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江成之死(一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找死!”

李飞天怒喝一声,面对我的攻势,他抬起手挥了一下。只见在他身后凭空出现了一个男人身影,那男人眼神冰冷地看着我,虽然身体没有移动的迹象,却是离我越来越近,他抬起手,一道黑气忽然朝我这边冲来。

是阴气!

“呜……吼!”

我握紧慈悲,狠狠地砸在了那黑气上,忍不住发出一声怒吼!

黑气的力道很强,甚至让我的慈悲都忍不住瑟瑟发抖。那男鬼皱起眉头,他冷哼一声。伸手就抓住了慈悲的刀身,冷笑道:“刀是好刀,只是给你用,恐怕不适合。”

说罢。这家伙竟然直接抓着慈悲带动起我,将我朝地上狠狠砸去!

“轰!”

我只觉得一阵巨力传来,根本就来不及抵挡或者逃脱,整个身体就已经飞了出去。等我反应过来。已经整个身体都摔在了地上,背部传来的剧痛更是让我觉得浑身难受。

“江成,你真是有种。”

李飞天居高临下地看着我,他冷声道:“想不到元奴都会为你帮忙,但没用的,你已经耍了我两次,这第三次若是还让你成功,那我李飞天就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。”

那男人走到我身边。他踩住了我的右手,顿时我右手传来一阵无力感,甚至忍不住将慈悲给松开了。李飞天蹲在我面前,他忽然抬起手,竟然是抽出了一个金色的小榔头,微笑道:“你是乖乖听话为我赚大钱,还是要先吃一番苦头?”

我看着李飞天的笑容,忽然忍不住笑了,就算看不见,我也知道此时的我脸色很狰狞:“两次?李飞天,你真的以为,我只耍了你两次?”

他的笑容慢慢凝固:“什么意思?”

我忍着那可怕的无力感,拼命地握紧右手,狞笑道:“赵洪荒他们是被炸死的,不过你不觉得奇怪吗?面对着炸弹,他们为什么不逃走?你有没有考虑过,也许他们被炸死之前,有个叫作江成的小人物,将他们的门给堵上了?”

“妈的,是你!”

李飞天立即不淡定了。他那脸庞扭曲地极为丑陋,这家伙抬起手,将榔头狠狠地砸在了我的头上!

“砰!”

我的脑袋发出一声闷响,温热的鲜血顺着伤口流了出来。李飞天正想大骂。我却立即用左手握住慈悲,朝着他的脑袋狠狠砍去!

“找死!”

男鬼低吼一声,他忽然踩向了我的左手,刹那间,我立即将慈悲朝天空丢起,右手抓住慈悲,怒吼道:“找死的是你!”

顿时,慈悲已经化为一道诡异虚影,朝着男鬼的腰部狠狠砍去。他一下子反应不急,被慈悲完全砸中。只见这家伙原本冷淡的表情沾染上一丝痛苦,他整个身体被我打得飞了出去!

而与其同时,我却看见一个小榔头在我视线里变得无比巨大。原来是李飞天趁着我攻击那男鬼的时候,已经将榔头砸向了我的眼睛!

“噗嗤!”

榔头砸进了我的左眼,我立即觉得眼珠传来一阵剧痛。他却不肯停手,拿着榔头不停地朝我眼睛砸来,嘴里怒骂道:“畜生!畜生!畜生!都是你害的,江成,我杀你一万次都嫌少!”

那榔头一直砸在我的左眼上,我甚至能听见自己骨头被砸碎的声音。那剧痛却是让我更加清醒。我忍着痛苦抓住了李飞天的手,他立即惊慌地将手往回抽,但已经来不及了。

我将李飞天朝我这边狠狠一扯,同时还扑在了他身上。几乎是一瞬间,我将拳头狠狠地砸在了李飞天的脸上,这老家伙哪里受得了我一拳,立即就狰狞地大吼道:“快来帮忙,你们还看什么看!”

