是说过么?当自己家乡的孩子需要外乡人的资助,是男人最自卑的耻辱。”

“嗯。”

他站起身,平静地说道:“我要走了。天宗那还有很多事情要忙。”

我举起酒杯喝干,轻声道:“我说的话,你有听进去么?”

他看着我的眼睛,一字一顿道:“最好的,就是最好的,如果不适合我,我也能让它变得适合我。江成,你说自己随缘,你说自己在拼搏,那我问你。你那霸道的一刀……我挡得住么?”

我放下筷子,平静道:“那你要试试么?”

他微眯着眼睛,冷声道:“别傻了,江成,你别跟我说那些。我已经受到了最好的培养,我将会成为最好的道士。什么随缘不随缘,只要你足够霸道,全天下都要俯首称臣,哪怕是天道,也会让你三分。”

我叹了口气。曹大果然还与以前一样,太过霸道。

此时,我瞬间抬起手,抓住了慈悲的刀柄。转眼间,慈悲迅速而出。朝着曹大横劈而去。

慈悲快得几乎看不见刀影,甚至虚影追在了刀身之后。曹大面色一变,他慌忙抽刀,只是眨眼间,慈悲便狠狠地砍在了佛陀八千斩上!

“嗡!”

两把道器触碰。引起一阵共鸣。曹大死死握着刀柄,他咬紧牙关,脸色有点难看。

终于,他闷哼一声,再也承受不住这力道,下意识松开了手。

佛陀八千斩掉落在地,而他的右手虎口震裂,鲜血顺着手指落下,整个手掌瑟瑟发抖。

“最唐朝。”

他呢喃地自言自语道,“怎么可能……初期的最唐朝刀锋明明不如佛陀八千斩,你那刀法也根本不华丽。”

我站起身,将酒杯放下,轻声道:“哥,最好的……不一定是最适合你的,好自为之。”

我将慈悲收回刀鞘,顶着宾客们目瞪口呆的目光,走出了元门大殿。

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小雨,雨滴落在我的脸上,清凉的感觉让我酒意散去许多。

如同东方青云所说……

与我有缘,便发扬光大;与我无缘。再强也是无用。

但……

我只是一介武夫,称不上道士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