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三章 我是负心人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看着地上蠕动的蛆虫,我的心里满是恶寒。

我的肚子里……怎么会吐出来这种东西?

我惊恐地看着这些蛆虫,每个都长得无比丑陋,人们也都被我的呕吐物吓了一跳,云墨子这时候弯下腰,他用一把小刀割开了其中的一只蛆虫。

等割开之后,我们都傻眼了。这蛆虫里面竟然是空洞洞的,什么东西都没有。简直叫人不敢相信。一般虫子被割开,都会有恶心的汁液流出来,可这个给人的感觉就是一个黑洞。

空心的蛆虫……闻所未闻,见所未见。

“是无心术……”云墨子呢喃道,“成哥,你中了无心术。”

此时我肚子已经舒服点了,我疑惑道:“什么是无心术?”

云墨子极为认真地说道:“是诡术之一,非常邪门的一种诡术。据传在唐朝的时候,有个千金小姐,很喜欢自己家里的一个杂工。但是她的父母不肯同意这门亲事,那千金小姐百般恳求,才终于嫁给了杂工。谁知道那杂工简直是商业奇才,在接替了生意后,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。大家便开始对这杂工越来越满意,可谁知道,当那杂工成为一代富商的时候,千金小姐却是等到了一纸休书。”

“负心人?”飞雪道人皱眉道。

云墨子点头道:“对,那千金小姐不堪悲痛,当晚便上吊自尽。她用无尽的怨念立下诅咒,希望那个男人的心脏会被毒虫吃光。成哥。你现在就是中了无心术,这一招只对负心人管用,如此看来,成哥你已经被无心术给缠上了。”

我听得瞪大眼睛,这东西竟然对我管用?

我是负心人?

“毫无疑问,这肯定是那怨兽大将对江成用的诡术……”曹大沉声道,“云墨子,好好地说一下这无心术的作用。”

云墨子的脸上也有一丝惧怕,他咬牙道:“所谓无心术,顾名思义,也就像我之前说的故事一样,成哥的心脏会被毒虫吃光。现在它还只是蛆虫,可之后会演变成毒飞蛾啃咬心脏。过程只有五天,等第五天时,毒飞蛾出现,那就死定了。”

曹大皱眉道:“听着跟蛊毒差不多,是不是可以询问一下懂蛊毒的人?”

“不可能……”云墨子摇头道,“蛊毒那是真的蛊毒,而无心术是一种怨念,用解蛊毒的方法没法对付无心术。要想让成哥活下来。那就只有一个办法,就是喝下他所负的女人的心头血。”

我惊异道:“心头血?要把心脏给挖出来?”

云墨子解释道:“并不是这意思,就是普通的血液,前提是那个女孩愿意将剪刀刺入自己胸口。因为这代表原谅的意思。当然,不需要太多,只要戳破一点皮就行了。”

我顿时松了口气,这应该能跟江雪要到。想到这里,我让大家先把东方雪给车上来,然后给江雪打了个电话。她那边倒是很快就接了,她问我做什么,我很小声并且尴尬地问道:“姐姐。能不能给我一点你的血液?”

“可以的……”江雪笑道,“如果你想要,给你一大盆都没关系。”

“呸呸呸,乱说话,那我跟你说一下操作流程,你完成之后,我就请元奴先生送过来一下。”我说道。

江雪嗯了一声,于是我很认真详细地将操作流程告诉她,江雪听后,她有些惊讶地说道:“无心术?”

我顿时咳嗽两声,更加尴尬地说道:“你知道这个?”

“我是鬼魂,自然知道无心术,只是我不会……”江雪想了一会儿,随后疑惑地说道,“不对呀,无心术不是只对负心人有用吗?江成。你……”

“我没有!”

我立即就选择了否认,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虽然我中了无心术,但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东西竟然会对我管作用。我发誓,我最爱的就是你,我对你的那份真情,天地可鉴。”

“可天地已经让无心术来到了你的身边。”江雪不咸不淡地说道。

我顿时哑口无言,最后只能恳求着说道:“好姐姐,我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你就帮帮我吧。”

江雪沉默了一会儿,最后叹气道:“算了,我总是拿你没辙,你过得开心就好。就这样吧,我一会儿就让元奴先生给你送过去,大约五分钟。”

“多谢姐姐!”

我立即就松了口气,顿时心里对那怨兽大将很是鄙夷。这家伙给我个无心术又怎么样?我现在还不是轻轻松松地就要破解掉了吗?

我伸了个懒腰,对大家笑道:“搞定了。”

可在这时,女孩们都对我投来了一个鄙夷的眼神,我顿时没搞清楚状况,疑惑道:“你们为什么这样看着我?还有方亚楠,你简直是在用鼻孔看我,你的眼睛长在鼻孔里吗?”

“恶心……”方亚楠淡然道,“我看你这种负心人,用鼻孔就足够了。”

飞雪道人也是点点头:“江成,想不到你是这种人。”

刹那间,我只觉得心里一阵崩溃。估计就是因为当初钱雨欣的关系,使得我成为了负心人。可我对江雪绝对是一片真心,这个天地可鉴啊。

我求助性地看向了李雪儿和伊藤秋水,希望她们能帮我说话。毕竟我们都是队友。可让我没想到的是,这俩女人竟然是尴尬地咳嗽了一声,直接就转身不看我。就连刚上来没几分钟的东方雪,也是鄙夷地看了我一眼:“果然是个差劲的家伙。”

我是懒得理会这群人了,相反我很喜欢云墨子,因为所有人中,只有他用一种特别崇拜,简直是在看神的眼神在看我。

等五分钟过后,我找了个有阴影的地方,小声说道:“元奴,请来帮我个忙。”

我身边立即传来了一阵阴冷的风,转眼之间。元奴已经到了我的身边。他手中拿着一小杯黑色血液,我感激地对元奴说道:“多谢元奴先生。”

元奴瞥了我一眼,他淡然道:“你有点恶心,但没关系。不会影响到我们之间的关系。”

我心里顿时一阵委屈,得了个无心术就受到这种待遇,我到底是招谁惹谁了?

但我也没时间解释这些事情,立即就将那血液喝进了肚子。江雪的血液非常冰冷。但我吞进肚子后,忽然感觉到胃里一阵反胃。

“呕!”

我又跪在地上,忍不住开始一阵狂吐。这一次我比之前吐得还要凶猛,竟然吐出了几十只的蛆虫,也不知这些蛆虫到底是怎么来进我的肚子。

元奴看见这情况,却是微微睁大了眼睛,有点不可思议地看着我。

好难受……

我捂着自己的胸口,感觉那边传来阵阵疼痛,此时我连忙就叫来了云墨子,让他帮我看看,是不是已经吐干净了。

可等云墨子看见这情况,他惊讶道:“成哥,如果无心术被解除是不会吐出东西的,那些怨念会直接消失。相反,你现在吃什么东西都会吐,只有等你不会吐的时候,才代表你喝下了作为解药的心头血。”

我顿时楞了一下,疑惑道:“那这是怎么回事?”

“事情很简单……”元奴淡淡地说道,“因为你所负的那个女人,并不是江雪,而是另有其人。”

不是江雪!?

我立即不敢置信地看着元奴,他却是坚定地看了我一眼,证明自己没撒谎。

莫非……

是那个正待在我的屋里,傻傻颠颠的东方又玉!?

我顿时心里一沉,如果是东方又玉,那按照她现在的情况……我还能活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