人们这才反应过来。转眼间的功夫,我就被人海给淹没了。无数拳脚朝我身上招呼,我被打得想要呕吐,慌乱之中,也不知道是谁用刀鞘砸在了我的后脑勺上,我又是觉得一阵头晕目眩,随后倒在了地上。

“呕……”

倒地的一刹那,我终于忍受不住胃里翻滚的男人。却吐出了一大口鲜血。

左眼……好热……

那是粘稠的血液,我的左眼只能看见一片血红。我忍着疼痛摸过去,却摸不到自己的眼睛,只能摸到满手的鲜血。

“你妈的……”

李飞天已经没有了之前那元门大长老的风范。他就如同一个疯老头,举起一把椅子朝我身上狠狠砸来!

“砰!”

椅子砸在我的背上,疼得我又趴在了地上。李飞天举起椅子,一下又一下地砸着我,嘴里怒骂道:“废物!废物!妈了个逼的,江成,你真是老子的瘟神,要不是因为你。我怎么会沦落到这个地步!”

“嗤嗤嗤……”

那椅子砸得我背部巨疼无比,但我却是忍不住笑了。

我的心里没有开心的感觉,可就是忍不住笑了。

当初我还是一个卑微的蝼蚁,而现在……站在金字塔这么高的人物。也要因为我疯狂得毫无人样。

但是……

还不够……

还不够啊……

我颤颤巍巍地伸出手,想要抓住李飞天的脚。他连忙后退两步,大吼道:“别再让他动弹了,你们到底要让这小子动手多少次。才能显出你们的无能!”

“是!”

有个高层立即惊慌地说了一声,他抽出匕首,狠狠地朝着我的背部刺来!

“噗嗤!”

冰凉的匕首刺进了我的背部,疼得我大吼出声,我疯狂地想要爬起来,却发现好像有什么东西钉住了我,把我犹如标本一般钉在了模板上。

渐渐地,我感觉全身开始无力。李飞天这时候才缓过劲来,他冷声道:“别让他死了。”

“放心……”那高层说道,“我自然不会刺中要害,不过最好还是叫个医生过来,这样比较保险。”

李飞天嗯了一声,随后他让人们去叫一声。此时我根本爬不起来,全身的疼痛反而让我麻木,分不清到底哪儿的伤势比较严重。

“江成。你真是让我记住你了……”李飞天咬牙道,“想不到我在道界混迹这么多年,最后却是在你这小子身上栽了跟头。当初就该杀掉你,当初就该把你全家都杀了。”

我忍痛抬起头。用完好的右眼看着李飞天,冷笑道:“世上没有后悔药,不管你承不承认,你再也回不去以前那风光的时候了。”

“草!”

他一听又是大怒,忽地一脚朝着我的嘴巴狠狠踢来。刹那间,我感觉嘴唇先是传来一阵剧痛,之后就疼得麻了。李飞天不停地用脚踹我的嘴巴,鲜血沾在了他的皮鞋上。我如此近距离看着,却不觉得触目惊心。

李飞天终于踹够了,他咬牙道:“当初就该杀你,那时候他们说不要打草惊蛇,我说杀一个江成又不算什么人物。畜生……当初杀你父母的时候,我就该把你也杀了。”

杀我……父母?

我忍痛抬起头,却看见李飞天脸上满是恶心的狞笑,他将脚踩在我的脑袋上,冷笑道:“你不是想让元门说出凶手吗?现在元门没了,不如我亲自告诉你。你的父母就是被我杀的,嗤嗤嗤……那江修也是我杀的,都是我杀的。”

“咳……”

我咳出一大口鲜血,呢喃道,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“为什么?那就不是你能知道的了!”

李飞天大笑出声,他眉飞色舞地说道:“你妈虽然是个农村妇女,但还真不错。江成,有件事情你不知道吧?你妈在死之前,被我几十个手下轮过,嗤嗤嗤……打晕之后,她立即没法反抗了。那时候我们把你爸绑起来,让他亲眼看着自己的老婆被人玩,嗤嗤嗤……真痛快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