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七章 别叫大师兄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看着浑身都是血液的曹大,心里无比担忧。

他在干什么?

人家龙虎山大长老已经说的很清楚了,一旦超过五十秒,那直接就是伤魂。伤魂是什么意思?那是连灵魂都会有所损伤!

人之根本,就是灵魂,随后才是神气,再之后才是身体。灵魂最为脆弱,根本就伤不得!

曹大浑身颤抖。他双手拳头握得很紧,口中不时有鲜血流出,那依然已经被染得血红。

张半仙眼里的神色已经完全改变了,如果说之前他有些看曹大不顺眼,那么现在……他看向曹大的眼神,已经全是敬畏。

哪怕他是龙虎山大长老,现在看曹大也是以平等对待。

“时间到了!”

那弟子说了一句,与此同时,曹大的身体忽然就亮起一道白光,人们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这这一幕。等那白光消失后,曹大终于支撑不过,直接就躺在了高台上。

“去将他抬下来。”张半仙说道。

有两个弟子连忙跑上去。随后将曹大给抬了下来,轻轻地放在地上。此时每个人看向曹大的眼神都已经是充满了崇拜,因为……

在闯过仙缘阵的这些人里,曹大不是最有天赋的。但绝对是……最血性的那个人!

“真是年少有为……”张半仙喃喃道,“这家伙的魂魄已经已经损伤严重,将那神药给他喂下吧,他身上肯定还有神药。”

“是。”

有个龙虎山弟子从曹大身上搜出一瓶神药,随后全都给曹大灌下了。人们都不由自主地凑过来看曹大的情况,张半仙让人去打来半盆水,全都冲在了曹大的身上。

被水这么一冲,曹大顿时干净很多,但是那衣服上全都是血迹。他这时缓慢地睁开眼睛,随后剧烈咳嗽几声,将血沫子都咳了出来。

张半仙平静道:“我有两个问题不明白。”

曹大抬起头看了张半仙一眼,而张半仙沉声道:“伤魂的痛苦,简直就如同烈火灼烧的十倍痛苦,你到底是怎么支撑下来的?”

“因为有些事,我必须要做。”曹大的回答很简单,却让在场的人们都陷入深思。

张半仙又忍不住问道:“你说你的想法是上龙虎山之巅,这虽然是难事,但也不是特别男。如果跟你师傅说一声,让他付出点小代价,我们应该就同意你上去了,可为何你要自己跑过来,甚至还要豁出性命闯仙缘阵?”

曹大虚弱地站起来,他冰冷道:“因为有些尊严,不能丢。”

张半仙顿时动容。他对曹大作揖,认真地说道:“我是你长辈,可今天却从你身上学到许多。曹大,龙虎山的弟子们输给你……不冤枉。你要是愿意。我可以送你一句话,对你以后应该有帮助。”

我松了口气,心里也不由得为曹大有些骄傲。果然,按照我大师兄这个性格,他无论走到哪儿,都会发光发亮。

可曹大瞥了张半仙一眼,他的回答让我真是有些气急败坏:“我没兴趣听你说话。”

张半仙一众人也是愕然,龙虎山弟子们都露出愤怒之色,而张半仙却突然哈哈大笑:“没错,这才是你的性格。倘若你愿意听我说一句,那可就不是你了。曹大就是曹大,估计全天下就你这一人。”

“现在。我能上龙虎山之巅了么?”面对张半仙的感触,曹大只是冰冷地说道。

张半仙点点头,他丢给曹大一块令牌,淡然道:“去吧。”

“多谢。”

曹大接过令牌,立即就朝着龙虎山上小跑起来。此时我有些忍不住激动,既然曹大现在要来龙虎山之巅了,那是不是说明……我快见到他了?

我吞了口唾沫,心脏扑通扑通直跳。

“嗯?”

此时无头人颇为惊异地说道:“你好像心情畅快起来了?”

我惊愕道:“这你都知道?”

