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二章 摆擂台的女强人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道法宗与阴阳堂,向来都是势不两立的。要不是因为上次我确实震撼到了张凡,恐怕早已经死在古墓里。

这一次依然是由张凡在带队,一行人正朝这个乱石滩走来。曹大沉声道:“这下要遭,肯定会被他们发现,这个迷乱阵摆不下去了。”

“别把我当成你这种蠢货……”云墨子淡然道,“我只需要略施小计,就能让他们无法看见和听见铁块宗那些人的动静。等着就是。”

曹大瞥了云墨子一眼,随后也没说什么。这时,云墨子拿出一张黑色的道符,快速画了几笔后,就贴在了石头上。

阴阳堂依然如从之前一样喜欢靠人多取胜,他们这足足有二十多人。看见这个乱石滩,张凡笑道:“这是个好地方,到时候我们就在这儿躲着,等有人过来了,立即就进行偷袭,你们看怎么样?”

“还是队长聪明。”

“这是个好办法,金不换!”

人们都纷纷附和。这些人果然没看见里面的情况,纷纷往这里走来。曹大这时候有点动容,他沉声道:“是有两把刷子。”

“问题就在与你们……”云墨子说道,“这样合起来。人数差不多要有三十了,可我们现在人数太少,怎么与他们对抗?”

我皱起眉头,这确实是个麻烦的问题。虽然我们这的人能打,但也不排除他们里面会出现能打的。对于我来说,杀多少敌人是次要的,死一个队友就会让我心里很不舒服。

曹大想了想,随后说道:“你说,只要有你在,这些人绝对走不出去,是不是真的?”

“那当然……”云墨子理所当然地说道,“你以为我是谁,只要我认真对待,这里别想走出一个人。”

曹大点头道:“好,我们就负责偷袭,将里面的人慢慢暗杀干净。这可能会花费不少时间,你们注意点,一旦有人靠近,就立即通知。”

陈海平说了句好,而曹大这时候正要下去,我急忙拉住了曹大,纳闷道:“真去?”

“那还能怎么的?”曹大问道。

我摇摇头,认真地说道:“我不是说过了吗?最适合自己的,那才是最好的。干嘛冲进去跟他们厮杀。自己可能还要遇到危险,让我来就行了。铁块宗防御力太强我对付不了,但阴阳堂的人,轻轻松松。”

“你?”

大家都是疑惑地看向我。而我一溜烟跑下去,取下了白鹭弓搭上弓箭,对准了刚走进迷乱阵的阴阳堂那些人。

“奇怪,这儿怎么有块石头,刚才在外面看着是这样的吗?”

“我们好像迷路了。”

“怎么可能,这种地方也会迷路?”

人们都是纳闷地说了起来,而我松开弓弦,立即有弓箭飞了出去。只是转眼间,就刺进了一个阴阳堂弟子的脑门,他立即一声不响地倒了下去。看见这情况,阴阳堂的人们都纷纷叫了起来,我则是不慌不忙。快速地拉着弓箭。

这些人可不是铁块宗,他们就是普通的血肉之躯,在我这弓箭的攻击下,阴阳堂的人们纷纷倒地。人们哭喊着求饶。那张凡则是躲在一群阴阳堂弟子的中间,他吓得脸色苍白,大吼着说道:“是谁?快出来,我们认输了,我们退赛!”

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果然这些人就是一群乌合之众,上次也是靠着人多偷袭我们。这张凡比起赵良,实际上可要弱不少。

这个时候。我们耳边忽然就传来了一道苍老的声音:“得饶人处且饶人,既然已经退赛,就莫要再下杀手。”

这声音不知是从哪儿传来的,我估计很可能是万教大战的监督者。就放下了白鹭弓。此时云墨子拍了拍石头,那些阴阳堂的人立即就走了出来,等看见我们,张凡瞪大眼睛,不敢置信道:“江成!”

我看着张凡,微笑道:“张先生别来无恙,把你们的令牌交出来吧。”

他恼羞成怒地瞪了我一眼,说有种等回去了给我好看。随后他们纷纷拿出令牌丢过来。我一看真是傻眼了,阴阳堂二十个人竟然全是青龙令牌。那张凡呸了一口,低声骂道:“真扫兴,刚碰见个变态狂就又遇见你。”

我微笑道:“张先生,你还是比较适合在那种穷乡僻壤的地方靠着人多欺负人,万教大战这种事情,你就想都不要想了,免得过来丢人。”

他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。咬牙道:“江成,你别太自以为是,有种去戈壁滩东边,那里高级令牌多得很呢。”

“令牌多?怎么回事?”

云墨子这时候站起身问了一句。张凡先是说了句关你屁事,随后一看是青衣门的人,他连忙改口说道:“在戈壁滩东边,忽然有个人摆起擂台,说公平战斗,输的人留下令牌。等我们路过那的时候,他已经得到了好几个令牌,其中有两个是朱雀令牌的。”

我们听得都是有些惊讶,这人怎么这么嚣张?

在万教大战里摆擂台,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说他有很多令牌,让大家赶紧来抢夺吗?

面对云墨子,张凡那嘴脸很恶心。他满是讨好地跟云墨子说,现在东边已经有很多强者在那摆擂台了,说到底就是朱雀和白虎阵营的人,不甘心自己的令牌被一群乌合之众群体袭击带走。所以想来个干脆利落。

方亚楠这时候已经解决了几个铁块宗的人,她抬起头看向曹大,问怎么办。

曹大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,他说道:“这种破令牌,拿一百个才比得上一个朱雀令牌或白虎令牌,我们也去东边看看。青衣门的,你们去不去?”

云墨子与飞雪道人都是看向了陈海平,那陈海平很是认真地思索一会儿。他忽然问道:“铁块宗身上的是什么令牌?”

“都是青龙令牌。”方亚楠淡淡地说道。

“走吧,这样下去恐怕无法获得名次。”陈海平站起身拍拍屁股,直接跳下了石头。

我们意见全都相同,就纷纷决定去戈壁滩的东边。临走的时候,孔蝴蝶将道符都收起来了,她还很兴奋地问云墨子很多技巧。云墨子这人也老实,通通大方地跟孔蝴蝶说了,气得飞雪道人和陈海平翻了好几个白眼。

来到戈壁滩的东边。这边人数明显多了不少,但大部分都是围聚在那看热闹的。我们疑惑地走过去一看,只见在人群中央有个擂台,两个人正在那打得火热,这两人都是擅长近身战的道士,分为一男一女,那个男道士的身上已经满是血液。

而我和曹大一看,顿时都傻眼了。

那女道士上身穿着运动背心,下身是一件休闲短裤,手里拿着把巨大的大刀,正将那大刀耍得虎虎生风。

可是这个女人--不正是分别已经有一段时间的孙尚香吗!

那男道士终于忍受不住,重重地倒在了地上,再也没力气爬起来。孙尚香将大刀插在地上,她环顾四周,喘着气,随后大声吼道:“下一个,谁!来个更能打的行不行,一点挑战性都没有!”

她话一说,人们都纷纷后退了几步,就好像很害怕这个女人。我无奈地看向了曹大,此时我的眼神很明显:这就是你喜欢的女人。

而曹大看了我一眼,他叹气道:“别那样看我,要不要去打个招呼?”

我看着正享受战斗的孙尚香,最后认真地说道:“等打完再说吧,这丫头打起架来太可怕了,那大刀要是不小心砍中我,脑袋都没了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