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八章 生灵涂炭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曹大现在的处境,很危险,也很尴尬。

原本他跟云墨子就互相看不顺眼,但好歹他并不怕云墨子,但现在牢弓可谓是全心全意加入了云墨子的阵容,在兑换令牌的时候,他俩就忍不住对曹大嘲笑了。

我们这次,一共得到了六个朱雀白虎令牌。五十五个朱雀玄武令牌。曹大在分发令牌的时候,他认真地说道:“做人做事,要讲究公平。我们虽然是一伙的,但也不能平分,否则这样就跟以前吃大锅饭没什么区别。我的想法是,这一次云墨子,我,陈海平,江成,方亚楠都出了大力,所以我们每人各得一个朱雀或玄武令牌。至于剩下的一百五十五分,由孔蝴蝶和飞雪道人平分。先暂时给孔蝴蝶一个令牌,之后孔蝴蝶补齐分数差距给飞雪道人,没问题吧?”

曹大的这个想法,绝对是足够公平的。没有任何偏袒的意思。大家也都是纷纷点头,觉得这件事情很公平。

“你看你看,他竟然好意思给自己分一个朱雀令牌耶……”云墨子却是戳了戳牢弓的肩膀,他用那种不大不小刚刚好能让我们听见,而且充满鄙视的语气说道,“这怎么好意思啊,就因为自己拿着把刀,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吗?我怕真是看不惯他这种明明很弱还要装老大的态度,呸!”

牢弓也是连连点头道:“是很不要脸,我第一次看见,呸。”

曹大愤怒地看了两人一眼,但最后什么都没说,开始分发令牌。云墨子这时候却是很得意地跟牢弓说道:“大声告诉他,你一个人赚了多少令牌。”

牢弓用一种很不屑的语气说道:“也没多少,也就四个朱雀令牌,十七个青龙令牌而已。”

“哇塞,四百一十七分耶……”云墨子惊讶道,“比那种只有一百分,还拿把长刀装酷的家伙要厉害太多了。”

曹大终于忍不住了,他对云墨子说道:“你不也只有一百分么?将这种话说出口,你就不会觉得丢人吗?”

听见这句话,云墨子顿时愣了一下,他呆呆地看了眼曹大,一时间找不到任何话语来反驳。可就在这时。牢弓很体贴地给云墨子递去了一个朱雀令牌:“之前要不是你给我的鼓励,我也杀不了这么多对手,这个当做感谢你的。”

我的天……云墨子啥时候鼓励他了!

我无奈地看了眼牢弓,可以看出这家伙对孙尚香的爱还真是死心眼。这要是换成一般人,哪里还舍得将朱雀令牌给送出去。

云墨子也是惊喜地接过令牌,然后鄙夷地对曹大说道:“我的分数不多,只是你的两倍而已。”

“脑残。”

曹大没好气地骂了一句,然后将令牌分发给大家。我们连忙就去兑换积分的地方兑换了,这儿的工作人员是个穿旗袍的漂亮美女,她对待参赛者态度很温柔客气。

当我交出令牌后,她微笑着跟我说道:“恭喜您,您成功晋级为百夫长了,希望您能再接再厉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我接过了女子递来的一个令牌,上面赫然写着百夫长三个字。为了不引人注目,我将令牌放入背包。但女子却告诉我。令牌这东西必须挂在腰间。

无奈之下,我只好将令牌给挂上了。大家都纷纷得到了令牌,然后挂在自己腰间,只有飞雪道人啥都没有。但她也不介意。

“走吧,我们吃午饭去。”曹大伸了个懒腰,朝着食堂那边走去。孙尚香如同个小跟屁虫跟在曹大身边,她开心地说道:“曹大哥。我今天吃早餐的时候,发现他们这里有麻婆豆腐,你不是很喜欢吃麻婆豆腐吗?”

曹大温柔地点点头,两人说说笑笑地往食堂走去。我无奈地叹了口气,这只会让牢弓更加生气而已。

果然,牢弓这家伙现在看向曹大的眼神已经满是敌意,有一种恨不得将他分尸的感觉。

等我们来到食堂,我才知道陈丁卯这次到底是靠什么赚钱。

一份麻婆豆腐,竟然要八十八元!

不止是麻婆豆腐,这里所有的素材都卖八十八元,而荤菜卖一百八十八,就连买一碗米饭。都需要付出二十八元的价格。

能来到这里的道士们都不太缺钱,所以大家花起来的时候也没多心疼。可我已经是明白这个食堂到底有多可怕了,绝绝对对是暴利啊!

就算节省点花,每个人差不多一天也要花费五百块钱,一万人就是五百万!更何况有些奢侈的家伙,比如说曹大,为了在孙尚香面前显示自己的大气,他直接就对服务员问有没有龙虾。

这我是记着的。孙尚香比较喜欢吃海鲜,而服务员很恭敬地跟曹大说道:“有的,不过一份要一千八百八十八。”

外面酒店的一盘龙虾,最多也就四百八十八啊!

曹大却是丝毫不心疼,直接说来一份。我凑近曹大,小声问他哪来这么多钱,曹大跟我解释,说尘埃那边有他父亲留下来的一批财产。不花白不花。

我算是明白了,曹大已经完全从山村穷小子变成了富二代,并不是我能比拟的。

而牢弓和云墨子这时候都有些吃瘪了,他们两人点了份荤菜一起吃。明显能看出他俩的腰包并不太鼓。曹大这时候可谓是找到了所有的面子,还点了瓶红酒,但没分给云墨子和牢弓。

“现在可以看出,这次万教大战还是很激烈的……”陈海平倒是没急着吃饭。他沉声道,“如果和平发展,最后大约能诞生五个将军,但不可能会如此和平。我估计到时候最多诞生两个将军。而且有件事情我很疑惑。”

我问道:“什么事情?”

他用手指有节奏地敲打着桌面,低声说道:“比赛的结局,是什么时候?你们有没有注意到,之前他们并没有说过比赛到底在什么时候结束。意思就是,让这场万教大战结束的媒介是什么?”

我们一听,都是觉得很有道理,这件事情好像被遗忘了。

以往的考核比赛。都应该是限定好时间,或者说是达成什么条件,就能让比赛结束,可这一次的万教大战,却没说怎样才能结束。

“不用想了……”曹大淡淡说道,“我已经算过了,比赛结束的媒介,我算过卦了,最后就只知道四个字。”

“哪四个字?”我们问道。

他喝了口酒,轻声道:“生灵涂炭。”

生灵涂炭?

我们都是惊讶地看向曹大,不明白这个卦象的意义。毫无疑问,这个卦象肯定是大凶的意思。但生灵涂炭四个字,未免也太让人头皮发麻了。

莫非……这次的万教大战,会死很多人?

曹大轻声道:“都不用猜了,如果我没算错。今晚就会得知原因。我们趁着下午多赚点令牌,否则等到晚上,恐怕会有很大的变数,那时候再赚令牌,恐怕会麻烦很多。”

大家都是连连点头,只有牢弓这时候冷哼道:“危言耸听。”

我知道曹大肯定不是危言耸听,他对算命术研究得还算痛彻,恐怕今晚真会有很大的变数。

此时我忍不住看向了自己的慈悲,眼睛死死看着刀鞘上的裂缝。既然危险要来了,第一个要做的事情,就是将武器给准备好,可是现在慈悲已经起了巨大的变化,那刀锋我根本就控制不住。

现在……能拔出来吗?

妖刀慈悲。

可千万别到时候拔不出来了,或者再次控制我啊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