“你的阴气波动比较大。”无头人淡然道。

我笑了笑。随后解释道:“我看见我媳妇洗澡了。”

“哼,垃圾!”

那无头人立即又是抬起手,一鞭子抽在了我的背上,催促我快点走。我心里忍不住大骂起来:妈的。等我大师兄来了,到时候老子一定要把你的脑袋给割下来。不对……这家伙没脑袋,那到时候我就将他弄得魂飞魄散。

曹大一路朝着龙虎山上方走去,他又来到了一道山门。那山门前有人在把守,见到曹大,其中一人直接喝道:“龙虎山重地,闲杂人等不得进入。”

曹大从口袋里拿出令牌。这些人一看令牌,立马就放行了。此时曹大冲到山顶,快速找到一个山洞走了进去,就仿佛有人在为他引路。

这山洞很奇怪。明明现在不是冬天,里面却已经结了冰,甚至曹大在这山洞里呼吸,都能哈气成冰。

这儿……莫非就是阴气极为强盛之地?

我不由得更加激动起来。此时曹大拿出那个黑木梳,滴了一滴血液在上面,刹那间,黑木梳上忽然就冒出了很多黑气。这些黑气慢慢凝聚在一起。竟然变成了一个门的轮廓。

这门很是恐怖,轮廓上时不时有一个人头浮现,还会发出哀嚎声,那哭声让人头皮发麻。

“嗤嗤嗤……”

在门的上方,有个人头忽然出现,变成了一个老头子的模样,老头子皱纹很深,牙齿也缺了一大半。它张开口,嗤嗤笑道:“你想进来?”

曹大冷声道:“是。”

那老头子忽然发出怪异大笑,而门内的哭声一下子更加强烈。那老头大笑道:“想进鬼门关的人,都要奉献出东西,否则别想进来。要是没我的同意,你只能永远在外面站着。”

“哦,你想要什么?”面对老头的话语,曹大却是完全不在乎的样子。我甚至感觉,现在好像已经没什么东西能让曹大觉得惊慌了。

老头很是贪婪地看着曹大的身体,他啧啧道:“你那耳朵很漂亮,给我一只好不好?”

我听得心里一惊,忍不住瞪大了眼睛。这该死的老家伙,耳朵怎么可能给他!

“好。”

可让我惊愕的是,曹大竟然直接抽出佛陀八千斩,只见一阵刀光闪过,他的左耳竟然直接掉落了下来。老头看见这情况,立即哈哈大笑,而这黑门的中间的雾气也是在淡淡散去,就好像多出了一个通道。可里面的通道,却是一片荒芜大地。

我呆呆地看着这个场景。甚至一时间也忘记继续走路。那无头人气愤地用鞭子抽了我好几下,我都没继续走。

曹大……这么坚决,就把自己的耳朵砍下来了?

我转过身,看见不停用鞭子抽打我的无头人,可我却没在乎他,而是忽然往回走去,眼巴巴地看着我之前来的地方。

我的腿很是疼痛,可不知道为什么。此时我心里却是有一种更加疼痛的感觉,促使我忍不住快走,甚至忍着剧痛,朝着来的方向跑动起来。

无头人怒道:“江成!你是不是想要魂飞魄散!”

我看着前方。继续较快地跑动着,呢喃道:“他来挽留我了……”

“啊?”无头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。

在我来的那个方向,有个人影渐渐出现。他手执长刀,跑起来犹如猎豹一样迅捷。无头人见状,立即惊呼道:“什么人,竟然连黄泉路都敢闯!”

真的是……曹大。

我吸了吸鼻子,一把抓住无头人的鞭子,对着前方大吼道:“大师兄!”

“别叫大师兄……”

曹大急速跑到我前方数十米处,佛陀八千斩忽然出鞘,化为一道靓丽的虚影。而他的脸上,却终于露出个我这几天一直没看见的温柔笑容:“叫哥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