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五章 战怨兽群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在女人的指挥下,道士们战斗起来特别有激情。看着这个情况,我心里莫名有一丝烦躁,小声说道:“这下糟糕,原本以为能坐享渔翁之利,想不到突然来了之前的万教大战冠军。该死,明明都已经当过一次冠军了,为什么还要过来参加。”

曹大沉声道:“你赚了一百万,之后又有个能赚一百万的机会放在你面前,你会选择置之不理吗?”

我想想也是,问接下来该怎么办。牢公倒是一副完全不在乎那女人的样子,他冷声说道:“有什么好怕的。你们看,这些道士都在听那女人的命令,也就是说……他们不可能会快速地得到令牌。我们自己冲进去战斗,按照自己的方法做事。绝对也赚得比他们多。看那地上,就有没被捡起来的令牌。”

“好!道术组与近身战组自己组队,我们上!”

云墨子快速说了一声,立即就首当其冲朝前面冲了出去,我也赶紧就跟在了云墨子的身后。我与他的合作还是不错的,应该能快速击杀怨兽。而大家也是一瞬间立即就有了自己的组队,曹大跟飞雪道人一组,方亚楠跟孔蝴蝶一组……

当冲进战场后,那女人看见我们过来,立即就伸出手对我们喝道:“往西边走,那边的怨兽数量比较稀少,先采取束缚对策。”

我们当然不会理会女人的指挥,过来就是为了赚令牌,怎么可能去数量稀少的怨兽群。

“成哥,准备!”

云墨子立即用朱砂笔画了一个太极八卦阵,就如同我们之前对付怨兽一般。

看见我们直接战斗,女人顿时气愤了,她怒喝道:“退后!别乱来!”

此时那太极八卦阵立即朝着一个怨兽冲去,见到这场面的怨兽都不敢靠近,生怕自己被太极八卦阵给撞到,而我抽出慈悲,跟着太极八卦阵缓慢行走,在这数量巨大的怨兽群中,犹如闲时漫步,毫不胆怯。

万军从中,我从容不迫,刀锋冰寒,若尔敢敌,当场斩杀!

“吼!”

有个怨兽终于忍不住了,它绕到我后面,立即就朝我扑了过来。那女人见到这场景,气急败坏地骂了声笨蛋。而我不慌不忙地转过身,那怨兽此时跳跃在空中,它张开口,喷出一道黑色阴气来。我不退反进。直接跑过那黑色阴气,正好躲过攻击。

“滚!”

我握紧慈悲低吼一声,窜到怨兽身下,朝上狠狠刺出一刀,立即就刺进了怨兽的肚子内。随后我顶起它,朝着太极八卦阵狠狠地丢了过去,刹那间,怨兽咆哮着被太极八卦阵所困住,那八卦阵几乎是一瞬间就变成了金锁。

我抬起慈悲,砍在了怨兽的脖子上,只听砰的一声,它那大脑袋掉在地上。身体慢慢化为一道黑气消散。

我捡起令牌,而正在这时,云墨子连忙大吼道:“成哥!”

几乎是听见他那喊声的一瞬间,我就立即抬起了头。原来在我弯腰捡令牌的时候,就已经有五头怨兽正在朝我奔来!

“江成,防御!”

方亚楠的声音几乎是一瞬间传入我的耳朵,我立即将慈悲横于腰间。立即就舞出一圈刀花,让这些怨兽纷纷停下脚步不敢靠近。它们张开口,打算对我喷出黑色阴气攻击,如果被这么多阴气打中。恐怕我会当场毙命。

“噗嗤!”

可就在这时,一道道飞剑凭空出现,几乎是瞬间刺穿了这五头怨兽的头颅。原本还对我凶悍无比的怨兽,却化为了一道道阴气。此时我转身看向方亚楠。顿时咧开嘴笑了:“谢了师傅。”

她耸耸肩,颇为调皮地给我抛了个媚眼:“谢了鱼饵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一道爽朗的笑声忽然响起,原来是牢公正朝着我这边狂奔而来,他轻笑道,“江成兄弟,陪我去怨兽群大闹一场!为我护航!”

