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暴怒的赵良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被我激怒的赵良也不顾关羽和刘备了,他再次抽出武士刀,那武士刀立即就挥舞出一道半月虚影,速度极快。而我也不慌不忙地将慈悲赚了一圈,同样是个圆圈虚影出现,在我俩的攻击之下,火花时不时迸溅出现。

赵良疯狂地对我不停地攻击,他怒吼道:“我草你妈!”

“我妈在天堂,你如果想死我可以送你。”我面对赵良的攻势,颇为平静地说道。

赵良呜啊地怒吼出声,那刀法都已经有些杂乱,我估计他的母亲是弱点。就继续说道:“而且你的妈妈还卖屁股,所以她烂屁股。”

“闭嘴!”

赵良重重地朝我砍出一刀,我顺势抵挡住,却发现这一招力道竟然特别大。估计他是将吃奶的劲都用出来了。

我忍着手臂差点被震麻的疼痛,微笑道:“对,就是这么用力,那些客人就是这么用力地玩弄你妈妈。因为她五块钱就能让人玩一次。不好意思,我说的不是以前的五块钱,而是现在的五块钱。你知道的,现在做个服务员每个月也有两千多块钱的工资,这样算来,你的妈妈真的很廉价。”

“草!草!草!”

赵良已经是愤怒到了极点,他每对我砍出一刀,都会骂出个草字。我知道这时候的我有些过分,但战斗就是战斗,在生死战斗中失去冷静,那面对的就是死字。

赵良已经彻底没了章法,我抓住这个破绽,躲开他的攻击,一刀砍向了他的胸口。赵良这时候才反应过来疯狂后退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慈悲的刀尖划过他的胸口,他的衣服顿时被砍破,鲜血缓慢地从胸口流出。

“草……”

赵良摸了一把胸口的鲜血,我原以为这时候他会后退,不料他竟然忍着疼痛,再次举刀朝我冲来。此时残狼帮拿枪的几个帮众忍不住了,其中一人怒吼道:“江成,你再敢伤害少堂主,老子一枪毙了你!”

“妈的,我亲自毙了他!”

赵良这似乎是气疯了,他收起刀,冲到那帮众身边夺过枪,直接将枪口对准了我,怒吼着说道:“我今天就毙了你!”

“赵良……”孙傲冷声道。“江成只能死在道士或鬼魂的手下,你若是用手枪对付他,残狼帮就会受到道法宗疯狂的报复。万教大战,活要见人。死要见识,道士们的尸体都会被自己的门派带回去,没有任何人能进行销毁。若是让他们看见我们身上有枪伤,等到那时候,他们肯定会将你查出来,而残狼帮也不会保你。就算你是少堂主,他们也不会为了你跟道法宗全面开战。”

赵良咬着嘴唇,他已经是气喘吁吁,努力克制着心里的愤怒。而我微笑地看着赵良,平静道:“一个人越缺少什么,就越害怕别人说什么。我只是说你妈妈是个烂屁股,你就这么愤怒。莫非我说中了?”

“我妈是世界上最好的老妈!”赵良明显是气坏脑子了,他用力地跺了好几下脚,那长发都已经凌乱遮住了一只眼睛,他低吼道,“你别提我妈!”

我转过头看向孙傲等人,然后大声问道:“他干嘛这么在乎自己的老妈?”

孙傲解释道:“根据小道传闻,他是单亲家庭,从小是他那没文化的妈妈打三份零工,每天上班十六个小时养活他。”

我哦了一声,恍然大悟地说道:“真是个伟大的妈妈啊,为了养活你做三份工作,分别是卖屁股,卖屁股,以及卖屁股。”

赵良气得拉开保险,他咬牙道:“江成,只要你再多说一句。我立马开枪。不管道法宗会对我如何,我都会开枪。”

我平静道:“好啊,开枪呀。当然,你是个小混混嘛,因为你是在残狼帮混的,所以我用人渣称呼你没问题吧?啧啧,像你这种古惑仔,现在还能活得好好的。是因为你成为了少堂主。如果对我开枪,就算你能活下来,少堂主的位置肯定也会丢掉。到时候啊……啧啧啧,恐怕仇人们会疯狂地找上门。”

赵良的嘴唇都已经被咬出血,他胸前也是一片血红,那浑身都气愤地颤抖。我这时候转过身,对着孙傲等人耸耸肩,无奈地说道:“真是个可怜的母亲,好不容易熬到儿子长大成人,最后却因为自己的儿子,要被仇家们抓去把心肝肾全都挖出来。”

“江成!”

