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章 牺牲自己的江成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怨兽?

我们都是疑惑地看向了那个怪物,不明白牢弓说的怨兽是什么。他解释道:“天下之大,无奇不有。就如同阳气养人,阴气养鬼,这怨气就会养出怨兽来。所谓怨气,就是人们平时的暴戾,沮丧,伤心。愤怒等一系列负面情绪凝聚,最后变成了怨气。这怨兽凶狠无比,就是靠吸食怨气而生,但也吃人。”

陈海平皱眉道:“可是青衣门从来没跟我们说过怨兽的存在。”

牢弓说道:“怨兽已经很久不见踪影,上一次出现还是四十年前,这也是师傅有一次喝酒的时候跟我讲的。”

“小心点对付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都说这东西会预知,我先去探探虚实。”

我拔出慈悲,小心翼翼地走向怨兽。谁知道才靠近它十米距离,这东西竟忽然就睁开了眼睛,骨肉按如同伊藤秋水说的一样,它的眼睛一大一小。一只红色,一只蓝色。

真是……恶心。

我看到那眼睛就觉得不寒而栗,还不等怨兽反应过来,连忙就扑向了怨兽。

可就在这时,怨兽忽然发出一声吼叫,它对我张开口,顿时一道黑色阴气立即就喷了过来,曹大和云墨子连忙同时喊道:“小心!”

我早已经做好了准备,怨兽才刚喷出黑气,我就跳了起来躲开黑气,随后一刀砍向怨兽的脑袋。

谁知道这东西竟然直接抬起头,那黑气直接就朝着我的身体喷来,而我在空中根本没法改变轨迹。

那黑色阴气打在我的身上,我顿时整个人都倒飞出去,曹大连忙接住我,他关切地问道:“有没有事?”

我的胸口传来一阵让人难以忍受的冰冷,浑身都跟着抽搐起来。云墨子连忙给我贴了张道符,我才觉得慢慢好过。那怨兽这时候站起来朝着我们走来,果然四只脚走路也有人这么高,让人看着很是心慌。

“要小心对付,我之前就说了,这东西可以预知……”伊藤秋水快速说道,“之前我们对付它的时候,就是努力心里什么事情都不想,靠本能去战斗,也就是因为这样,花了很久的时间,才干掉一只怨兽。对了。道术对它也有效果。”

“我来!”

云墨子忽然低喝一声,他冲到队伍前方,拿出朱砂笔,凌空花了一个太极八卦阵。这时候怨兽吐出了一道黑色阴气,正好打在太极八卦阵上。谁料这太极八卦阵竟然完全不惧怕,反而将那阴气全都吸收了。

“锁!”

云墨子低吼了一句,只见太极八卦阵忽然变成了一个金锁,朝着怨兽快速而去。那怨兽应该是早就料到了这个情况,它开始快速后退,但金锁的速度却要更快,直接就撞在了怨兽的身上。

“如果它能预知,就用让它根本反应不及的招式来对付……”云墨子认真地说道,“看过火影忍者吗?里面的小李曾经对佐助说过,就算你有写轮眼,可以预知我的动作。但你的身体却跟不上。”

我们立即恍然大悟,想不到云墨子也有这么聪明的时候,那金锁牢牢地锁住了怨兽,让它动弹不得。无论这怨兽怎么嘶吼挣扎,都没法挣脱开云墨子的金锁。

“快点杀了它,我能支撑的时间不久!”云墨子连忙说道。

我知道机会来了,连忙就握住慈悲。冲到那个怨兽的身后,狠狠地刺进了它的后脑勺。

怨兽连一声惨叫都来不及吼,就直接闭上了眼睛。当杀死之后,这怨兽立即化为了黑气消散在空中。只留下一个令牌落在地上。那令牌上写着白虎二字,我顿时心中一喜,将令牌收了起来。

“果然有你们帮忙,速度就快上许多啊……”孙傲惭愧地说道,“之前我们对付了好久,才终于能解决一个怨兽,北方震天虎,果然不是浪得虚名。”

云墨子这时候谦虚地说道:“没有,若不是你们的情报,我们也找不到这个好地方。”

随着第一个令牌出现,大家都是兴致高涨,一致决定继续往下走,解决更多的怨兽来赚令牌。

地洞里面依然是很明亮,但那光线不知道从何而来,下面是一条长长的通道,我们顺着往下走,到了一个新的洞口。

等来到这洞口,除了孙傲等人,我们所有人都是目瞪口呆,我忍不住喃喃道:“天呐……”

只见在这个洞口下面,竟然是一片非常大的平地洞窟,而这洞窟里满满都是怨兽。就如同孙傲之前说的,这些怨兽全都有各自的领地,它们有的在睡觉,有的在行走,但绝对都与其他怨兽保持距离。

云墨子喃喃道:“这该有多少只啊……放眼过去全都是怨兽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对孙傲问道:“这些东西在攻击我们的时候会不会团结一致?”

“不知道。”孙傲摇头道。

大家这时候都很疑惑,如果这么多只怨兽一起上。那我们肯定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。如果就这么贸然下去,肯定会受到大危险,我想了一会儿,随后说道:“我来试验一下。”

曹大转头看向我,他惊愕道:“这怎么行,太危险了,我不允许!”

我笑道:“没关系的,我本来就是大家的前锋,肯定要为你们开路才行。没事,就这样说定了。”

牢弓有些惊讶地看了我一眼,他那眼里已经满是赞赏。此时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说道:“江成兄弟。我对你另眼相看了,你真的非常伟大。”

我摸了摸后脑勺,不好意思地说道:“别这么说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那我开始了?”

大家都是点点头,曹大和云墨子都是担忧地让我一定要小心。我点头说自己会的,随后轻声念道:“阿天,快出来帮忙。”

顿时,我身边凭空出现了阿天的身影,他正在喃喃自语:“主人有难,鬼奴来帮……”

我打开背包,从里面拿出了一根绳子,随后绑在了阿天的腰上。阿天这时候还没反应过来,他纳闷道:“干什么?你突然把我叫来干什么?现在还是白天吧,为什么白天的时候需要用到我?我正在安全地点跟一个妹子聊得火热,你突然就把我叫来了。让我怎么跟人家妹子解释?”

我不慌不忙地给阿天系好了绳子,这时候阿天终于看见了下面的那些怨兽,他连忙惊道:“干什么!你到底想干什么!江成,有话好商量,我发誓,我再也不偷江雪的衣服了……”

“去你的吧!”

我一脚踹在了阿天的胸口,他顿时整个身体都被我踹飞了出去,偌大的洞窟中,阿天的惨叫声形成了一道回音:“江成,我草你大爷!”

怨兽们都看见了阿天,纷纷朝着阿天狂扑而来。曹大沉声道:“看,这时候他们忽然没有领地意识了,幸好我们没下去,否则要出大问题。”

“是啊,多亏成哥愿意牺牲自己当前锋,我们要对成哥感恩。”云墨子点头道。

牢弓也是喃喃道:“为了我们,宁愿冒着一个鬼奴被牺牲的风险,江成兄弟,你是个伟大的人。”

我这时候看情况差不多了,就扯了一下绳子,把疯狂乱窜的阿天拉上来。他吓得面容失色,眼睛里满满都是恐惧,等爬上这洞窟,阿天腿软地一屁股坐在地上。曹大这时候关切地对我问道:“江成,你没事吧?”

我看了看手,然后摇头道:“没事,就是刚才扯得太快,手指被磨破了一点皮。”

“早就跟你说千万要小心了……”云墨子担忧道,“成哥,你总是这么冲动,让人永远担心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