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一章 陈丁卯的思想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得不说,残狼帮真的是帮我们弄下了一个不错的开头。在他们的帮助下,我们用抢来的一具尸体打开了一道石门,但位置是在比较角落的地方。

石门里挺亮,两边的走廊上都是油灯,不知道究竟燃烧了多久。我们走在这走廊里,孙傲呢喃道:“这是真正的长明灯吧?毕竟在道符落下来之前,没人能进入这个古墓。”

我皱着眉头。当初长明灯倒是见过,那时候我还在上海的元门分部里当一个小喽啰。罗巧巧带着我们去盗墓,里面有假冒的长明灯。

不过这个应该是真的,而我也是第一次看见真正的长明灯。

“我听说长明灯是用尸油,也不知道真的假的。”李雪儿说道。

我们都摇头说不知道,这种东西太古老了,而且众说纷纭,谁都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东西。

在这走廊上。还刻着一副巨大的壁画,壁画看着却非常奇怪,是一群古代士兵模样的人站在一起,竟然用一双双脚去搭成一座小山。而在士兵身后有位将军打扮的人,他手里正拿着一把刀,在将军身边是个女子,她跪在地上,恳求地看着将军,仿佛在诉说什么。

我疑惑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孙傲仔细研究一番,随后说道:“好像是张献忠拿玉足点天灯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我们都不太了解孙傲说的是什么,而孙傲解释道:“这是一种传说,没有人知道到底是真是假。就是以前有个叫张献忠的起义者。与闯王李自成是一个村子的。他生性残暴,喜好杀人。关于他用玉足点天灯的事情,有两种说法。一种是他那时候久病不愈,有人说如果凑够一千对玉足拿来点天灯,病情就能稳定。于是他命令手下士兵出去,见到女人就砍下双脚带回来,后来还差一对,就砍下了自己的小妾的脚。”

“那还有种说法呢?”我问道。

孙傲想了想说道:“第二个说法是说,有一天张献忠的小妾提出个想法,她说如果用女人的脚堆成一座小山,那一定很好看。张献忠觉得挺有意思,就下令让士兵出门到处砍下女性的脚,最后堆成了一座小山。等小山堆成后,小妾说要是小山顶上有个三寸金莲,那一定很好看。张献忠觉得很有道理,后来一看小妾的腿,说你这不就是三寸金莲吗?于是乎,他就把小妾的双腿砍下了。”

我皱眉道:“这到底是正史还是野史没人知道,但问题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古墓里。你们还记得我们之前刚进入古墓,脑海里多出的场景吗?”

大家都点点头。纷纷说自己记得。我沉声道:“有没有觉得……那是二十四孝中的埋儿奉母?”

伊藤秋水疑惑道:“什么是埋儿奉母?”

“秋水你是岛国人,所以不知道……”我笑道,“中华有二十四孝,埋儿奉母就是其中之一。就是说有叫郭巨的人家里穷。但很孝顺。后来他媳妇生了个儿子,他觉得如果要多养个儿子,恐怕就没钱再养母亲,儿子可以再有,母亲不能复活。于是就跟妻子商量想埋掉儿子,一心供养母亲,妻子同意了。”

伊藤秋水捂住嘴,惊讶地说道:“天呐,好残忍,既然知道养不活……干嘛还要把宝宝生出来?既然知道养不活,当初为什么不管好自己的下半身?”

我笑道:“毕竟是传说嘛,他们在挖坑的时候。挖出了一坛黄金,上面写着天赐郭巨,原来是苍天被郭巨的孝心感动了。于是他们开心地将黄金带回去,从此可以母亲儿子一起养。”

“可无论如何,这还是很残忍啊,他们一开始确实有埋掉自己儿子的想法,这种人太恶心了。”伊藤秋水摇头说道。

孙傲皱眉道:“奇怪,为什么古墓里要留有这么多古时候的事情?”

“不对!”

我掏出根烟点燃,沉思一会儿后,平静说道:“这些东西不是古墓主人留下的,而是陈丁卯留下的。”

人们都是面色一变,孙傲惊讶道:“为什么这样讲?”

“我记得当初陈丁卯来道法宗讲课的时候,你们都不在,对吧?”我问道。

他们都点点头,李雪儿叹气道:“执法部要保证人们的安全,所以没机会进入教室听课。”

我从口袋里掏出张道符,轻声说道:“这就是听了那堂课的结果,这是我自己画出来的道符,但根本不知道作用是什么。我怕这道符让我自己受到伤害,所以到现在还不敢使用。从那次的讲课中就能看出来,陈丁卯是一个反对老套,坚持对错的人。对于他来说,哪怕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,只要是错的。那就应该滚蛋,是一个思想比较极端的人。”

孙傲惊讶道:“你的意思是……?”

“对!他是在寻找适合自己的人!”

我用手摸了摸这个壁画,擦去一些灰尘,果不其然,这上面的壁画还是挺新的,如果是古墓主人留下的,恐怕早已经损坏一些。我沉声道:“他估计将一些错误的历史或传统放在这个墓室里,就是希望能找到跟自己志同道合的人。而志同道合的那个人,肯定能得到好处,比如说那五件宝物!”

“有道理!”

队友们都是用力地点点头,我沉声道:“继续走,一会儿不管看到了什么,记得都要想一想,想想怎样才能让自己融入陈丁卯的那个思想。”

“好。”

我们顺着走廊继续走下来,不一会儿就到了个拐角口。刚到拐角口时,里面忽然就传出了一道凄厉的哭声,吓得我们四人抖了一下。

什么东西?

我们小心翼翼地探出头,却看见在这拐角之后,竟然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。那房间地板上躺着个女人,女人被五花大绑。而有个男人正蹲在女人旁边磨刀。

最让人惊愕的是,两人穿的竟然是古时候那种新郎官和新娘子的衣服。女人不停地哭泣,男人则是愤怒地喝了几句让她闭嘴。在男人身后,有一口正在煮着的大锅。房间里飘荡着汤的香味。

“这可能是个机遇……”我小声说道,“我们出去搭话试试。”

“好。”

孙傲是率先同意的,他作为队长都同意了,其他人自然也没意见了。我们走到房间里,孙傲喝道:“做什么!?”

看见我们突然进来,那男人吓了一跳。而女人连忙对我们张开口要说话,可等她张口之后,我们却愣住了。

她一张口。立即就有许多鲜血直接从口中喷了出来,原来女人的舌头竟然被残忍地割掉。磨刀的男人则是叹口气,他说道:“你们别误会,她一直骂个不停,我就将她舌头割了。”

我皱眉道:“那她为何骂你?”

“这是个狼心狗肺的悍妇……”男子站起身来,解释道,“我每日在外辛苦做活养活她和孩子们,她却在外面偷男人。简直不可饶恕。”

听见这话,我们都是有些发愣。

按照陈丁卯的意思,到底是要我们怎么做?莫非是要救下女子?

“不对劲啊……”孙傲小声说道,“我看那男人好像是个鬼魂,阴气很轻,而女人也是鬼魂,阴气却重许多。照理说,如果想获得宝物。应该是对付更困难的那一边,可如果我们帮助女子对付男人,那就是对付轻松的那一边。我的意思是,陈丁卯会这么简单将宝物送人吗?”

我也觉得莫名其妙,感觉怎么都不服逻辑。

“不对!”

正在这时,伊藤秋水却忽然大喝道:“别阻止他杀那女人,陈丁卯是要我们对付更强大的鬼魂!”

“什么?”

我们疑惑地看向伊藤秋水,可就在这时,孙傲忽然惊呼道:“有很强大的阴气,正在朝我们靠近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