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八章 张无忌与江成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那苍老的声音在怒吼一声之后,就已经不再说话了。无论我怎么解释,怎么拍打黑暗的铁笼墙壁,都没得到一点回应。

我颓废地坐在地上,心里满是忧愁,不知道该如何是好。这罗刹笼我连听都没听说过,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宝物。

我抽出慈悲,试着砍出一刀。却听见嗡的一声巨响,那声音差点将我耳朵给震聋了,而罗刹笼还是完好无损。这东西现在简直就如同一个方形的金钟,我在这罗刹笼里面,根本就受不住那声音的冲击。

我叹了口气,眼下看来也没了办法,就想着不如抽根烟冷静一下,大不了让我在烟雾围绕中飘飘欲仙而死。

“你这死黑龙,真是害苦了老子。总有一天,我要学哪吒三太子,将你扒皮抽筋。”

我没好气地骂了一声,将香烟咬在嘴里正准备点燃,当火光亮起来的一刹那,我却是愣住了。

在这罗刹笼里,竟然密密麻麻地刻着字。这让我心头大惊,连忙也不顾着抽烟了。用手机照着这罗刹笼,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“入罗刹笼者,均是贪心所致。然而人性本就贪婪,也能理解,眼下便有一机会,自己把握。”

原来在这罗刹笼里,竟然是分别刻着三种招式。一种刀法,一种剑法,还有一种就是匕首的搏斗术。

而我所用的兵器就是刀,在这罗刹笼里,有一种叫作拔刀术的刀法。只要学会拔刀术,就能直接破坏这罗刹笼离开,是一种非常霸道的刀法。

当然,若是在学会拔刀术之前饿死了,那就说明本身并没有天赋,死在这里也是活该。人们可以忍受天才贪婪,却不能忍受庸才的自以为是。

我连忙拿出手机,开启闪光灯,将拔刀术全都拍了下来。随后我收起手机,忽然就有了个想法,连忙开始用手里的慈悲挖地道。

果不其然,锋利的慈悲很容易就将地板给刺开了,挖起地道来怎的一个快字了得。我连忙疯狂地挖着地道,按照这情景。只需要小半天就能逃出去。

“等一下!”

正在这时,那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了,这罗刹笼不知道为什么忽然飞了起来,我再一次重见光明。此时在我是身边。忽然多出了一个穿中山装的老先生,想必就是那苍老声音的主人。此时他正满是不可置信地看着我,呢喃道:“你……你在做什么?”

我晃了一下手中的慈悲说道:“我在挖地道。”

“我知道你在挖地道,可是……为什么要挖地道?”他又问道。

我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你用罗刹笼困住了我,而我想活下来,挖地道逃走也是个正确的方法不是吗?”

老先生惊愕道:“那不是已经有拔刀术了吗?你只要学会拔刀术就能出去了,为什么还要挖地道?还有你刚才拍照了吧?你刚才分明就是拍照了吧?别想跟我说谎,我可以看见罗刹笼里面的情景,我很清楚地看见你拍照了。”

我连忙点头道:“是的呢,我刚才将拔刀术拍照下来了,打算等之后再慢慢学。”

此时他看向我的眼神已经充满了不可理喻,我们就如同之前黑龙吃掉宝物一样陷入了尴尬。最后。他吞了口唾沫,呢喃道:“让我把思绪整理一下,之前是你贪得无厌拿走了四个宝物,然后我将你困在罗刹笼里。但陈先生认为要给别人一个机会,于是想让你在里面学会拔刀术。可接下来的问题是,别人都这么大恩大德了,你还用手机把拔刀术拍下来,准备挖地道逃走?”

我认真地说道:“不是的,你看过倚天屠龙记吗?金庸先生那时候给的设定是这样的,张无忌被锁在一个山洞里,因为有特制石门锁着的关系,他根本就出不去。他必须要学会乾坤大挪移,才能打破石门逃出去。可我那时候就在想了,为什么不直接挖个地道逃出去呢?又不是监狱,没有警察会来抓你,直接挖地道逃走就行了。”

听见我的理论,这老先生先是呆愣一下,随后说道:“可就是因为这样,张无忌才学会了乾坤大挪移啊!”

“可他完全可以挖个地道先逃出去,然后在外面慢慢修炼乾坤大挪移吧……”我解释道,“在山洞里万一没学会呢?那岂不就是会饿死在山洞里了?我那时候就觉得,张无忌的脑子好像有点憨,石门确实打不破。但对于有绝世武功的他来说,挖地道逃走简直就是轻而易举。你不觉得我现在被困在罗刹笼内学习拔刀术,有点类似与张无忌被困在山洞学习乾坤大挪移里的情景吗?”

老先生先是沉默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可在倚天屠龙记里,这是金庸先生为了体现气氛紧张,还有张无忌天赋奇才的一个伏笔啊!你不要怀疑金庸先生的笔力,他肯定是考虑到了可以挖地道逃走,但问题是这时候正好能表现出张无忌的天赋。”

我解释道:“可那也说明张无忌的脑子比较憨厚。我为什么要这么憨厚呢?你看,拔刀术我已经记下来了,我可以先挖个地道逃出去,以后在外面慢慢学习拔刀术,而且我不用担心在学不会之前饿死于罗刹笼内,你说这是不是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?”

老先生已经被我说得目瞪口呆:“可你这分明就是不按照套路来啊!”

“我哪有不按照套路来……”我反驳道,“我正是因为敬重陈丁卯先生,才会想到直接用这个方法逃走。之前我听过陈丁卯先生的讲过,他说过了:向来如此,便对么?虽然他立下了这样的考验,但我就是我,我有自己的思想。我这样的行为,正好能体现出陈丁卯先生的中心理论:我就是道。”

“你明明在胡作非为还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……”老先生毕竟也只是一个听从陈丁卯命令的鬼奴,他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跟我反驳,便咬牙说道,“你等着。我现在就问一下陈先生,看看他究竟会怎么说。你这是前所未有的特例,我需要先请教一下他。”

我点头说道:“好的,如果是陈丁卯先生,他肯定会理解我。”

老先生这时候掏出个手机,拨打了电话,等那边接通后,他开启免提。我立即就听见了陈丁卯的声音:“喂?”

“先生,这次的万教大战出了点差错……”

那老先生很仔细地将事情说了一遍,最后咬牙切齿地说道,“这小子满口胡言乱语,根本不按照我们的规则来。陈先生,我应该怎么处置他?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”

令人出乎意料的是,陈丁卯却是大笑了起来,他饶有兴致地说道,“这小子叫什么名字,我很感兴趣。”

我连忙说道:“我是江成,不知道先生是否还记得。”

“那自然是记着的……”陈丁卯笑道,“江成。你真是将我上的那一课运用得淋漓尽致。先将拔刀术拍下来,然后再挖个地道逃走,又安全又能学会一门刀法,不错。很不错!放他走,这小伙子我很满意。不要怪罪他,我认为他没说错,用的完全就是我的理论。”

这老先生听得呆愣了,最后只能挂掉电话,很不甘心地对我挥挥手。我连忙跟老先生鞠躬,心里因为太激动的关系,浑身都有些颤抖。

拿到了四个宝物,又拿到了拔刀术,现在又能安全而退,可谓是赚大发了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