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合伙的云墨子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听见牢弓的话,我们都是脸色一变,心里很是不舒服。这家伙怎么能这样说话呢?

确实,他是很厉害,但我们这里也没有泛泛之辈。

打架厉害就很强了吗?

像之前血斗门的那些人,他们打架也很厉害,但能算强吗?明显不能。

我们是道士,又不是什么角斗士。道士的强弱是按照综合来算的。要说超过我们这队伍的道士队伍,应该是根本找不到的。人数虽然少,但从道术到实战,几乎都是样样俱全,样样精通。

所以牢弓的这段话,让人觉得心里很不舒坦。

孙尚香也是尴尬地瞪了牢弓一眼,她埋怨着说道:“不准这样说我的朋友们。”

“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全……”牢弓温柔地说道,“若是你一直在我身边,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。”

孙尚香倔强道:“那你也不该这样说我的朋友们,他们都是好人。之前我差点被袭击,根本来不及找你帮忙,是他们救了我一命。现在还是因为我害得他们也差点被杀。你非但不帮我一起感激也就算了,还这样埋怨他们。”

“事情竟是这样?”

牢弓惊讶地说了一句,随后他转过身,用一种仿佛看垃圾的眼神在看着我们。很是平淡地说道:“喂,谢了。”

我们都是瞪大眼睛,我低吼道:“这家伙也未免太将自己当一回事了,简直比曹大还要曹大!”

“江成,你这么说我就不高兴了,比曹大还要曹大是什么意思?”曹大有点不痛快地问道。

方亚楠也是冷声道:“这么曹大的人,我还是第一次见到。”

曹大咬牙道:“都想切腹自尽去了是吧?你们通通给我切腹自尽去!”

陈海平摸着下巴,呢喃着说道:“被这么曹大的人鄙视,心里难免觉得不舒服呢。”

孔蝴蝶沉声道:“真想让这个家伙见识见识我们的厉害,最讨厌看见这种曹大的人。”

“好!可以!如果你们要把自大说成曹大,那你们就只管继续吧,我就是这么自大的一个人行了吧……”曹大终于把持不住平日里高冷的样子,他满是烦躁地说道,“通通都给我切腹自尽一万次赔罪啊,你们这群混账。”

面对我们的话语,牢弓微眯着眼睛,他冷声说道:“已经给你们道谢了,还留在这里是干什么?想要我给你们奖励是么?我懂了,估计你们的想法,就是地上的这些令牌。”

我冷笑道:“这些令牌,是你杀掉之后得到的,我们不会跟你抢。只是有句话必须告诉你,做人不要太曹……哦不,做人不要太自大。否则一旦吃了苦头,那难过的也是自己。”

“让我吃苦头?”

牢弓瞥了一眼我们,他淡淡地说道:“你们这群家伙若是能让我吃苦头,那还真是有意思了。我很想尝试一下,你们这些弱者的反扑。”

“牢弓,你够了啊!”孙尚香跺了一下脚,她气恼地说道,“不准再这样说我的朋友们!”

牢弓连忙温柔道:“香儿,我真是怕你被坏人给欺负了,你看看你,总是傻乎乎的可爱模样,难免会被坏人给盯上。”

孙尚香不开心地说道:“那他们也是我的老朋友,你不用再多说了,我很累了,要回安全地点休息。曹大,江成,我们一起回去吧?”

这时候我们也有点疲惫,就纷纷点了点头。孙尚香像以往一样。跟个小麻雀似地跑到曹大身边,欢快地走在这戈壁滩上。曹大虽然刚才被我们弄得很气愤,但对待孙尚香,他依然是很温柔的:“香儿。你最近过得怎么样?”

“谁允许你叫她香儿了……”这个时候,牢弓忽然有些不痛快地说道,“做人要有廉耻,别动不动就自己凑上来装熟人。你叫她香儿,她同意么?”

