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六章 这群弱者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孙尚香的话,我下意识就选择了不相信,这世上哪有人这么厉害,一打百,以为自己是增强了十倍的叶问吗?

此时孙尚香却是拿出手机,很认真地拨打了一个电话,等那边接通后,孙尚香就快速说道:“老公。有人欺负我,快点来帮忙。”

老公!?

我立即就看向了曹大,此时他的脸色有点不好看,我也能理解。以前喜欢的女孩忽然就有了老公,这是很多男人都会觉得不舒服的事情。

孙尚香这时候快速说了一遍自己的地点,她挂掉电话,说老公很快就过来。我其实有点松了口气,不管那人到底是不是孙尚香的老公,不管是不是真能一打百,无论如何,都有人愿意来帮忙了嘛。

原本我们以为要等一段时间,谁知道才过去短短两三分钟不到。一声怒喝就忽然响了起来:“放开香儿!”

来了?

我们都是下意识循声望去,而那浓烟滚滚,让人根本就看不清楚。陈海平这时候说道:“既然有人来帮忙了,那我就将甲虫护盾给撤去。一起加入战场如何?”

人们都纷纷说好,陈海平这时候说了声解,刹那间,黑色甲虫都纷纷离去,原本坚固无比的甲虫护盾瞬间崩塌,那浓烟一下子飘向天空,我们也看见了现在的情况。

只见在那人群之中,多出了一个穿紫袍的英俊年轻男子。他正手拿着一把长剑,冰冷地看着众人。

这……才来一个人?

“敢多管闲事,杀!”

之前那叫嚣最厉害的男人立即吼了一句,当人们聚集在一起干某件事情的时候,都会变得比较有干劲,所以当那男人一喊出杀的口号,大家也都纷纷抽出兵器,朝着紫袍男人冲去。

紫袍男子却是站在原地,不慌不忙地用手指弹了下长剑,轻声道:“君不见,黄河之水天上来,奔流到海不复回。”

刹那间,我清楚地看见一股能量波动从紫袍男子的长剑上爆发而出,那是一道黑雾,却如同海浪一般汹涌,冲向了这些袭击者。见到这黑雾海浪,人们都是脸色一变。纷纷用手中的兵器抵挡,可却没有半点用处,纷纷被撞得倒飞出去!

男子此时脸色平静,继续吟唱道:“君不见。高堂明镜悲白发,朝如青丝暮成雪。”

那原本汹涌的黑雾海浪忽然分散开来,竟然化为了数百数千条白色长丝,将这些人纷纷捆住。人们惊叫着要挣脱,却被细小的长丝割出了一道道血痕,也奈何不得。

这是……什么奇异的道术?

“妈的,甩兵器!”

“对!砸死他!”

在这极为悲观的时刻,人们甚至想到了放弃自己的兵器,纷纷朝着紫袍男子砸去。明明就要面对数十个兵器砸过来的危险,紫袍男子却依然平静,只是脸色看着明显要冰冷了几分。

他将长剑舞了一圈,这些长丝竟然化为护盾。帮他抵挡住了兵器的攻击,而男子沉声道:“人生得意须尽欢,莫使金樽空对月。天生我材必有用,千金散尽还复来!”

“轰!”

那一条条细小的长丝。竟忽然就炸裂开来,犹如天空下雨,却又那般暴躁。

人们被这“磅礴大雨”溅了全身,那竟然犹如飞镖一般。瞬间见血,让人惊得目瞪口呆。

其实,我感觉紫袍男子并不是在杀人,而是在舞剑,是在完成一门艺术,让人叹为观止,流连忘返。

而他口中念出的《将进酒》,却也犹如天籁之音,直击到人心里。这一幅画面,注定会让人长久记在心里,甚至一辈子都不会忘记。

“烹羊宰牛且为乐,会须一饮三百杯。岑夫子。丹丘生,将进酒,杯莫停。与君歌一曲,请君为我倾耳听。”

那无数“雨点”再次凝聚在一起,我正在想会变成什么模样,却发现竟然都纷纷回到长剑上,此时还能站着的人们只剩下一半了,其他人则是躺在地上十分狼狈。

“怎么办啊……”有个人惊慌道。“这家伙太强了,我们跑吧。”

之前叫嚣最厉害的男人怒道:“怎么能跑,多少朋友就这么倒下了,若是不帮他们报仇,那活着也没意义,上!”

悲壮。

我脑海里忽然浮现出这个词,但所谓的悲壮并不是给这些人,而是给那个男人。

我甚至觉得。李白的这首《将进酒》,就应该是让这样的男人吟唱出来。

人们再次冲向紫袍男子,但他们的眼中已经多出了一丝恐惧,这场战斗已经变得狰狞。

面对这些人的攻击。紫袍男子却是平静地说道:“下半首,你们不配让我吟唱出来,破。”

忽然间,长剑再次爆发出了一道汹涌海浪。只是这次海浪已经变成了白色,极为狂暴地朝着这些人席卷而去。我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见一声惨叫,这些人已经纷纷倒在了地上。再也站不起来。

“注意看……”陈海平这时候低声说道,“这些人都没有死,只是受了重伤。照理说这等攻击,很可能会不小心杀死一两个人。可他却能控制得这么好,可以看出这个男人的实力不止是我们看见的这么简单。”

我呆呆地看着紫袍男子,不知道为什么,眼睛有点湿润了。忍不住落下泪来。

在我脑海里,忽然莫名其妙地想到,当初李太白写将进酒的时候,是否也是这般可悲可叹。

半首《将进酒》,让人痴迷一生。并不是因为诗词本身,而是因为这个男子的吟唱。

“用古诗来杀人,我可是从来没听说过……”云墨子皱眉道,“到底是哪个流派的?”

陈海平摇头道:“应该没有这么强的门派,不排除是某个隐藏的世外高人培养出了这么一个怪物。你的师傅不也是隐藏着么,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能见到这等强者,也是幸运。”

我们都是纷纷点头。陈海平说得很有道理。此时男人走向我们,他第一件事情,就是关切地对孙尚香说道:“香儿,你没事吧?”

孙尚香摇摇头。微笑着说道:“谢谢你了。”

“与我客气什么……”紫袍男子揉了揉孙尚香的脑袋,眼里满是爱意,温柔地说道,“只要你没事就好。”

孙尚香拨开紫袍男子的手,害羞地说了句讨厌。随后她转过身,为我们介绍道:“我来介绍一下,这是老公。”

“我们知道他是老公……”我无奈地说道,“那名字叫什么?”

孙尚香顿时害羞地说道:“别听错了,不是你们想的那个老公。而是牢弓,这是他的道号。牢狱的牢,弓箭的弓。”

我们恍然大悟,原来刚才是听错了,这并不是孙尚香的丈夫。

我这时候转头看向曹大,小声说道:“哥,怎么办啊,这牢弓好像比你厉害多了,而且好像很疼孙尚香。看见刚才他打架的本事没有,完完全全透露着一种才高八斗大男人的感觉啊。”

曹大很是悲哀地看了我一眼,他眼神之中明显有一丝不甘心,我可以听见他很小声地说道:“江成,你变了。”

我无奈道:“我才没变,只是说句实话而已。我说哥啊,你要认清现实,人家确实把你甩出了十几条街,妥妥的。”

这个时候,陈海平朝牢弓伸出手,感激地说道:“刚才多谢你了,救命之恩,没齿难忘。”

令人惊讶的是,牢弓却没和陈海平握手,反而他转过身,平静地说道:“走吧,别跟这群弱者站在一起,丢人现眼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