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我就是疯狗,会叫会哭,会咬咽喉(四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我的失态,李飞天脸上却都是得意的笑容。在东方又玉即将被承受不住的时候,那大汉终于松开了脚,这时候他踹了东方又玉两脚,大笑两声便离开了。

东方又玉躺在地上喘着气,等过了半个小时,有个大妈进门,她看见东方又玉的情况,嘟哝着说道:“怎么又开始了,真是治不好的神经病。”

说罢,她嫌弃地拖着东方又玉走进卫生间,随着卫生间的门被关上,李飞天让那个人继续快进。

原来……

每一天,东方又玉都会受到那个大汉的折磨,虽然江雪等人都有去照看他。但大汉很会抓时间,专门挑东方又玉洗澡前过去。而负责洗澡的那个义工什么都不知道,并且大汉并没有将东方又玉打出伤痕来。所以每一天,人们都不知道外表光鲜亮丽的东方又玉竟然受到了这样的折磨。

突然间,那画面再次慢下来了,而画面慢下来的时候,是那大汉刚对东方又玉进行了一阵虐待。而上面的时间显示,这正好是昨天发生的事情。此时东方又玉躺在地上进气少出气多,那大汉对准摄像头,裂开嘴笑了:“江成。我现在若是想杀他,简直就是轻轻松松,劝你好好地考虑一下。”

“江成……江成……”

听见大汉的话语,东方又玉忽然开始喃喃出声,此时大汉嗤笑了一下,他走到东方又玉身边,耸了耸肩说道:“还在想江成呢?不过没用的。”

他忽然踹了一下东方又玉的肚子,我再次听见东方又玉发出痛苦的惨叫声,而大汉蹲下身体,对东方又玉微笑道:“你一直在想着那个男人。可当你受折磨的时候,她在哪里?当你需要他的时候,他在哪里?嗤嗤嗤……路是你自己选的,若是当初不跟他走这么近,你又怎么会沦落到这地步。”

东方又玉还是在喃喃着江成,张霸这时候看不下去了,他怒吼道:“李飞天,你们太过分了,只会对一个无辜的女孩做这种事情,哪里还称得上是道士!”

李飞天平静道:“我说过了成王败寇,只要能赢,那什么手段都好。现在你们说我的手段太脏,可等我利用李唐朝发财之后,哪怕是天宗,都会给我一分薄面。到时候人人都会巴结我,谁还会记得我现在做的事情?”

我看着电视里的画面,心脏痛得连呼吸都觉得困难。

难怪……难怪一直都没听说东方又玉病情好转的消息,她一直守着这种折磨,怎么可能会让病情好转?

我因为拳头握得太紧,指甲都刺进了肉里。而电视上的那个大汉似乎是折磨够了,他继续对监控这边笑道:“我会在这等待着,只要到时候李先生一句话,这小姑娘就再也不会受折磨了。啊……不对,这样多没意思,我应该把她折磨致死。这样才比较好玩,先把手指一根根砍下来,相信这姑娘的惨叫声一定会很好听。”

“畜生。”

我忍不住低骂一声,这时李飞天看向我,微笑着说道:“江成。说说看,你现在是否愿意听我的话。若是不好好听话,恐怕这当初的东方大小姐就……”

我咬紧牙关,看李飞天的态度,他并不知道江雪跟我的关系,否则肯定连江雪都不会放过。我看向他的眼睛,低吼道:“老畜生,我一定会杀掉你。”

李飞天耸了耸肩,平静道:“你当然可以杀掉我,只是现在不适合。看这可怜的小女孩,啧啧啧。”

我听得青筋暴露,几乎是睚眦欲裂。可现在东方又玉在他们手上,我根本就没办法。

“江成……”张霸怒道,“别考虑了,士可杀不可辱。我们跟他们拼了!”

“怎么拼?”

我看向张霸,呢喃道:“我只想让她们过得好,你说我该怎么拼?”

张霸顿时哑口无言,此时我叹了口气,我咬牙道:“好,李飞天,我现在就给师傅发条短信。”

李飞天很是满意地点点头,他嗤笑道:“很好,像你这种卑微的垃圾,随便用点手段就能解决。实在是……毫无难度。”

我拿出手机,在上面打了一行字,随后我又放下手机,看着天花板,心里满是惆怅。

李飞天微笑道:“怎么,是觉得不甘心么?”

我摇摇头,手指在不停地颤抖,最后我叹口气,轻声说道:“李飞天,你说得对,我这样确实很好笑。对于你们任何人来说,我都只是个卑微的小子。原本我觉得,若是能爬到这个世界的巅峰,肯定能看见很多有意思的风景。但现在看来,是我当初想得太多。你们这一个个在世人面前光辉正义的大道士。其实等褪去那一层伪装,是如此令人作呕。”

李飞天微眯着眼睛,他嗤笑道:“就算你发现这个巅峰是肮脏不堪的,那你又能做什么?江成,我实话告诉你,因为你是李唐朝的徒弟,我才愿意对你耍点手段,愿意那你当个人看。如果你不是他徒弟,呵,那我觉得你跟路边的野狗没什么区别。充其量就是个不知死活的疯狗。”

“嗯,你说得对,我就是条疯狗,又会哭吼又会叫唤,成不了大器。”

我低下头,拿着手机,轻声说道:“元奴,救我。”

“什么!”

听见这话语,李飞天脸色一变,他连忙说道:“小心。都后退!”

刹那间,我身边传出了一道极强的阴风,而原本坐在我身边的每个人都立即跳了起来,他们颇为惊愕地看着这变化,不出几秒。元奴便站在了我的身边。他看清四周这情况后,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元奴,再让我欠你一个人情……”我将手机放在元奴手上,指了指张霸与陈小妹,压低声音恳求道。“帮我带他们离开,还有这手机,上面有两个女孩的生辰八字与名字。你先找上面那个,她现在很危险,帮我带走她,带到第二个女孩的身边。帮我告诉她们……有缘会再相见,无缘就忘了我。”

元奴眉头紧紧皱着,他看着我的眼睛,疑问道:“那你呢?说实话,我并不太愿意。这和我们曾经约好的不一样。”

“他们会死命追我,若是带上我,你们逃不掉的……”我摇摇头,我与元奴对视,随后双膝跪地。双手放在膝盖上,诚恳地求道,“求你,真的求求你。我什么都没有了,我只有她们了。求求你……大恩大德,我说不清怎么报答。”

他深吸一口气,随后憎恨地看了李飞天一眼,低吼道:“好,你自己小心。”

说罢,元奴抓住一头雾水的张霸与陈小妹,忽地一跃而起。屋内刮起一阵强烈的阴风,人人惊怕地后退几步,李飞天抽出张道符贴在自己身上,那道符闪耀金光。护得他犹如泰山般稳定。

“轰!”

那屋顶忽地炸碎开来,元奴直接消失在了黑夜之中。李飞天看着那空洞,他的脸色慢慢不再镇定,甚至变得有些狰狞:“江成,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

我深吸一口气,缓慢站起身,缓缓地抽出慈悲,紧握在手中。

他说得对,我就是条疯狗,会叫会哭,但是啊……

当咽喉被不太尖锐的獠牙咬住,哪怕是再高贵的人,也会狼狈不堪。

“呜……啊!”

我怒吼出声,朝着李飞天狂奔而去,我跳上餐桌,踢翻了无数酒菜,一跃而起,居高临下地对着李飞天……一刀劈出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