孙尚香直接无视了牢弓的话,她开心地与曹大说道:“当元门总部出事后,我爸爸给我打电话,说接下来元门肯定会有大麻烦,让我先回去躲一段时间。正好那时候来了个很厉害的伯伯,他很喜欢我,就把我收为徒弟了,而牢弓是我的师兄。你们别介意啊。牢弓其实不是这性格,就是师傅说出门在外一定要凶悍,这样才不会被人欺负。”

我恍然大悟,难怪之前孙尚香的性格完全转变,从一朵温柔的小花变成了恐怖的女汉子,原来都会伪装出来的。这不,在曹大身边,她依然是那个乖巧可爱的模样。

我这时候忍不住凑近曹大。在他耳边小声说道:“哥,别忘了你在天宗还有个女朋友,这么善良可爱的女孩,就别欺负她了。”

“什么女朋友……”曹大小声跟我说道,“那只是玩的比较好的男女朋友而已,那是成年人的游戏,你不懂。”

我顿时瞪大了眼睛,想不到曹大竟然还会做这种事情。不过我感觉也正常。冷曹大本来就有点好色,而且我觉得,现在的曹大,好像是冷暖曹大结合在一起的感觉。

曹大这时候伸出手。温柔地摸了摸孙尚香的头,笑道:“既然你过得好,那就怎样都好。”

“把你的脏手拿开。”牢弓忽然低声说道。

面对牢弓的威胁,曹大不甘示弱。他看向牢弓,冷笑道:“如果我不同意,你又能拿我怎样?”

“那你是想练练?”牢弓将手摸向长剑剑柄,冷笑着说道。

曹大也摸到了佛陀八千斩的刀鞘。低吼道:“试试?”

我一看两人要打起来了,连忙打圆场说道:“好啦好啦,都是自己人,不要闹得这么僵嘛。牢弓先生。你们的师傅是谁啊,能教导出你这么厉害的弟子,那他一定很厉害吧?”

牢弓淡然道:“师傅交代过,出门在外。不能说出他的名讳。”

我疑惑道:“那你之前那个道术是怎么回事,明明是在吟唱古诗,却能拿来攻击人,让人觉得奇妙不已。”

牢弓哼了一声,很是高傲地说道:“我为什么要告诉你?”

“我去你大爷!”

曹大彻底被牢弓给激怒了,拔出佛陀八千斩就要干架,而牢弓也是不甘示弱地摸向了剑柄。大家连忙都上来劝架,好不容易才劝住了。

牢弓很是烦躁地瞥了曹大一眼,低声说道:“癞蛤蟆想吃天鹅肉,就你那货色,在泡香儿之前,怎么不想想自己是什么成色?”

我觉得牢弓这话说得有些过分了。正想说他几句,谁知道在这时候,有一只手却忽然搭上了牢弓的肩膀,这时候我仔细一看。才发现竟然是云墨子那小子!

“是啊是啊……”云墨子很是不耐烦地说道,“你看他那玩意儿,怎么看都是个小白脸,一点本事都没有。还拿把刀装酷,他要是这么厉害,之前怎么还会被人打得躲起来需要你帮忙,我呸!”

牢弓听得连连点头:“而且虽然是小白脸,长得也不怎么样嘛。”

“那当然不怎么样啦,哪像我俩啊……”云墨子拍了拍牢弓的胸口,他嬉笑道,“你看我俩都是浓眉大眼,再看那家伙,我的天……他竟然是丹凤眼,他以为自己是关公吗?好好笑哦。”

牢弓这时候听得高兴,也搭住了云墨子的肩膀,他大笑道:“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啊!想不到平凡人之中,还隐藏着你这样的高手。”

“哪里哪里,在打架这方面,我确实远不如你,但对于这个家伙,我们的态度是一致的。”

云墨子说完,他们两人都是看向曹大,然后往地上吐了一口痰,异口同声地说道:“我呸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