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一章 一对八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残狼帮的人们撤退后,气氛一下子变得剑拔弩张。

我们这边只有五个人,而阴阳堂这边,算起来竟然是有三十多人,如此巨大的人数差异让我们根本不敢冲动,只能警惕地看着阴阳堂众人。孙傲应该是认识那个阴阳堂首领,他低吼道:“张凡,你现在是想怎样?”

“孙傲,别来无恙啊……”那阴阳堂首领也是狞笑着说道,“其实也不想怎样,我对宝物的兴趣也不大,就是你是否还记得。上一次万教大战的时候,我们曾经结下过梁子?”

听见张凡的话,孙傲顿时就是脸色一变,甚至苍白了许多。他咬牙道:“那你想怎样,直接说就是,没必要拐弯抹角的。”

我小声地对李雪儿问道:“他俩有什么梁子?”

“上一次万教大战争夺宝物,孙哥利用自己的道术,将那张凡打得满地找牙。”李雪儿小声解释道。

我恍然大悟,如此看来,张凡很可能要为去年的事情报仇了。

果不其然,张凡先是怪笑了一下。随后说道:“草你大爷,你简直就是傻逼知道吗?你现在就应该好好地跟我说话,跪下来跟老子讲话。”

这番话将孙傲气得够呛,他怒吼道:“张凡,要打就打,我不会屈服的。”

“好!”

张凡也索性大吼一声,他直接挥挥手,那阴阳堂的人们立即就朝我们冲来。看见这场景,我知道一打我们肯定要吃大亏,连忙吼道:“等一下!”

听见我这样大吼,人们都是愣住了,随后莫名其妙地看着我。我吞了口唾沫,考虑到敌我差距悬殊,便客气说道:“要是能解决仇怨那自然是好事,可眼下更重要的是先拿到足够的丁卯牌。你是叫张凡吧?你考虑一下,这时候跟我们战斗真的合适吗?”

他皱眉道:“此话怎讲?”

我解释道:“张凡,虽然你现在人数是比较多,但需要考虑到一点。那就是我们这边,有我和李雪儿,而且我还有个随从是未亡人。到时候如果打起来,就算你能解决我们所有人,恐怕也会付出惨重的代价。那么……到时候在阴阳堂那边,你怎么解释?”

他眼神冰冷地看向我,沉声道:“阴阳堂和道法宗本就是势不两立。若是我能杀掉四个执法部一番队的人,那上头只会奖励我。”

“可若是为了杀这四个人,你手下死了二十人呢?”我微笑道。

“放你妈的屁!”

阴阳堂的人们纷纷都是愤怒地大后出声,那张凡气得嘴唇哆嗦:“你未免太将自己当个东西了。确实,你江成是有一些名头,但这番话未免也说的太自大了!”

我抽出慈悲对准张凡,微笑道:“你尽管可以试试,以二十个道士的性命换四个敌人的性命,估计你在阴阳堂的道路也就因此走到头了。”

“我若是不相信呢?”张凡咬牙道。

我保持微笑地说道:“你可以不详细,但我只能说,你现在相当于在赌命。”

我的一番话让张凡哑口无言,他死死地看着我跟李雪儿,眼神从刚开始的坚决变得慢慢有些犹豫。我知道只凭自己的一番话,是不会让张凡相信的,便沉声说道:“这样吧。我跟你打个赌。”

“又是打赌?”

张凡嗤笑道:“早听说南方的江成喜欢跟人赌命,说说看,你想怎么个赌法。”

我认真地说道:“不算上我的随从,我们这边有四个人,你们有多少人?”

张凡平静地说道:“进来的时候有点折损,不过现在还有三十二人。”

“那平均下来,就是八对一了……”我轻声道,“我们就这样制定规则,你这边派出八个人,我这边就派出我一个。若是我能冲破这八个人的包围,将刀对准你的脖子,那就算我们赢。你要放我们走,如何?”

“草,你当自己是谁啊,吹牛逼呢!”

“不用八个人。一个人就足够弄死你的!”

“妈的见过会吹牛逼的,没见过这种把牛吹得飞上天的!”

面对我的规则,阴阳堂的人们都表现得非常愤怒,我也能明白,这个规则确实很伤他们的自尊。而张凡的眼神中也满是不可思议,他有些惊愕地说道:“你确定?”

我点点头,轻声道:“我确定。”

张凡看了陈小妹一眼,随后问道:“那你的随从会参战吗?”

我笑道:“那当然不会。这样就相当于八对二了。”

“好!有种!”

张凡低喝一声,立即就开始挑选人手。要说这家伙也够狠,挑的全都是那种魁梧大汉。孙傲担忧地扯了一下我,他小声说道:“江成你疯了吗?八对一怎么可能赢。”

我笑道:“没事,让我试试吧。”

队友们对我的决定都很担忧,而张凡已经挑选好了八个人。此时大家都散开来,给我们让出了足够的空间。张凡站在那八个人身后,他沉声道:“江成。这是你自己的选择,死了可别怪我。”

我点点头,轻声说道:“那么……可以开始了吗?”

“开始!”

张凡低吼一声,那八个阴阳堂的道士立即就拿着武器朝我冲来,我面对这几个人,不慌不忙地握紧慈悲,忽然喝道:“谁先上就杀谁!”

刹那间,他们的脚步都是不由自主地慢了下来。人们惊慌地看着自己身边的队友,饶是没有人敢第一个冲上来。这是我多次打架用的办法,枪打出头鸟,没人敢做出头鸟。

场面一时间有些凝重。但在外人看来,却像是我一人拦住了八个阴阳堂的道士。张凡看见自己的手下们被我吓退了,他连忙怒喝道:“怕什么,赶紧弄死他啊!”

阴阳堂的道士们面露苦色,哪怕上司已经发话,也没有人敢第一个冲上来。人的名,树的影,江成二字就是我最大的依仗。

终于。有个道士忍不住了,他大吼道:“老子怕你个鬼!”

说罢,这道士举着长刀就朝我冲来,在他的带领下。其他道士也都有了勇气,纷纷朝我这边冲来。

我握紧慈悲,身上的每一寸肌肉都随之紧绷。

这第一刀,必须要打出气势来。这第一个人,必须要杀得让其他人胆战心惊!

那道士冲到我面前,长刀也随之砍下。照理说我这时候后退再横劈一刀是最为合适的,但我知道这样无法产生最好的效果。

“呜……啊!”

我低吼一声,将慈悲用尽全力地砍了出去,而且是对着这道士的长刀直接砍过去的。刹那间,只听哐当一声,他的长刀被慈悲砍成两段,那一半刀身立即飞了起来,与此同时,他的上半身也被慈悲砍断,原本还活生生的人,直接就变成了两半。

其余人顿时都傻眼了,下意识纷纷停住脚步。鲜血飞溅,沾在了我的脸上,衣服上,刀上。那倒在地上的人还没有立即死去,他就如同古时候被腰斩一样,惊恐地看着我,嘴里不停地吐着血,模样很是狼狈恐怖。

阴阳堂的人们脸色难看地看着这个队友,死亡固然恐怖,但像他这样,痛苦,绝望,悲伤地等待着自己的死亡,那才是最为恐怖的。

我看着这些人,随后一刀砍下了那人的脑袋,狰狞道:“我说得很清楚,不管我能不能活下来,谁要是先上,谁就死。”

话音刚落,有几个人已经害怕地后退几步,身体渐渐发抖。

若无前锋敢冲……

这场战斗,他们如何打得赢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