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四章 后悔一辈子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人们得知江雪的心头血对我没有作用后,他们的态度发生了极大的转变。

女孩们对我的眼神就是这家伙怎么还不去死,立即死掉才对得起这个世界的感觉。而男人们看我的眼神已经稍稍有些崇拜,特别是云墨子,简直要对我五体投地。

而曹大在明明知道我有危险的情况下,还对我抬了抬眉毛,那眼神里的意思很是明显:你没辜负哥的期望。

面对这些人,我已经是欲哭无泪:“我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。现在该怎么办啊……如果是另一个女孩,那丫头最近精神不太正常,疯疯癫癫的。”

“我草你妈的畜生啊!”

这个时候,方亚楠忽然一拍大腿,她一改之前的形象,对我大吼道,“你还把人家姑娘给弄疯了?”

“不是我啊!”

我连忙要解释,方亚楠却是呸了一声。直接就转身离去,完全没有听我说话的兴趣。其他女孩也都是纷纷远离了我,她们聚集在一起对我指指点点,我很痛苦地看向曹大等人,他们倒是对我招了招手,随后我们一群人蹲在地上绕成个圈想办法。

“我觉得应该让江成兄弟去死……”牢公很认真地说道,“男人应该专一,但他明显辜负了不止一个女人。虽然江城兄弟是个好人,但这个时候,我认为他应该以死谢罪。毕竟你们都听见了,他甚至将人家姑娘给弄疯了。在这花样年华被人渣男整成疯子,要不是因为之前的交情,我早已经拔出长剑,斩下他的头颅。”

我惊恐地看了眼牢公,随后下意识离他远了一点。牢公这个人还是比较迂腐的,我不能跟他站得太近。而孙傲想了想,说道:“江成花心是他的事,不是我们这些朋友的事,做朋友的,就该讲义气,不能因为他人品恶心就抛弃。可现在最重要的问题已经浮现出来了,那个女孩已经被江成给整疯,如果要她心甘情愿地给心头血,恐怕有点困难。”

我听得有些不耐烦了,就烦躁道:“我都说了,那女孩不是因为我疯的,是因为别人而疯的!”

曹大此时也在帮我说话:“别说这么多废话了,我不可能会让江成出事。不过江成,你有没有考虑过,如果我们大费周章后。发现你辜负的并不是又玉,那该怎么办?”

“又玉?说的是东方又玉吗?那可是个大美人。”陈海平惊愕道。

我直接无视了陈海平的话,小声说道:“我也不知道啊,你突然要我说到底辜负了谁。我自己也不清楚。”

曹大想了想,认真说道:“你说说看,喜欢过你的女孩有哪些?”

我很认真地思考一番,随后说道:“江雪,又玉,巧巧,陈小妹,然后说有可能性的:江美和钱雨欣是有可能的。对了……哥,我说真心话,我觉得孙尚香也应该试一下,以防万一。”

“我去你大爷!”

牢公立即就抽出了长剑,朝着我的脑袋狠狠砍了过来。我吓得脸色苍白,就在这时,一道刀光闪过,曹大的佛陀三千斩已经帮我裆下了牢公的攻击,他冷声道:“我说了,在我没允许的情况下,谁都别想伤害我的兄弟。但江成,我不会让别人伤害你,你也别伤害我,若是孙尚香的血对你真有效,那你自己知道后果。”

我连连点头:“不敢不敢,兄弟妻不可欺。这个道理我一直都记在心里。”

曹大平淡地嗯了一声,然后将佛陀三千斩给收了起来。他沉声道:“不管怎么样,我们先帮江成把眼前的难关给度过。牢公,你也安分一点,他和孙尚香的事情是有点悬的。”

“哼……”牢公冷哼一声,冷声道,“如果真有用,我会立即就杀掉他。”

曹大想了想说道:“那就都开始试试吧。我去跟孙尚香谈谈,你跟其他的女孩们打电话。钱雨欣就算了,有点难。”

我连忙说好,然后开始给罗巧巧。江美,陈小妹打电话。她们接通电话后,全都同意了我的请求,而接下来只能请元奴帮忙跑腿。他的速度是最快的,很快就能帮我把血液给弄来。

而曹大则是去跟孙尚香说了一番,羞得孙尚香满脸通红,但还是点头同意了。不得不说这次真的是辛苦了元奴,他为了我跑来跑去,一直在下午四点的时候,他终于帮我把所有的血液都拿到手了。

四杯血,分别是罗巧巧,江美,陈小妹和孙尚香的。至于钱雨欣和东方又玉的心头血,就要放在最后。

牢公迫不及待地将装有孙尚香心头血的杯子递给我,他咬牙道:“如果有效,你真的会死。我向天地发誓,你绝对会死。”

说罢,他抽出长剑对着我,吓得我头皮发麻。我举起孙尚香的杯子一饮而尽。才刚喝进去,我就感觉到胃里传来一阵反胃,吐出了许多虫子。

而牢公则是放心地收起了长剑,用一种很满意的眼神看着我。随着他的长剑回到剑鞘里,我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。于是我又接连喝了剩余的三杯心头血,可毫无例外,全都吐了出来。

我已经吐得脑袋昏昏沉沉特别难受,走路都有些摇摇晃晃。看见这情况,曹大皱眉说道:“如此看来,就只剩下钱雨欣和东方又玉了,我们该怎么办?”

我咬紧牙关,小声说道:“钱雨欣不可能会自愿给我心头血。甚至有可能会动手脚,我不能信任她。反正我估计,肯定是东方又玉。”

“谁叫你这么滥情……”方亚楠冷声道,“要喝这么多杯心头血,真是恶心,还害得孙尚香刺破了自己的身体给你血液。”

一听这话,牢公顿时又是怒道:“我想起来就气,平日里我对香儿这么宝贝,捧在手心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。结果你这个畜生,竟然害得她要用剪刀刺自己的身体。”

“你就别说废话了!”

我烦躁地打断了牢公的话,他被我吼得楞了一下,然后挺不开心地转过身去。我很是烦躁地用手抓着脑袋蹲下,心里思绪万千。

负心人……

我是负心人?

我根本没想过自己会这样伤害东方又玉,虽然我从来没接受过她,但我心里很清楚。要说辜负东方又玉,还真是有可能的。

眼下该怎么办?

我吞了口唾沫,脑海里全都是东方又玉坐在床上发呆的情景,她现在神智不清楚,要是我再去叫她做这种事,那恐怕……

“不管怎么样,性命要紧……”元奴走到我身边,他拍了拍我的肩膀,轻声说道,“我可以先带你回去一趟,将事情办好了再回来。以我的手段,他们应该不会发现你离开了,毕竟在这看着万教大战的并不是绝顶高手。”

我看向元奴,在心里想了一番后,只能点头道:“好,多谢了。”

“不用跟我客气……”元奴摇了摇头,而我站起身跟朋友们告别。

就像元奴说的,现在最重要的,性命要紧。

他抓住我的肩膀,只是几个跳跃,就带我跃过了悬崖,在这个荒芜的土地上快速前进。我心里一阵忐忑,抬起头对元奴问道:“元奴先生,你说……又玉真的会自愿给我心头血吗?”

“很难,她现在的情况要给心头血,恐怕不容乐观……”元奴轻声道,“但我认为,有些事情你终归是要去做的,否则只会后悔一辈子。”

我心里感慨万千。

后悔一辈子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