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打到他们同意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过了上午,我就继续在这黄泉路上行走,而我一直将注意力放在江雪和曹大那边。等曹大到达上海后,他第一个去的地方让我有点惊讶,我原本以为他是要办什么事的,结果曹大却是去了李唐朝的那个大宅子。

以往这个有些热闹的大宅子,今天却是很冷清。曹小小坐在后院的一把椅子上一言不发,而看向屋内大堂,李唐朝一脸颓废地坐在一个棺材旁边。曹中站在李唐朝身边,时不时帮他拍一下后背顺气。

李唐朝转头看见曹大回来。苍老许多的他点点头。曹大走到那棺材旁边,这时候我才注意到,棺材里竟然是我的尸体。

我的尸体可谓是面目全非,眼睛已经瞎了一只,身上的伤口看着也很渗人。曹大将手放在棺材上,冰冷地说道:“谁干的?”

“李飞天……”李唐朝轻声说道,“他也死了,我拜托老朋友赶过去的时候,发现人们都死了,到底是谁干的,我也不清楚。江成现在……身上没有半点灵魂迹象。”

曹大点点头,他说道:“我已经算过了,江成被打入十八层地狱,要在黄泉路上走七天七夜才行。还有时间,我准备去一趟黄泉路,把江成给带回来。”

李唐朝猛地抬起头,他那眼睛里满是担忧,还不等李唐朝开口,曹大却是率先说道:“别说那些无聊感人的话,我不是你那个徒弟曹大,是天宗的曹大。”

“我他妈也没兴趣跟你这白眼狼说这么多废话……”李唐朝气得骂了一句,然后他站起身,哆哆嗦嗦地说道,“从小到大都是我养的,现在有能耐了。回来师傅也不叫一句。要不是因为你说要去黄泉路,我现在就把你的脑袋割下来,免得看见就气人。”

曹大冷声道:“老不死的家伙废话太多,我目前有一笔钱,会请西方最好的医生弄一些人造器官。我知道尸体肯定被你弄来了,所以过来看看尸体的残缺程度。如此看来,要个人造眼球就行。”

李唐朝摇头道:“不用找那些洋鬼子医生弄,我自己打造道器给他安上。”

“别给他整这些有的没的,你那些道器终归没人造眼珠舒服……”曹大冰冷道,“一把年纪,不行了就赶紧退休,整天还打造什么道器,收什么阴物,到时候被仇人惦记上了,你这老家伙恐怕要被五马分尸。我前阵子遇见个叫云墨子的,一听说我曾经是你徒弟,人家拼死都想杀我,给我带来多少麻烦。”

李唐朝气得差点一口气顺不过来,他抬起手,一拳头砸在了曹大的脑袋上,气愤地大骂道:“混账玩意儿,要不是我,你早就已经饿死了。”

我看着李唐朝与曹大吵架的场景,忽然没来由觉得心疼。我知道,李唐朝并不是因为曹大说的这番话打他。而是因为被他当做亲生儿子的曹大一直不在身边,让他悲伤不已。

我也知道,曹大并不是真的嫌弃李唐朝,只是想他赶紧退休回去安稳过个晚年。

虽然被李唐朝打了一拳,曹大却如同个没事人一样。他点了根烟。平静地说道:“这次过来还有别的事情,你这老家伙也别藏私了,把好东西给我点,免得到时候我救不回江成。”

“去黄泉路,确实很危险……”李唐朝喃喃一句,也不再与曹大拌嘴,他轻声道,“我去取来。”

“嗯。”

曹大坐在棺材旁边,他看着我的尸体,重重地吸了口烟,轻声说道:“好小子,让白发人送黑发人,是最不孝。等我找到你,非要抽你两耳光不可。”

我又是眼睛一酸,差点掉出泪来。曹大静静地抽着烟。曹中站在他身边不敢说话,等曹大一根烟抽完,他站起身,拍了拍曹中的肩膀,轻声说道:“那老家伙估计没几年活了,平时少出去跑,好好陪在他身边。我知道你喜欢人生刺激点,但小小能耐也不行,老家伙终归需要有人照顾。”

曹中用力地点点头,此时李唐朝又回到屋子。他手里捧着个木盒,只见他将木盒丢给曹大,沉声道:“黄泉路之所以危险,是有三个原因。第一,勾魂使者实力很强。不好惹;第二,违反天道,损阴德;第三,那里会吞噬阴气阳气,正常人根本就活不过十分钟,就会被阳气吞噬干净而死。这是聚阳珠,你佩戴在身上,可以拥有大量阳气,我估计,一小时的功夫。你就会被彻底吸干。”

曹大点点头,将那木盒收起来。此时李唐朝吞了口唾沫,他轻声说道:“要去黄泉路,就要通过鬼门关。平日里你是看不见鬼门关的,只有鬼节才能看见。要不要我帮你打造个法宝出来,虽然……有点费时费力。”

“我已经搞到手了……”曹大淡然道,“等你打造出来,江成早已经在十八层地狱了。就这样吧,我走了。时间宜早不宜迟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李唐朝轻声地嗯了一声,随后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曹大转过身离开,他再次拿起手机打电话,那边才一接通,他就冷声道:“查一下道法宗的江成有没有参加万教大战,如果有的话,让道法宗哪怕接到他的死讯,也千万别将他除名。就这样,只能办好,不能失败,否则你就去切腹自尽。另外帮我联系麦克斯医生,让他赶紧滚到上海来,需要个眼珠。”

说完,曹大又是不给那边任何机会就挂了电话。此时他已经走到大院门口,正要走出去的时候,一直发呆不说话的曹小小忽然站了起来,焦急地叫道:“大师兄。”

曹大停住脚步,他眼神平淡地看着曹小小,就如同在看陌生人。曹小小被这眼神吓了一跳,她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师傅的六十寿辰就要到了,要是有人能为他办得高调一点,估计挺好的。”

“哦,等我把江成带回来,让他办吧。”曹大平静道。

“那你……不来吗?”曹小小害怕地问道。

曹大丢下一句我没空,就直接转身走出了大院。才刚离开院子。他就擦了擦眼睛,又点燃根烟,呆呆地看着天空。

我叹了口气,心里百般不是滋味。曹大的想法我又何尝不懂,他永远是这样,喜欢将很多事情都自己来扛,也不喜欢别人心疼他,就这么封闭着将自己锁在一个小空间里。

不管是哪一个曹大,这性格永远是一样的。

“看来你是真要去了。”

此时,曹大身边又凭空出现了尘埃的身影。她恨铁不成钢地看着曹大,最后还是无奈地叹了口气:“阴气极重的地方已经找到了,不过有些困难,在龙虎山之巅的一个山洞。”

曹大皱起眉头,冷声道:“龙虎山?”

“嗯。就是那曾经将道教最是发扬光大的龙虎山……”尘埃无奈道,“那群老顽固估计不会给天宗面子,占着自己祖师爷曾经是道教掌舵人,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。你要上龙虎山之巅,恐怕有点难。我看他们肯定不会同意。”

曹大似乎是想了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你说的是数百年前辉煌的龙虎山,还是前阵子全教新一代弟子无一人敢上台跟我比试的龙虎山?”

尘埃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说道:“就是后者,这下你惹麻烦了吧,平日里老叫你低调点,你非不听。上次与龙虎山道术交流,早说了要温和点,你非要三招就将他们的大师兄给打残疾了,现在有事要找人帮忙。你说该怎么办?”

我听得目瞪口呆--不过曹大本就是这个性格。

曹大摇摇头,他冰冷道:“我说过要求他们帮忙了?如果这些家伙不愿意……打到他们同意就行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