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章 十辈子也还不清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着她害怕的模样,我脑袋一昏,总觉得当初那个胆小的东方又玉正站在我身边。我握紧慈悲站起身,拉住她的手,朝着深处跑去。

“你放心……”我喃喃道,“我会保护好你,哪怕我死,也不会让你有危险,再也不会。”

东方雪傻傻地看着我,她此时犹如个木头人跟着我跑。而说完这句话后,我嘴里轻轻地念出两个字,轻得没让东方雪听见。

又玉……

东方雪不愧是万教大战的冠军,无论上一届万教大战到底有没有怨兽,她在逃跑的时候都给我说了办法:“怨兽非常害怕阳光,所以白天的时候必须躲起来,这就是为什么它们只攻击到三点的关系,我们只要躲到太阳出来的时候就行。”

我沉声道:“知道了。”

此时我们几乎是两眼一抹黑地逃跑,因为天色太黑,我们什么东西都看不见。我偶尔会回头看一下。怨兽群距离我们还是有很长的距离,这下面到底有什么我也不知道。

“停下!停下!”

正在这时,东方雪忽然就大叫起来。我下意识停住脚步,随后借着月光我才看清楚,原来前面竟然是有一个峡谷,而且这峡谷挺大的,绝对跳不过去。

“这下面可以遮挡阳光……”我沉声道,“这就是怨兽们来这里的理由。”

东方雪问道:“那怎么办?”

我想了想,随后一咬牙说道:“就在这待着!”

说罢,我将慈悲背在身后,小心翼翼地朝着下面爬去。东方雪害怕地看着我的举动,我抓住石头,很是小心地爬起来。峡谷下面有个凹进去的地方,躲在那儿是最好的,这样可以不用担心被怨兽发现。

“哗啦!”

正在这时。我脚下的一块石头踩空了,整个身体顿时朝着下面快速划去。我惊得连忙抽出慈悲朝着崖壁刺去,用双腿紧紧贴着崖壁来增加摩擦力。

崖壁上一块块石头擦过我的双腿,疼得我额头直冒冷汗,功夫不负有心人,在即将到达凹层的时候,我终于停住了,但我的双腿已经是一阵湿润,也说不清是汗水还是血液,酸疼得厉害。

“江成……”

东方雪趴在上面叫了一声,她很是害怕地用手机照了照我这边,我抬头看着东方雪,忍痛说道:“跳下来,我接住你。”

“怎么可能……”东方雪吓得连连摇头,“这要是一下没借助,那我就死了。”

我耐着性子说道:“你若是待在上面不敢下来,那才是死路一条,跳下来。”

东方雪害怕道:“可我不敢,我……”

“相信我。”

我打断了东方雪的话,她顿时沉默了,此时我诚恳地看向东方雪,忍痛咬牙道:“相信我,我不会让你有危险,好么?”

她收起手机,哆哆嗦嗦地站在悬崖上。最终还是鼓起了勇气:“一定要接住我。”

“一定会。”

东方雪得到我的保证,她小心地跳了下来,顿时忍不住发出一道惊呼声。她是从我正上方跳下来的,因为我这里要凹进去一点,我伸出手就刚好能抓住她。

我眼睛死死地看着东方雪。当她即将到达的身边的时候,我立即就伸出手做了个环抱动作,正好抱住了她的腿,她下意识抱住了我的头,随着重量增加,慈悲又开始往下划,东方雪吓得叫了几声,而我立即用膝盖顶住悬崖,随着划动,我的膝盖传来剧痛!

“呜……啊!”