赵良低吼一声,他沉思几秒,终于只能忍着愤怒放下枪,咬牙说道: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

“随便啊,反正你朝刘备走一步,我就会骂一句……”我微笑道,“你要是不爽,可以只管跟我开枪。说实话,我父母已经死了,所以我就孤家寡人一个,死不死都无所谓。但如果你这一枪开下来,恐怕死的不止是你一个人。”

他咬紧牙关,最后转过身,低吼着说道:“我们走!”

“走?”

有帮众惊讶地说道:“少堂主,如果我们现在离开,那不就是给他们做了嫁衣吗?那赵云和马超可是我们干掉的。”

“你废什么话!”

赵良推了那帮众一把,他怒吼道:“他骂我妈啊!还是当着我的面骂啊!”

帮众小声道:“那少堂主,要不您先自己出去。我们来解决?”

赵良楞了一下,随后摇头道:“不行,这几人很麻烦,我不在你们对付起来会有危险。我们先出去,在石门堵着,大不了让宝物在他手上待一小会儿。”

残狼帮的帮众一听,也觉得这个办法不错,就纷纷跟着赵良走了。伊藤秋水这时候好奇地跟出去看了一眼。她小步跑回来说道:“这些人真的就在走廊上堵着,怎么办?”

我轻声道:“这说明赵良还不笨。”

“此话怎样?”李雪儿问道。

孙傲分析道:“因为刘备还没出手,赵良会走有两个问题,一方面是受不了江成的辱骂,另一方面则担心刘备是个变数。而想出去只有走廊这一个出口,所以干脆他们来一场渔翁之利。”

我点头道:“对,看来这赵良脑子真的不弱,都气成这个德性了。还能理智地思考。但不管怎么说,他们确实帮我们解决了很多麻烦。”

“我有一点很好奇啊……”伊藤秋水好奇地说道,“江成,我们之前都没提过赵良的母亲。为什么你会知道他特别在意?”

我解释道:“刚才赵良砍人的时候,我很认真地观察。因为之前他不是说过要跟我决斗吗?观察敌人是一个基本的原则,可我那时候发现,每当赵良砍人的时候,他都会将刀法弄得很华丽。那我就不明白了,开始的时候他明明就是对付一些小喽啰,为什么要浪费力气用这么华丽的道法?我就在想,他是不是想让大家注意他的刀法,于是乎,被我发现了一个秘密。”

“啥秘密?”人们好奇地问道。

我嘿嘿笑道:“原来通过他的制服袖子,可以看见里面穿着一件很老土的背心,侧面还印着一朵粉红色的小狗,哪怕环境昏暗,粉红色的小狗也很亮眼。这说明赵良不想让人们看见那背心,想让人们将注意力放在刀法上,那既然他不想让人看见,就代表他是不愿意穿的,为什么残狼帮的执事堂少堂主,会在不乐意的情况下穿粉红小狗的背心呢?”

大家异口同声道:“因为是妈妈买的!”

我用力地点点头,嘎嘎笑道:“对,那绝对是他妈妈买的,而且他妈妈还很喜欢那件背心。无奈之下,赵良只好穿上那件背心,其实也不是我聪明,因为我妈在我小时候,就经常让我穿一些我不想穿的衣服。”

孙傲等人都叹了口气,随后纷纷说他们家也是这个情况。

“现在……”我转头看向刘备,微笑道,“宝物是我们的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