“走!”

我立即捡起地上的令牌丢进背包,面前约莫几百米处,一群怨兽正在虎视眈眈。方亚楠将手指转了一圈,她快速说道:“走,我送你们一程。”

那七把飞剑忽然冲着我们急速飞来,我与牢公一跃而起,飞剑立即到了我们脚下。为了让我们站稳,飞剑还是以圆圈的方式排序在一起。我们微微蹲下身,方亚楠立即就操控着飞剑朝前方急速而去!

狂风在我们身边吹过,牢公抽出长剑。火光之下,那剑光闪亮,增添了一丝寒气。

飞剑的速度很快,此时我们已经来到那怨兽群上方,牢公看向我,他轻笑道:“护着我。”

他说了一句,随后立即纵身一跃,我也赶紧跟着跳了下去。落下来之后。牢公松开手,长剑立即在他手中转了一圈,而他沉声道:“日照香炉生紫烟。”

刹那间,长剑立即散发出了浓郁的紫光,在这黑夜之中看着格外耀眼。这些紫光渐渐形成紫色雾气飘散在空中,看着是那般神秘迷人,让人目不暇接。

怨兽们纷纷朝我们冲来,此时我们四面八方都是怨兽。我立即取下后背的白鹭弓,用力地将白鹭弓拉到第三道红线!

当我松开弓弦的一刹那,巨大的鸟儿立即出现在我身边,吓得这些怨兽都不敢靠近。白鹭弓第三道的威力何等恐怖。关是看那气势,就让这些怨兽目露恐惧,不敢靠前。

牢公伸出两根手指,在长剑上轻轻划过。语气却是深沉许多:“遥看瀑布挂前川。”

“哗!”

空气之中,不知怎么的忽然响起一阵水声,那水声犹如波涛汹涌,似海浪疯狂,磅礴大气。

而那原本飘散在空中的无数紫气,竟然纷纷飘香空中,凝聚成一个巨大的横线,那犹如一道紫色的瀑布口,上面紫气流动,真就如同紫色的瀑布一般真实。

牢公露出一丝微笑,他低喝道:“飞流直下三千尺,疑是银河……落九天!”

“哗啦!”

瀑布倾流而下,犹如万马奔腾,气势凶猛,朝着大地狂涌而来。我与牢公站在这瀑布的正中间,他忽地抬起手,长剑朝天。

随着瀑布落下,竟然被这长剑分割开来,那紫色瀑布从我们身边流过,我们却没沾染一星半点。

而反观怨兽群,它们却是摆脱不了悲惨的命运!

当瀑布落下的一瞬间,怨兽就开始了疯狂的逃跑。可这哪里来得急,它们逃得快,瀑布却要更加急速。只是转眼间,怨兽群就被那紫色瀑布冲垮,这些怨兽发出痛苦的嚎叫声,紫色瀑布如同硫酸,在疯狂地腐蚀着它们的身体!

“快收!”

牢公大吼一声,而在那黑夜之中,曹大与飞雪道人朝着我们飞速冲来。当距离怨兽群还有数十米远时,飞雪忽然喝道:“元始天尊在上--冰封天下!”

她忽然抽出张道符,朝着前面丢了出去,让曹大立即出刀。曹大几乎没半点犹豫,手中的佛陀八千斩急速而出,正好砍在了那道符上!

“轰!”

道符发出了剧烈的爆炸,竟然变化出道道冰箭,狠狠地刺向了被紫色瀑布锁着的诸多怨兽。一时间,这战场犹如人间炼狱,无数黑气飘起,看呆了参战的每一个人。

我收起白鹭弓,微笑道:“感觉如何?”

大家都是耸了耸肩,一脸轻松。我哈哈笑了一声,继续充当捡令牌的角色。

“你们几个!站在那不要动!”

这时,那指挥的女人发出一声娇喝,她从高处跃下,满脸怒容地朝我们走来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