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又入虎口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之前我打电话的时候,就是在告诉陈园,让他帮我将赵良的母亲给绑架了。当然,我让他千万不要对赵良的母亲动粗,就说他们是去检查水管的,因为我对于赵良母亲也是很敬重的。

再加上……

我的父母当初就是遭了毒手,现在还查不出凶手来。每当我想起父母的事情,都会忍不住一阵心疼,我深知那种滋味,也痛恨这种事情。但现在我要做的就是吓唬一下赵良,虽然我不打算对他的母亲下手,但我知道已经足够让赵良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。

残狼帮在哪儿我不知道。但他们只要打听一下就能知道。既然都是在这个位置参加万教大战,那说明他们距离我们并不遥远。

陈园完全可以带人开车前往,一路走高速也用不了多少时间。我知道的,赵良既然这么孝顺。肯定不会让母亲知道他正在残狼帮这种邪恶组织里混,估计连保镖都不会设置太多,以免让母亲日夜担心。

但这也成为了弱点,人们不敢绑架残狼帮执事堂少堂主的母亲。但我敢。

这不,陈园等人已经得手了。

面对母亲被绑架的事实,赵良已经完全笑不出来了,他脸色苍白地看着我。身体也有些哆嗦,连忙说道:“江成,我们万事好商量,我现在就放了你的队友们。你也把我妈妈放了。”

“就这么简单?”我摇头道,“赵良,你是不是弄错了一件事情,队友没了可以再找,但母亲可就只有一个。当然,如果你愿意到处叫别人妈妈,那我当然不介意。”

赵良咬牙道:“那你到底想怎么样,说真的,我们万事好商量,况且我俩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,没必要闹得这么僵。”

我点点头,平静地说道:“这样吧,我有两个要求:第一,你先放了我的队友们;第二,那就是你们不准再对付我们。”

“好好好……”赵良连忙点头道,“我都同意你,快给他们松绑!”

残狼帮的帮众们赶紧就给孙傲等人松绑了,在松绑之后,孙傲等人立即就跑到我身边,而赵良连忙说道:“可以了吧?我保证我不会对你们下手。快放了我母亲?”

“你先立下天道誓言,我怎么说,你就怎么说。”我冷声道。

赵良此时就如同傀儡一样听话,我平静道:“我发誓。只要在这古墓内,残狼帮就绝对不会再对付江成和他的队友们。如若不然,我立即魂飞魄散,不得好死。”

赵良顺从地按照我的命令发誓了,随后他一脸恳求地看着我:“快放了我的母亲。”

“很好……”

我这时候拿出手机,给陈园打了电话,同时还开启了免提让大家都能听见。等那边接通后,陈园先是打了个饱嗝,随后说道:“成哥,怎么样了?”

“搞定了,你在干嘛呢?”我问道。

陈园笑道:“回去啊,还能干嘛。刚吃饱了一顿。那阿姨真够热情的,刚好她家灯泡和洗衣机也坏了,我们几个就帮忙修了一下。话说修洗衣机还真是够麻烦的,让我累了挺久。最后那阿姨非要请我们吃饭,说菜已经烧了,多煮点米饭就行。”

“嗯……”我微笑道,“没吓到老人家吧?”

陈园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那当然不会,你不是说过千万要好好对待么?哎哟,老婆子拉着我们说家长里短,看来平时很孤单呢。不过不得不说,她做饭挺好吃的。”

赵良此时明显松了口气,而我慢慢大声地说道:“那当然了。谁叫人家的孩子在外面混黑社会,平日里根本不回家看看呢。就这样吧,我挂了。”

我挂掉电话,随后收起手机,对赵良微笑道:“履行你们的承诺,立即离开。”

赵良擦了擦眼睛,他咬牙说道:“谢谢,谢谢。”

“没什么好说的……”我点燃根烟。平静地说道,“平日里还是将母亲保护得更好吧,否则总有一天要后悔。所谓的老人家,就是哪怕明知道自己有危险,心里也是希望你能过得好的那类人。”

他若有所思地看了我一眼,随后对残狼帮帮众们招手说道:“我们走。”

“就这么走了?”

一个残狼帮帮众不敢置信地说道:“少堂主,那之前我们不就白费这么多功夫了吗?”

“废什么话!你是要我魂飞魄散么!”赵良怒吼道。

这帮众缩了下脖子,顿时就不敢说话了。其余帮众也都是不太开心地看着他,刚才赵良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如果这个时候残狼帮还会对我发动攻击,那么他完全会魂飞魄散。这帮众说话真的是有点蠢,摆明了就是在招惹赵良。

其实这时候。我觉得赵良的性格比我还好一些。如果是我,估计已经动刀子砍死这个帮众了。之前赵良拿帮众来为自己挡弓箭的时候,其实我也有点赞同,如果我身边是个不太熟的家伙,我也会用他来挡弓箭。

他收起武士刀,颇为不开心地看着我,冷声道:“江成,我这次算是栽在你手里了。但别再让我遇见你。只要在古墓外面见到你,我还会找办法动手的。”

我耸了耸肩,平静地说道:“没关系的,只要你输在我手上第一次。就会输第二次,无论你多么努力,最后的结果都不会变。”

他冷哼一声,随后招手道:“我们走!”

“噗嗤。”

正在这时候。赵良的胸口忽然出现了一把长刀的刀身,我们都被这一切给震惊了,不敢置信地看着赵良的腹部。鲜血从他的伤口内喷了出来,那长刀快速地抽了回去。

赵良捂着肚子,惊愕地转过身,随后软软地倒在了地上。而在他的身后,站着一群穿着道袍的人。领头那人嗤笑道:“真是好运,潜伏了这么久,果然没有白费。残狼帮,道法宗,全部都收拾干净。”

这是……

道法宗的死敌,阴阳堂!

“阴阳堂。我草你们妈!”

残狼帮帮众们怒吼出声,疯狂地扑向了阴阳堂的人们。而那头领却是用长剑对准了地上的赵良脖子,他冷笑道:“你们确定要上来?”

残狼帮帮众们顿时愣住了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赵良此时捂着肚子伤口在抽搐,他咬牙道:“畜生,都是背后偷袭的畜生。”

阴阳堂头领微笑道:“只要能赢,用什么手段都是可以的。别跟我说这么多废话,残狼帮的人们,若是想你们的头领活下来,全部都滚蛋,这是我们跟道法宗的恩怨。”

“小心点……”孙傲咬牙道,“阴阳堂跟我们道法宗本就是死敌。他们再阴险的办法都敢用,因为道法宗跟阴阳堂的关系本就不好。”

我怒骂道:“到处都是别人人多,我们的人呢?”

孙傲摇头道:“不知道,应该都跟上头去其他地方抢夺丁卯牌了,我们一开始就没跟着大队伍走,是自己来到这的,忘了吗?”

该死,想不到竟然会遇到这么多麻烦。

那阴阳堂首领用脚踢了一下赵良的肚子,顿时又有许多鲜血喷了出来,赵良忍不住痛叫一声,阴阳堂首领冷笑道:“立马滚!”

残狼帮帮众终于忍不住了,连忙扑上来抱起赵良,纷纷往外面撤退。现在赵良伤势严重,要赶紧送去医院才行,在这里浪费时间,只会死路一条。

眼下我们的处境十分危险,阴阳堂的人数要比我们多许多。

这是……逃离狼群,又入虎口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