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冥想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走出大兴安岭的山区,外面公路上果然有停着许多辆车,还有很多司机站在那些车旁边,他们手上全都举着牌子,上面有写道法宗,阴阳堂,残狼帮等门派的名字,弄得跟机场接机差不多。

我们随便走到一个道法宗的司机面前,他看见我们身上穿制服,笑呵呵地说道:“要回道法宗么?”

我点头笑道:“是的,好战友,麻烦你带我们回去。”

“上车吧。好战友。”司机爽朗地大笑一声,他给我递来根烟,我接过烟点燃,此时司机走到一辆奥拓旁边打开车门。

“我不要坐这个……”李雪儿平静地指着旁边的一辆法拉利。她淡然道,“坐那个。”

我点头道:“好的没问题。”

说罢,我们又朝着那法拉利走去,开奥拓的那哥们这时候刚把车子启动,他将头探出窗外,对我说道:“好战友,快上车吧。”

“不用了……”我说道,“我坐那辆法拉利就可以了。”

他瞪大眼睛。不敢置信地说道:“你现在是嫌弃我?”

我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并没有,只是想早点回去而已。”

他呆呆地看着我坐上了法拉利的车,嘴里骂骂咧咧道:“怎么有这么不要脸的人啊,之前还叫我好战友。还拿我的烟抽,转眼间就嫌弃我的车走人了。做人怎么就能这么没脸没皮,看着简直令人作呕啊。你怎么好意思抽我的烟啊,你还抽!”

我没理会那司机的胡说八道,咬着烟坐进了法拉利的车里。此时司机立即就启动了车子,我打开车窗,吹着舒服的凉风。李雪儿虽然是个很高冷的女人,但是面对开法拉利的司机,不知道为什么,她忽然有些柔弱地说道:“司机哥哥,能放点音乐听吗?”

这司机笑了笑,随后说好的。我叹了口气,想不到李雪儿也是那种不能免俗的人,今天算是见到她的第二人格了。我刚才之所以要上这辆车,是因为李雪儿想要上来,我比较想跟着强点的队友一起回去,万一路上有什么问题,也好有个依仗。

此时李雪儿已经热切地跟司机聊了起来,原来这司机竟然是道法宗里的采购主管,这是一个油水很足的职位。平日里不是谁都能担任这个职位的。必须是高层的亲戚,才会被安排进去。之后经过聊天,我们才知道他是李爱山的侄子,叫李俊仁。

面对李雪儿的暧昧。李俊仁对我反倒是更加感兴趣,他笑呵呵地说道:“原来你便是江成,真是久仰大名了。其实我原本也很向往你这样的生活,但我叔叔说我本事不大。”

我笑道:“我只是运气比较好。”

“嗯……”李俊仁平静道,“像你这种道士,多混个几年,估计就能赚够钱买房买车了。”

我听得皱起眉头,虽然李俊仁这句话里并没有多难听的意思,但我总觉得听着不太舒服。什么叫你这种道士?

但我也没计较太多,毕竟人家是李爱山的侄子。

一路高速公路下去自然是比较快速的,等到达道法宗的时候,时间才过去一个半小时。我立即就去了张霸的教室。他正在里面冥想,我才刚走进来,他就睁开了眼睛,平静道:“你的脚步太急促,这样不好。”

“师傅,我真是纳闷了,你整天都坐在这儿冥想,这能提升自己的实力吗?”我颇为好奇地说道。

张霸笑道:“来,坐下,我跟你好好地讲解一课。”

我疑惑地坐在张霸对面,他看着我的眼睛,轻声说道:“江成。你跟我说说看,战斗的时候,最为重要的是什么?”

我理所当然地说道:“那当然是心境。”

说完之后,我俩顿时就沉默了。张霸看着我的眼睛,我也就这么看着他的眼睛。

等过了好几秒,他终于开口了:“你怎么能说是因为心境?”

我愕然道: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

“就是因为心境,但你怎么能说是因为心境……”张霸颇为无奈地说道。“你肯定要故意答错,我才能跟你好好地讲解一下。你现在忽然就答对了,我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说。电视里不是经常有那样的情节吗?做徒弟的会说当然是刀法重要,然后师傅就会微笑地说不,是因为你的心。”

我听得真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张霸果然还是比较鲁莽的那种人,连讲道理都只有一种方式。如果换成别人,恐怕能立马绕个圈子跟我说道理。而他直接就承认了。此时为了照顾师傅的面子,我只能说道:“但我对心境也不是很了解,还请师傅好好解释一下到底是什么心境。”

张霸轻声道:“就是见招拆招,保持你的平常心。”

我疑惑道:“见招拆招?平常心?我一直以为是勇敢和无畏。”

“哈!你错了!你看你错了!”

张霸忽然兴奋地站起来,指着我开心地说了两句,我对于这个毫无城府的师傅已经是无力吐槽了。我发现我的师傅一直都不太正常,李唐朝和张霸全都不是正常人。一个贪财好色,一个鲁莽无脑。

“师傅你别再这样了。很丢脸……”我小声说道,“要是让人看见,可真是要丢脸丢到姥姥家,到底什么是见招拆招和平常心?”

张霸想想也是。他坐在我面前,详细地解释道:“这就是一种境界,你现在对我出刀试……”

“砰!”

张霸话还没说完,我就已经一刀砍了出去。而让人惊愕的是,他又是如同上次一样,已经抽出刀抵挡住了我的攻击。那刀立在他身边,但我却看不清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出刀的。

张霸微笑道:“这就是平常心,而我坚持的平常心,是以天下万物都为敌人。你要怀疑任何东西都可能杀死你,任何事物都可能从任何角度对你进行攻击,当每天都幻想自己生活在战场里,你就会拥有真正的警惕心。那边是--无。”

我听得很疑惑:“无?”

张霸笑道:“将警惕和见招拆招变成你生活中的一个习惯。”

他忽然在地上摸索一把,捡起了一个蒲团,随后对我笑道:“这是什么?”

我思考一会儿,随后认真说道:“稻草做的蒲团。”

“那你觉得,这东西能杀掉你么?”他又问道。

我自然是摇摇头:“这怎么可能,只是稻草而已,若是能杀掉我,那岂不是……”

正在说话的时候。张霸的手忽然动了,那快得让我简直反应不过来。这蒲团几乎是瞬间到了我面前,我还没来得及反应,就感觉脖子一疼。此时我下意识摸了把脖子,却发现我脖子上不知何时有了道淡淡的血痕,摸着酸痛。

“怎么可能!”

我惊呼一声,拿起那蒲团认真查看,发现原来这上面有个坚硬的稻草梗。上面还留着我的一点血迹。

我喃喃道:“师傅,你……好强。”

张霸轻声道:“距离飞机起飞还有三小时,你自己冥想一会儿吧。”

我连忙点头,随后闭上眼睛。就像张霸说的,开始幻想刚才应该怎么抵挡着蒲团。

这么一想,我才发现能杀死我的东西太多了,而我能采取的防御也太多了,世间万物,一切皆有可能。

渐渐地,我感觉有人推了下我,我睁开眼睛,发现自己正坐在一辆车里,而张霸坐在我旁边,我忍不住惊愕道:“师傅,这里是哪儿?”

“你冥想的时候睡着了,我把你背上车了,这里是机场入口。”张霸平静地说道。

我擦了擦口水,好奇问道:“师傅,我第一次就如此平静,是不是很了不起?”

张霸瞥了我一眼,随后点点头,认真地说道:“第一次冥想就能睡得跟死猪一样,说明你真的很有天赋,估计用不了多久,就能超越为师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