我如同野兽般低吼一声。终于死死地撑住了。在这凹进去的地方有个还算大的落脚点,我缓慢地抱着东方雪往下爬,终于站在了那落脚点上。随后我疼痛的双腿终于承受不住,直接就坐在了地上。

“呼……”

我俩都是长吁一口气,东方雪依然在瑟瑟发抖,她小心地坐在我旁边,哆哆嗦嗦道:“谢谢。”

我摇头道:“没事,要不是我,你也不会遇到怨兽群。”

她沉默一会儿,随后小声地说你还挺可靠的。我什么都没说,又是点了根烟,靠在崖壁上静静地抽着。烟草可以让我暂时忘却疼痛,东方雪很聪明地将手机电筒给关掉了,她用手机屏幕的光亮照了照,随后惊呼道:“你的腿……”

我下意识看向双腿,原来在我的双腿上,已经多出了许多条伤痕,有好几条深可见骨,鲜血在疯狂地往外涌。东方雪连忙在从短裤口袋里拿出一包药粉,她小声说道:“会有点疼,忍住。”

我将头往后靠咬着烟,东方雪这时候将药粉洒上来,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地抽着烟。东方雪惊讶地看了我一眼,等药粉撒完后,她奇怪地嗅了嗅药粉,嘀咕说没坏呀,然后问我怎么不觉得疼。

我承认道:“有觉得疼。”

她顿时更疑惑了:“可我见你一点问题都没有的样子,就好像那药粉失去了作用一样。既然你疼的话,为什么不表现出来?”

听见她这天真的话语,我顿时忍不住笑了:“小时候耕田。不知道是谁在田里丢了个啤酒瓶,我的脚踩在玻璃碴子上,被刺出个大口子,血不停地流,筋都看得见,还是忍着痛继续耕田。药粉是有点疼,但恐怕只对你这种大小姐来说疼。”

她好奇地看着我,那眼睛眨了眨:“农民的孩子,也能当道士吗?”

“不容易呢……”我靠在崖壁上,看着东方雪的表情,我轻笑道,“以前也有个跟你差不多的姑娘问我类似的话,其实你跟她挺像的。都是千金大小姐,道术都很强,还有很多相像的,我就不方便说了。”

都姓东方,长得也很像。

她哦了一声,然后安静地帮我包扎伤口,最后她给我绑了个蝴蝶结,看得我顿时翻了个白眼。东方雪这抬头看着我的眼睛。她很认真地说道:“我不是恩怨不分的人,你救了我一命,这件事情我会记住。看你虽然很过分,但其实也没这么差劲。”

我半开玩笑道:“那你可千万别爱上我了,我们是两个世界的人。你是张花旭的弟子。几乎一伸手就能触碰到天,而我还在努力地造一个登云梯。”

听见我的话,东方雪并不羞恼,而是很好奇地看着我。我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脸,问她看什么。她摇头道:“不知道,明明你这话是在耍流氓,可我总觉得好怪……我师傅说过,一个人的情感是可以从气息判断的,可是你刚才的气息……让我觉得……”

她微微皱着眉毛。然后小声说道:“会让人心疼,而且我也觉得你在心疼某个人,因为你说话很奇怪。”

“哦。”

我将烟头掐灭,心里却是咯噔一下。

连性格都很像,仿佛一个两年后的东方又玉在我面前。

“心疼不心疼的。就这样吧,只是觉得很愧疚,在她健康的时候,她最想听见我说的话,我却没亲口对她说过……”我闭上眼睛。轻声道,“如今就想她能好好的,如果她能彻底康复了,也许我会将那句话说给她听。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跟你说这些,可能触景生情。我们经历过类似的事情。”

“愧疚?康复?”

东方雪眨巴眨巴眼睛,很认真地想了想,随后说道:“如果我能让你想起她,那你就多看几眼吧,也可以尝试对我说。反正我会很认真地倾听,就当给你报恩了。”

我抬了抬眉毛,问道:“真要报恩?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伸出手,将东方雪扯了过来,她惊呼一声,而我将左手放于自己身后,只用右手抱住她。

东方雪的香味窜进我的鼻腔,我轻轻地嗅了嗅,呢喃道:“玉儿,我欠你的。十辈子也还不清。”

“你这样……这样我很尴尬……”东方雪小声抗议道,“你突然就抱我,还抱着我喊其他女人的名字,前者触犯了女孩的愤怒底线,后者触犯了女孩的人格底线。”

我将脸贴在她的额头,轻声道:“别说话,乖乖听话就好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“别讲话。”

她小声地哦了一句,安安静静地缩在我怀里。

这时,一道巨大的身影,忽然跃下悬崖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