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五章 我就是疯狗,会叫会哭,会咬咽喉(二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元门大长老,竟然已经买通了龙虎宗的人们?

我的天,到底是用什么东西买通的!

我简直是心如乱麻,虽然这也很正常,他毕竟在元门有了这么久的位高权重的身份,肯定收集了不少宝物。用这些东西来贿赂龙虎宗,让他们来对付我和李唐朝,那确实有可能。

只要能成功让李唐朝为自己炼制道器。那元门大长老就会大赚一笔。而且天宗也不会管太多,因为这次只是要对付我而已。

果然,没有永远的敌人或朋友,人们只会在乎利益。

然而……

我心里不由得有些亏欠,因为将张霸给扯进来了。一时间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,张霸虽然身手过人,但性格比较鲁莽,而且这里有太多高手,一个张霸还真可能做不了什么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此时有人拍了拍张霸的肩膀,笑吟吟地说道,“走吧,我们可真是好久没见面了。今天可要喝个痛快。龙虎宗已经安排好酒菜了,走走走!”

张霸摸了摸额头,随后笑道:“成咧,你们先过去。我累得不行,坐在沙发上休息会儿。”

“一路赶过来是有点累。”

人们都笑了,张霸这时候走到我身边坐下,他大笑着说道:“江成,你在这儿也有认识的朋友呐?”

我忍着心中的惊慌,挤出个笑容说道:“是啊,毕竟我以前都在南方行动。”

“嗯,看别人就是会赚钱,把一个豪宅弄得这么漂亮……”张霸叹气道,“而道法宗就显得要寒碜许多了,到现在还是在用废弃的学校来当门派地址。”

我也跟着说是,这时张霸靠近我,他小声说道:“有问题,当我们走进来之后,这些人好像是有意无意将进出口都堵死了。还有这些人,他们在谈话的时候,时不时会看我的刀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果然张霸也已经发现了,我小声说道:“师傅,其实……”

“是我害了你啊……”张霸小声地唏嘘道,“我为道法宗做事这么久,招惹了许多仇人。眼下这情况,明显就是他们要对付我。江成,我很后悔。你是我的得意弟子,现在却要将你拉进来共赴黄泉,是师傅害了你。一会儿如果有问题,你就只管跑。他们的目标是我,只要你能成功逃掉,就算安全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

师傅,你想太多了,他们的目标并不是你,而是我……

此时我心里是真的很感动,张霸现在认为那些人的目标是他,在这最后关头,还嘱咐我千万要逃掉。虽然我有两个师傅,两个师傅我都很重视,但不得不说。张霸比李唐朝要让人更加暖心。我知道李唐朝对我也很好,可张霸不一样,他就如同个憨厚的父亲,时时刻刻都会用一些简单又有些幼稚的方式去照顾弟子。

那些人都有些等不及了,纷纷催促我们快去吃饭。我们便站起身,朝着豪宅里面的餐厅走去。张霸在我耳边小声说道:“一会儿吃饭的时候,你就借口说去上个厕所,之后立即逃掉。知道了吗?他们的注意力都在我这边,到时候不会注意到你。”

我苦笑着说知道了,然而我心里清楚,这些人不会这么轻易地让我离开。

来到餐厅,这里有一张很长的饭桌,我们纷纷坐下,能坐在这里的人都是高层,而我是沾了张霸的光坐在他旁边。在餐厅的四周,站着龙虎宗的弟子,约莫有百来个。这只是餐厅,整个豪宅里到底潜伏多少,那就不知道了。

张霸看了眼身后的人们,他大笑道:“吃个饭而已,让这么多人一起,是不是太夸张了?”

“眼下形势所迫啊……”有个高层叹气道,“现在大家都是人心惶惶,所以警惕点比较好。张霸,来,我们好久没见面了,先干一杯。”

他给张霸倒了杯酒,然后将酒递给张霸。此时张霸端着那杯酒,他苦笑了一下,随后扭头跟说道:“江成,你不是要去上厕所么,快去呀。”

“先干一杯……”我正要回答,那高层却也给我倒了一杯酒,他笑吟吟地说道,“都坐在这了,不先喝一杯就往厕所跑,未免太不礼貌了。”

张霸笑道:“不是的,这小子真的憋了很久,刚才在机场的时候就说想上厕所了。我说不能让你们久等,先过来见见你们。”

高层笑道:“都憋了这么久,喝一杯再去也不迟,该不会江成小友看最近名气比较大,所以不在乎我们这些老前辈了吧?”

我连忙摇头道:“不敢不敢。”

我拿起酒杯。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。张霸这时候终于忍不住了,他狠狠一拍桌子,那桌子顿时砰的一声响,吓得众人都是脸色一变。只见张霸拿出佩刀放在桌上,他咬牙道:“你们这些家伙别跟我玩虚的,要打直接打,老子一来就发现不对劲了。”

那高层愣了一下,随后也不跟张霸假笑了,他将酒杯放在一边,平静地说道:“哦,原来已经被你发现了。”

张霸指着这人的鼻子,骂骂咧咧道:“都是老伙计了。这时候还跟我耍阴谋。你有什么想做的直接说,妈拉个巴子,我最恨你这种当面一套背地一套的阴阳人。有什么事情冲我来,我徒弟是无辜的。”

“无辜?”

那高层站起身,他忽然微笑着说道:“张霸,你是真没分清状况啊。如果是你过来,我们会先想个办法,让你将主要角色带来。对你好言相劝,各种客气。可你才刚来,我们就迫不及待要动手,这说明什么?”

张霸听得愣了一下。他惊愕道:“你们的目标是江成!?”

说话的同时,张霸忍不住朝我这边靠近了点,让我心里又是一阵感动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正在这时,餐厅入口忽然传来一阵笑声,我们循声望去,却见那边有个穿着唐装的老人正朝这边走来。见到这个老人,张霸忍不住惊呼道:“李飞天!天宗不是说你已经回去养老了吗?”

我皱起眉头,原来这老人……就是元门大长老李飞天。

老人笑吟吟地说道:“张霸啊张霸,我该怎么说你才好呢。实际上你这些老友还是很顾忌你的,给你们喝的酒并没有什么毒药,只是有安眠药而已。我们这次要对付的可不是你,只是江成。”

张霸咬牙道:“李飞天,你过分了!江成确实给元门造成过一些困扰,但他还是个年轻人,你都是老一辈的强者了,怎么还和他过不去?”

“过分?”

李飞天走到餐桌主位坐下,他饶有兴致地看着我,轻声说道:“张霸啊张霸,你怎么就这么护着这个小子?”

张霸咬牙道:“他是我的弟子,我自然要护着!”

李飞天微笑道:“可他却不止你一个师傅。”

“那有什么关系……”张霸怒道,“道士随着成长,本来就会有多个师傅,至少我知道一点,他是我的弟子,我应该护着他。”

面对张霸的坚持,人们都是叹气连连,李飞天摇头道:“那我问你,你可知道江成的另一个师傅是谁?”

张霸愣了一下,随后摇头说不知道。对于李唐朝,我一直都是保密的,从来没敢让道法宗的人们知道过,因为我怕会给李唐朝带来麻烦。

李飞天微笑道:“现在他确实是你心疼的弟子,然而我要是说出他的另一个师傅,恐怕……你会忍不住亲手杀了他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