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一表人才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黄泉路的天空是不会改变的,无论什么时候,那都是一片灰蒙蒙的颜色。说不清时间过去了多久,我只记得一直都在这片道路上缓慢地行走着。我不会感觉到饥饿,但却会有无力感,累得实在走不动路。

我也不记得是几点钟,在这个地方,已经是没有时间了。等我彻底疲惫的时候。无头人终于让我停下来,他拿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让我吃下去。我问这是什么,他说是凝聚的阴气。

等吃下去后,我感觉自己全身又充满了力气,于是继续上路。这样算来,除了上午时间要停下来,我几乎没有任何休息时间。这是我受过最可怕的折磨,而在那十八层地狱到底有什么,这让我更加心慌。

我问过无头人十八层地狱是什么样的,等谈到这十八层地狱后,他的声音立即就变得有些得意:“与十八层地狱要受的苦难比起来,你这简直就算不了什么。等到那后。要先把你的舌头给拔出来,再把你丢到油锅里炸着。而且在第十八层地狱,你是不会魂飞魄散的,只会一直承受着痛苦。”

我听后就觉得心里一阵恶寒。想不到这折磨人的方式竟然这么恶心。此时我看见曹大已经到了一片山脚下,他是先坐动车,随后一路打车到的。这想必就是所谓的龙虎山,我看过之后,也没觉得多了不得,与普通的山差不多。

然而……

山不在高,有仙则名;水不在深,有龙则灵。

龙虎山上,有大教的存在。

曹大并没有从龙虎山旅游正门进入,而是绕到一个侧面,从一条小路上了龙虎山。这小路连绵不绝,有许多个分叉口,一路绕下来,我都看晕了。

终于,曹大走到了一个道观山门,原来这山门隐藏在两条山丘之中。山门前有台阶,数不清多高,看过去仿佛通天。

在这山门前,有一名老者正坐在木椅上颇为悠闲地乘凉,看见曹大过来,他平淡地说道:“前面是私人土地,不得前往。”

曹大根本没用正眼去看那老头,只是冰冷说道:“天宗曹大,拜访龙虎山。”

“曹大?”

老头听后皱起眉头。随后冷笑道:“我当是谁,原来是当初在这里大展身手的天宗弟子曹大。怎么,当初你不是放话说龙虎山徒有虚名,不配让天下道士前往么?现在又来拜访龙虎山。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是天宗精英阁弟子,你见到我,理应鞠躬作揖。”曹大冰冷道。

那老人颇为不爽地呸了一口痰,随后站起身微微弯腰,随随便便地对曹大作揖,不咸不淡地说道:“你有……”

正在说话时,老人忽然变了脸色,一把长刀在他视线里变得越来越大,他惊慌地一屁股摔在地上,而曹大手中的佛陀八千斩已经到了他的面前。

然而,佛陀八千斩停住了,并没有真的砍在老头身上。他明显松了口气。哆嗦道:“你干什么!”

曹大收起刀,冷声道:“一个看门老头,直接禀报一声就是,哪来这么多废话。再与我多嘴,下一刀就砍下你的脑袋。”

看见曹大竟然如此霸道,看门老头一时间也什么都不敢说了。毕竟性命才是人类最重要的东西,他咬紧牙关,随后跑上了山门。原本通报这种事情打个电话就行。我估计这老头现在是根本就不敢跟曹大待在一起。

如果是我估计也不愿意,毕竟直接就拔刀砍人,简直与疯子没什么诧异。

我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,曹大的性格果然是越来越冷了。

曹大见那老头跑上去。竟然不等通告,直接就朝着上面走去,丝毫没将龙虎山的规矩放在眼里。等他走到一半,山门上终于有不少道士匆匆往下跑。手里还都纷纷拿着武器,领头一人怒道:“曹大,你还敢来!”

“手下败将,滚开。”

曹大只是冰冷地说了一句。随后根本就不顾这些人的反应,继续朝着上面走去。那人气得不轻,他咬牙道:“曹大,龙虎山不欢迎你。”

曹大瞥了那人一眼。他平静地说道:“如果我就是要上去呢?”

“你要是还敢往上走,就是无视龙虎山的威严,无视龙虎山的规矩。就是我们一行人将你当场斩杀,天宗也没法拿我们怎么样。曹大。俗话说入乡随俗,既然你来到了龙虎山,就要按照龙虎山的规矩来。”那人咬牙道。

听说那句将他斩杀后,曹大只是冷冷地笑了一下。随后淡然说道:“天宗确实不会拿你们怎么样,只是我师傅恐怕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人们顿时脸色一变,一时间也不敢再向曹大靠近,气氛立即变得很尴尬,却又有一丝剑拔弩张的味道。

“退下。”

正在这时,忽然有一道威严的声音响起。人们循声望去,原来是有个老人已经走下了山门,见到这老人。人们都是恭敬地叫道:“大长老。”

原来这老人,就是龙虎山大长老。

我皱起眉头,在心里细细地想着。龙虎山大长老我是听说过的,当初在天榜上看到过,排在第二十八名,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,如果没记错,我记得他名为张半仙。

曹大毕竟是个聪明人,虽然他对别人的态度很冷淡嚣张,可龙虎山大长老毕竟是前辈,他便对张半仙鞠躬,轻声说道:“晚辈曹大,拜访龙虎山。”

“今晨卦象显示,有朋自远方来……”张半仙平淡地说道,“这不是龙虎山的待客之道,我需要跟你道声歉。只是你这……也不是一个客人该有的态度。”

曹大直起身子也不说话,静静地等待张半仙的下文。那张半仙看着曹大的眼睛,最后叹了口气,说道:“与那位先生,还真是有几分相像。当年我还不是龙虎山大长老。曾经有幸见过他一面,听过他的讲道。只是与他比起来,你却要更加霸道。”

“尘埃说我既然活下来,就要用最是嚣张的态度去面对世人,这样也对得起我父亲的名字……”曹大平静道,“否则苟延残喘,就要让人们看不起了,也是丢了我父亲的面子。”

张半仙微笑道:“可我看你丝毫不在乎。你若是在乎,可会学得彬彬有礼一些。”

曹大反问道:“既然我有这本事,为何要彬彬有礼?”

面对态度高冷的曹大,张半仙皱起眉头。沉声道:“曹大,你并不是你的父亲,地位不够;你不是东方青云,实力不够;而你现在却以如此霸道的态度来到龙虎山,肯定是有求于我们,那你能拿出什么来让我们同意?”

曹大看着张半仙的眼睛,丝毫不逃避他的神色,冰冷道:“我要上龙虎山之巅。”

“那是我们的圣地,是阴气聚集之地,没这么容易上去……”张半仙冷笑道,“说说看,我凭什么让你上去?这是我第二次问你了。”

面对张半仙的刁难,曹大却根本不将他放在眼里:“听说龙虎山开山鼻祖曾经设下过仙缘阵,他说将来若是有谁能通过仙缘阵,就是与他有缘,龙虎山应当满足有缘人的任何要求。”

“你想过仙缘阵?”

张半仙脸上露出个颇为玩味的表情,笑道:“天下大阵,仙缘阵是最玄妙的大阵之一。大阵短短一分钟,但却变化无数,十分困难。陈丁卯闯过,你父亲闯过,东方青云也闯过,你是将自己当旷世奇才了?”

“不是当……”曹大微笑道,“我本来就是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