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九章 江成之死(二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畜生!”

听见李飞天的话,我心中大怒,双手用力地撑着地面,忍着剧痛让自己爬起来。那匕首被我带出了地板,我握紧拳头,狠狠地砸在了李飞天的咽喉上!

“咳!”

李飞天被我打得整个人倒在地上,捂着咽喉不停抽搐。人们大骂几声,又是一群人冲上来制服我,几个大汉死死地把我压在地板上,让我动弹不得。

李飞天被我这一拳打得够呛,他好不容易才坐起身,摸着疼痛的脖子。对四周的人们大骂道:“一群废物!一群废物!你们就在我身边,还能让这个小畜生打中我两次!”

“李先生,我们也不知道啊……”有个人小声道,“谁知道这小子这么狠。而且李先生,你确实凑得太近了,后退点吧。”

李飞天艰难地点点头,他爬起身往后退了几步。这个叱咤元门多年的老家伙此时气得脸色铁青。他坐在椅子上,拍着桌子大骂道:“将这小畜生千刀万剐!”

“万万不可!”

江美连忙对李飞天说道:“李先生,现在若是杀了江成,对我们的计划影响可就太大了。还是先联络李唐朝,利用江成逼迫李唐朝打造道器吧。”

“是啊是啊,要是现在杀掉江成,那我们可就前功尽弃了。”

“李先生息怒,江成目前杀不得。等我们先将李唐朝控制了。”

人们纷纷附和江美的话,李飞天这才松了口气,他端起水杯喝了一口,烦躁地说道:“先给这小子一点痛苦瞧瞧,妈的,否则人们还真以为我好欺负了。”

等到这时,刚才那男鬼才熬过了慈悲的攻击,他狼狈地走到我身边,低声道:“让我来。”

人们连忙后退几步,男鬼从桌上拿起一瓶白酒,随后摇摇晃晃走到我身边,低吼着说道:“原本你可以安稳点,是你自己不听话,非要承受这么多痛苦。”

说罢,他立即将白酒倒在了我的伤口上……

疼!

好疼!

我咬紧牙关,用力地握着拳头,努力不叫出声来。李飞天这时候拿出手机对准我,冷声说道:“好好折磨一番,让他痛不欲生,我录像下来发给李唐朝。”

男鬼点点头。他握着短刀坐在我身上,冷笑着说道:“江成,你知道什么是拉罐头么?”

我忍着疼痛,咬牙说道:“垃圾。”

“你现在嘴硬也没用……”他忽然坐在我的腰上。嗤笑着说道,“这拉罐头,就是把刀刺进你的背里,然后划拉一下,像拉罐头那样扯下来。你放心,我刀功很好,哪怕把你后背彻底划烂了,你也不见得会死。”

刹那间,我感觉后背传来一阵难以忍受的剧痛,一个冰凉的东西刺进了我的后背,几乎是一瞬间,那东西就狠狠地划拉了下来。痛得我差点昏过去!

“呜……呜啊!”

我愤怒地低吼着,指甲已经完全刺进了我的手心。那男鬼速度很是迅速,转眼之间,我的后背就被他划了好几刀,李飞天一直用手机摄像头对着我,他颇为不满意地说道:“怎么一点惨叫都没有?再痛苦点。”

“好咧,把盐拿来。”

男鬼大笑一声,立即有高层将盐拿来。此时江美等人都是担忧地看着我。罗巧巧已经转过了身,用力地握着拳头,浑身颤抖。

那盐洒在我的后背,剧烈的酸痛感让人无法忍受,我疼得一直惨叫,男鬼颇为兴奋地大笑起来。此时我满身都是血迹,他说要给我洗个澡,随后用那白酒浇遍我的全身。

李飞天心满意足地将都录了下来。他微笑着说道:“不错不错,这才是我想要的样子。我现在就联系李唐朝,等看见自己徒弟是这惨状,他一定会很有趣,来,把电话号码给我。”

此时,立即有个人从人群中走出来,恭敬地给李飞天递去一张纸。我低吼着问道:“你……为什么会知道他的电话号码?”

“这有什么难的……”李飞天淡然道。“你难道觉得我会随随便便说出手下的名字么?做老大的要为手下保密,这个道理我还是很清楚的。”

说罢,李飞天关掉录像,拨打了一个号码。同时开的还是免提。当那边声音响起来的时候,我心里满是失落感。

因为这铃声,赫然就是李唐朝的手机铃声。

“喂?”

那边电话接通后,传来了令人熟悉的声音。李飞天先是笑了笑,随后说道:“李唐朝,别来无恙啊?”

李唐朝先是沉默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嗤嗤嗤,你不用在乎我是谁。至少在多年前,我只是一个你根本不会正眼相待的小人物而已……”李飞天嗤笑道,“李唐朝,听说江成是你的爱徒。不过他现在正在我这做客呢。”

“我做你妈了个逼的客!”

我忍着疼痛怒骂出声,那男鬼立即又是踹了我的头一脚,李唐朝的声音已经惊慌了许多,他连忙问道:“江成为什么你在你那儿?你到底是谁?”

李飞天笑道:“我是李飞天。你听说过吧?”

“哦,你找我有什么事?还有,江成为什么在发怒?”

李飞天摸着自己的指甲,他平静地说道:“你这不是说笑话么?被人打得满身是血,那当然会生气。”

刹那间,李唐朝立即怒吼道:“你把江成怎么样了!?”

“别说我把他怎么样了……”李飞天颇为得意地说道,“把你的邮箱告诉我,我给你看个好玩的东西。”

李唐朝报出了自己的邮箱。此时李飞天挂掉电话,他点了根烟,很是悠闲地给李唐朝发去了视频。没过多久,李唐朝立即就打来了电话,李飞天接起之后,我听见那边的李唐朝先是怒吼几声,随后他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平静下来: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李唐朝沉默了十几秒,最后叹了口气。轻声说道:“我想……先和自己的徒弟说几句。”

“那当然没问题。”

李飞天将手机放在地上,随后推到了我面前。我忍着疼痛,看着那发亮的手机屏幕,心里的苦楚愈发强烈。我咬着牙。低吼道:“师……师傅……江成给你丢脸了。”

“不要怕……”李唐朝的声音很是温柔,“咱师徒俩只要努力,没有闯不过的难关。”

不知道为什么,此时我感觉鼻子一酸,泪水顺着脸庞流了下来。我喉咙好像肿了一样,说起话来很是颤抖:“你不能救我……你是李唐朝,我可以跪下,你可以跪下。但李唐朝三个字……不能跪下。师傅,徒儿来生为您尽孝。”

“江成,你想做什么,你别冲动,你……”

李唐朝话还没说完,我就用下巴将电话给挂掉了。李飞天顿时沉下脸色,他冷声道:“江成,你还想干什么?”

我睁大眼睛,死死地看着李飞天的面容,低吼道:“我还想干什么?我只想宰了你。出来……出来……出来!不能为我所用,就算是大罗神仙,又有何用处!”

刹那间,我的胸口传来一阵炙热疼痛,那炙热感一下子传遍了全身。疼痛的感觉仿佛是片刻间烟消云散,从未有过的力量让我立即清醒,那原本坐在我身上的男鬼,忽然谨慎地后退几步。

我用手撑着地,缓缓地爬起身。而在我脑海里,一道声音忽地响起。

“三界五行,不在其中,最恨成仙难……”

“难你妈了个逼……”我忍着疼痛,低吼道,“今天,这是我的主场,我的思想,我的身体,我的……仇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