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青衣门执法长老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见到了云墨子,他在北方道士们看病专用的医院里被包得跟木乃伊一样。原本按照青衣门的规矩,我是没法探望云墨子的,但之前我为云墨子求情的事情大家都看见了,他们知道我俩是朋友,就允许我进来了。

此时云墨子已经醒了,他眼神呆滞地看着看着天花板,让人看不出他现在究竟是什么情绪。

我坐在云墨子身边。看着他惨状,轻声说道:“墨子,还疼么?”

他摇摇头,但不说话。我能明白云墨子现在心里的想法,就也不问太多,静静地帮他削了个苹果。

“成哥。”

当我将苹果喂给云墨子时,他却没打算吃,而是轻声说道,“你相信一个人会膨胀吗?”

我点头道:“信。”

“北方震天虎,多么好听的名头,与东方青云齐名,被无数道士组织争抢……”云墨子喃喃道,“成哥,说真心话,其实我以前一直有些膨胀。刚开始的时候,也有些看不起成哥你,后来却是被你的一些手段给折服了。对于其他人,我从来不觉得我们是一个世界的,因为身份和实力都相差这么多。可是今天……我却是被狠狠地击败了,没有一点还手之力。若是换了与我齐名的另一位。你说会是什么情况?”

我轻声道:“如果是东方青云,恐怕曹大活不过五秒。”

“差距啊。”

他苦笑着叹了口气,用唯一还能活动的手接过了苹果,云墨子此时说话的语调都很伤感:“什么震天虎,什么百人斩,我只是个道术还算不错的小子罢了。真正与别人打架,立即就被打趴在地上,根本就没还手的可能性。我虚有其名,能比我厉害的人真是多了去。”

“因为你的心不够狠……”我打断了云墨子的话,冷声道,“不要妄自菲薄,比起许多人,你是个了不起的存在。墨子,既然你道术能比别人厉害,就代表你的身手也可以。你只是欠缺一些成长,而在我看来是好事,不经历困难与磨练,你不可能成才。没有人能在不遇到困难的情况下平步青云,你看东方青云,一生只经历一个磨难。却付出了生命的代价。比起他,你要幸运许多。”

“说得好!”

正在这时,病房门口忽然传出一道笑声,我转过头。发现原来是青衣门的那个高层来了。

虽然云墨子重伤躺在床上,但这青衣门高层却是满脸笑意,他大大咧咧地坐在我们身边,对云墨子说道:“你这朋友说得对,有句话说得好,不经历风雨,怎能见彩虹。来,小墨子,我来为你唱首歌……”

云墨子面露痛苦之色,他小声哀求道:“求你不要。”

然而男子却犹如没听见云墨子的话,他高声唱道:“阳光总在风雨后,请相信有彩虹……”

男子的歌声不敢恭维,我一时间也觉得有些尴尬,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毕竟人家的身份地位摆在那儿,我总不能一巴掌拍在他头上让他闭嘴。

他坚持唱完了半首,随后有些开怀地说道:“小墨子。感受到我的关爱了吗?”

云墨子艰难地说道:“感受到了……”

男子顿时笑了笑,他这时候对我伸出一只手,友好地说道:“我是青衣门执法长老,李大郎。”

“幸会幸会……”我连忙握住李大郎的手。恭敬道,“我是道法宗的江成。”

李大郎听见我的名字,他小小地惊讶一下,随后微笑道:“这名字已经听说过了。道法宗是个不错的门派,你可以在那得到较好的培养,虽然远不如青衣门……哈哈哈,我这人喜欢开玩笑。你不要介意。”

我连忙摇头说没关系,这李大郎的性格还是很不错的,一点架子也没有。毕竟人家是青衣门的执法长老,照理说哪怕不用正眼看我,那也不算过分。

李大郎拿起我刚给云墨子削好的苹果,他咬了一块,嘎嘣嘎嘣吃得津津有味,随后叹气道:“墨子。我早就跟你说过了,打架的时候要用点脑子。你刚开始用朱砂笔来对付曹大就是个错误,没看见吗?人家那时候将眼睛瞪得很大,很仔细地想看你究竟会使用什么道术。如果是我。这时候就会掏出一包石灰粉,直接让丫的瞎眼。”

我听得目瞪口呆,想不到堂堂青衣门执法长老竟然会说出这样的话来。云墨子不屑地哼了一声,他认真地说道:“用这种手段获胜,说出去恐怕要被人笑掉大牙。”

“这怎么会呢,是你自己脑子太傻了……”李大郎恨铁不成钢地说道,“你就是太死心眼,还有曹大跟你近身的时候。你若是有听我的穿上盔甲,哪里还会怕他的袭击。还有,我给你的微型手枪呢?从头到尾就没见你用过。”

好阴险……

这个李大郎好阴险。

云墨子似乎是跟李大郎聊不到一块去,他不开心地说道:“我才不要用这种方式获胜。我要像成哥一样,堂堂正正地去击败很多人。”

“不……”我摇头说道,“我听了之后感触很多,放包石灰粉在口袋里似乎是不错的想法。墨子。自古以来成王败寇,李长老说得很有道理。”

李大郎顿时兴奋地拍了拍我的肩膀,他哈哈大笑道:“真是英雄惜英雄啊,江成。你是第一个如此赞同我的人,我很欣赏你。来,抽烟。”

他从口袋里拿出包烟递给我,我看这烟盒分明就是五块钱一包的雄狮香烟。我接过烟点燃,这时候有个护士正好经过病房,她连忙怒道:“怎么能在病房里抽烟!你们是哪个门派的,我要告诉你们的高层!”

“哪来的这么多废话……”李大郎转过身,脸色狰狞地对小护士说道,“信不信老子弄死你,也不打听打听我仙人派张元旺的名号!”

仙人派?

张元旺?

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这不是青衣门的李大郎吗?

小护士气得不轻,她指着李大郎。因为愤怒有些结结巴巴地说道:“你太过分了,我一定要去报告你们仙人派的高层。”

李大郎饶有兴致地吞云吐雾,满不在乎地对小护士说道:“闭嘴吧,有种来吉林,那是我仙人派的地盘,看老子不弄死你丫的。像你这种没脑子的小娘们,我张元旺都不知道强暴多少个了。再说任何废话,我就把你就地正法!”

“流氓!”

小护士满脸通红地跑了,想必是要去找仙人派的高层告状。我这时候疑惑地问道:“这个……您不是青衣门的执法长老李大郎吗?”

“他老这样……”云墨子无奈地说道,“每次在外面惹事了,都会报别人的名字。”

我恍然大悟,想不到这招这么好用。学到了。

李大郎这时候问我什么时候回道法宗,我说事情已经解决,上面订了今天晚上的机票,直接会道法宗报道。他点点头,随后说道:“得了,你是墨子的朋友,那就是我们青衣门的朋友。之前要不是你求情,墨子就有可能被那曹大抹脖子。我们欠你个人情,有没有什么想要的?”

云墨子这时候有些不耐烦地说道:“你别侮辱成哥好吗?他根本就不是那样的人。”

我却是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听说道法宗是归青衣门管的,要是可以……能不能跟道法宗说一声,就说江成表现优秀,勇猛杀敌,团结友爱,勤劳向上。”

李大郎点头微笑道:“没问题,我们正好也去道法宗谈论战事。受人之恩,当认真回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