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九章 相煎何太急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其实我知道自己不会有太大的危险,就算我到时候逃跑,想回去的时候也可以请元奴帮个忙,把我给带走。可问题是这样太麻烦元奴了,我不想有点小事就叫他,而且有句老话说得好,躲得过初一,躲不过十五,该来的还是会来。

正好我也想看看,到底是什么大人物想见我。我估计应该不是想杀我的,如果真是要杀我,这大人物连钱雨欣都能指挥。何必还需要等我过来呢?他应该只要随便耍点手段就能弄死我。

我顺着这小路往下走,不知道为什么,下面的路越走越黑,甚至黑得伸手不见五指。空气仿佛比之前还要冷了一些。我看向地面,却发现这地面一片漆黑,根本就看不见自己的脚。

而在之前,月光还是颇为明亮的。

怎么回事?

继续走下来,我看见前面有绿光闪动,等凑近了,我才看见那竟然是一个算命摊子,有个男人正坐在算命摊子旁。可这男人我并不认识。

这男人长相很是平凡,属于那种丢在人群中绝对找不出来的类型。此时他穿着一身长袍,戴着个墨镜,真有点像是电视里民国时期那种算命先生一样。

在算命摊子上。还插着一根白旗,上面写着三个打字:算天下。

他忽然对我招招手,我吞了口唾沫,加快脚步走了过去,心里却是忐忑得很。

这家伙到底是谁?我心里第一反应就是,我有没有得罪过这样的人,因为我得罪过的仇家实在太多了。

我走到算命摊子前,没来由觉得一阵寒冷。这算命摊子就仿佛是个制冷的冰箱,正在往外输送着冷气。男人看向我,那墨镜是半透明的,我能看见里面的一双小眼珠。他让我伸出手,我只好将手伸了出来。

此时他缓慢地将手伸向了我的手,我下意识要抽回,却听见他轻声说了一句:“别动。”

突然间,我的身体就好像被无数根线扯着一样,愣是没法动弹。这情况让我目瞪口呆,而他仔细地看着我的手心,随后摇头说道:“苦命娃。”

我忍住哆嗦,小声道:“先生,我们认识吗?您找我有什么事?”

他放开我的手。随后就这么坐了下来,可他身后明明什么东西都没有,就是这么虚空坐着。

这个家伙……恐怕不是人。

“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的名字……就叫算天下。”男子笑了笑。露出一口黑牙,看着有一丝阴冷的感觉。我一向不太喜欢这种打扮的人,给人的感觉很诡异。

“我知道你心里肯定觉得很疑惑,为什么要叫你过来,还有我到底是谁……”男人淡然说道,“严格来说,我们根本就不认识,也没有任何恩怨。当初我是华宏手下的五大鬼奴之一,只是等华先生失踪后,我就成了闲云野鹤。”

五大鬼奴!

我连忙激动道:“自己人!”

算天下却平淡道:“别跟我攀关系,我已经知道曹大是华先生的儿子,但我对他不感兴趣。五大鬼奴里。我算是最不忠心的那个人,华先生忽然失踪,其实我还挺高兴的,至少算是恢复了自由之身。”

我顿时心里一阵无奈。如此看来并不是自己人,我疑惑道:“那你为什么忽然要见我?”

“为了……借一样东西。”算天下平静道。

跟我借东西?

我一下子觉得莫名其妙,我身上能有什么厉害的东西,也就是个黑龙,慈悲,七生七灭浮屠决……妈的,这样一算,我身上的好东西还真不少!

算天下微笑着跟我说道:“你不用想着在我面前说谎。我既然名为算天下,就代表任何事情都能算出来,而且从来没算错过。我这次过来,就是为了跟你借七生七灭浮屠决。”

果然是借这玩意儿!

我吞了口唾沫,小声道:“你借这东西干什么?”

“秘密,但我绝对会还给你……”算天下平静道,“我身后有个更厉害的大人物,他需要用到七生七灭浮屠决。但你放心。我和他都会将这件事情保密,而且我们没有任何恩怨,甚至我算了一下,以后这也对你只有好处,没有坏处。”

我问道:“那什么时候还给我?”

算天下淡然道:“少则一天,多则五天。当然,东西我也不会白借,我可能跟你说说,这七生七灭浮屠决的渊源,也许跟你身上的血仇有关系。”

我皱眉道:“你说说看。”

算天下忽然手一翻,一根烟枪就这么出现在他手中,他缓慢地抽着烟。将事情娓娓道来。

他说,天下佛道两教,各占千秋。可自从唐朝以来,佛教便占了大头。随着道士组织一个个陨落,道教甚至有灭绝的可能。当然,这里说的佛教和道教,是类似于我们这种实战派,并不是在寺庙道观里念经的那种。那种是文化派。一个宗教,靠实战派保护自己,靠文化派发扬光大。

当道教即将抬不起头的时候,终于有几个庞然大物不再坐视不管。门下弟子出来替天行道,为道教力挽狂澜。这些庞然大物到底是什么,算天下并没有跟我说,但他却提到了一个势力:江家。

听见这里。我忍不住说道:“原来我跟曹大一样,也是有背景的人!?”

算天下毫不留情地打击道:“拉倒吧,人家曹大那才叫背景,你严格说来,跟那江家的关系差到十万八千里去了。”

我顿时叹了口气,让算天下继续说。

江家,是一个超然的道士家族,它与东方家这种家族差不多。但问题是江家的强大远不是东方家能比拟的。这种远古家族,平日里都是隐藏于世间,他们致力于发展家族,并不参加外界的斗争。

于是乎,这类家族永远都在修炼和赚钱,自身的实力也越来越强大。但问题是,他们不会随随便便插手道士界的事情,否则会引来其他道士组织们的警惕。当然,那也只是警惕,因为哪怕是天宗和青衣门,也要让江家三分。

而这七生七灭浮屠决,就是江家的秘典。

江修把黑色佛珠交给我的时候。他并没有说出佛珠真正的来历,是因为怕我承受不了。而算天下能算天下事,而且活得久知道的也多,他告诉我,之所以江修会有七生七灭浮屠决,是因为数十年前,江家出了一个叛徒。

那个叛徒,就是我的爷爷江爱海。这个我当然是不清楚的,因为在我出生之前,我爷爷就已经去世了。

算天下说,江爱海只是江家一个偏门直系子弟,他偷了七生七灭浮屠决,想要自己开宗立派赚大钱。结果他本事不行,而且早早就驾鹤西去,便将七生七灭浮屠决藏在黑色佛珠里。而江家因此大发雷霆,发誓要把七生七灭浮屠决给找回来。

听到这里,我皱眉道:“那我的父母……是不是江家杀的?”

“这不可能……”算天下摇头道,“毕竟都是江家人,他们没必要杀自己的远方亲戚,人都是有血有肉的。你的父母是别人所杀,我暂时算不出来,当然算出来也不会告诉你,我只是告诉你七生七灭浮屠决的来历。”

我又问道:“那若是让江家的人知道我有七生七灭浮屠决,会对我做什么?”

“若是你是曹大那种精英,他们也许会不计前嫌,将你收入江家族谱……”算天下笑了笑,“但我算了一下,发现你天赋烂,本事差,如果让他们找到了,估计会把你带回去,将你囚禁到死的那一天。没办法,江家的秘典不能让人知道。”

我顿时觉得头皮一麻,这父母的事情我还没解决,就无意得知自己还有个需要万分警惕的庞大势力!

本是同根生,相煎何太急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