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七章 装疯卖傻,最终无心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东方又玉凑近我,我下意识将手放在她的肩膀上,想要轻轻地推开她。因为我觉得这样是不公平的,真的不公平。

东方又玉现在神智还不清醒,如果有一天她恢复了,想起今天这件事情该怎么办?

我不能乘人之危,就算真要接受她的吻,也该在她神志清醒的时候。

可正当我要推开的时候,东方又玉却忽然倒下来,坐在了我的腿上。还不等我反应过来,她就压下来吻在了我的嘴唇上。

那是一种柔软的感觉,很温暖,跟江雪的吻是不一样的,我下意识就想到了这个。

一种让人沉迷在其中的吻,混合着她的薄荷味香气。让我忍不住闭上眼睛,静静地承受着这个很轻,很温柔的吻。

我说不清我们接吻了多久,也许是三秒,也许是五秒。等东方又玉离开我的嘴唇,她眼睛里带着一丝调皮的古灵精怪。那是月牙儿一样的眼睛,亮亮的,长长的睫毛柔软却往上翘着。

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,气氛被尴尬所充斥着。让人呼吸不过来。但我这时候已经能肯定了,之前江雪跟我亲吻我吐了,东方又玉跟我亲吻却没有。

这说明……我所负的那个人,果然就是东方又玉!

最后是东方又玉摸了一下我的脸,她很轻地说道:“继续吧。”

“嗯……”

我尴尬地说了一声,她指着道符,对我轻笑道:“然后是东方金决符,将这道符贴在自己的衣服上,当鬼魂触碰你的时候,可以自动反噬一些阴气。就如同针扎手一样。当然,这比针扎手更要让鬼魂难受。”

我跟着她画了一次东方金决符,不得不说,东方七大符真是攻守必备。无论攻击性的道符还是防御性的道符,全都包括在里面了,而且从名字上看来,好像还兼具了金木水火土。

之后,东方又玉教了我画东方木生符,这所谓的东方木生符,是一种恢复类道符。然而这并不是给人用的,而是给鬼魂用的。假设我身边有鬼魂受伤,我可以用东方木生符来帮助它恢复。

第五个道符,是东方水仙符,这种道符只能在水量巨大的地方使用,可以将附近的水鬼都召集过来吸取道符阳气。但为了表示感恩,水鬼会为道符的使用者帮忙,当然条件不能太危险,否则它们会拒绝。

第六个道符,是东方土攻符,使用之后,可以让四周的尘沙攻击鬼魂。因为石头经历长期的风吹日晒,有着很浓郁的阳气。

而谈到第七个道符时,东方又玉的脸色则是变得有些认真了,她与我说道:“最后一张是阴符,名为东方万鬼符。顾名思义。可以找来数量众多的鬼魂为自己帮忙,但前提是每当使用这张道符,都要奉献出足够的阳气给鬼魂们吸取。一旦阳气不够,它们就会发怒,然后将你杀死。”

我听得皱起眉头:“那怎么样才算是阳气足够?”

“不知道。应该是一直到它们满足为止。”东方又玉说道。

我叹了口气,这东方万鬼符还真是了不得,能找来数量极为庞大的鬼魂帮忙,这杀伤力自然不用说。可要付出的代价未免也太大了,万一阳气不够,那……

我认真地再画了几次东方七大符,确定都画下来了。东方又玉将双手放在我的肩膀上,她小声说道:“还有什么不懂的吗?”

“没有了……”我笑道,“其他的大概能懂,但我不喜欢。因为有人跟我说过。一定要学习自己有缘的东西,如果我不喜欢,那学来也没多大意义。”

东方又玉点点头,她那眼神温柔似水,与白天时的调皮不一样。我看着她的模样,忍不住小声道:“你现在有种怪怪的感觉。”

“什么怪?”她问道。

我尴尬道:“就是很奇怪,说不清楚,就好像是变了个人。反正给我的感觉是……原来你也有这么一面。”

“嗯。”

她忽然又扑到我身上,我惊得连忙要推开她,却听见她呢喃道:“抱一会儿,我好想你。”

听见这话,我哪里还舍得推开,只能顺势反手抱住她。她就这么安静地躺在我怀里,如同个慵懒的小猫。

“又玉,你……”

“别说话……”她躺在我怀里。呢喃道,“我不想听见你的声音,别说话。”

我的心里已经是海浪翻涌,因为现在的东方又玉给人的感觉好奇怪。

不像从前,也不像现在。

她的小脸在我脖子上蹭了蹭,湿润润的,她喃喃道:“真的好想你……什么时候都好想你,睡觉的时候想你,吃饭的时候想你,洗澡的时候想你,散步的时候想你,看电视的时候想你,就连想事情想到一半,也突然开始想你。我就好像活在只有你的世界里,明明跟你很久没见面了,很久没说话了……明明有千言万语想跟你讲,可等到最后,我却只能说一句话--我好想你。”

我不知道该怎么办,只能静静地抱着东方又玉。她现在到底是正常还是不正常,我弄不明白。

“你会痛吗?”

她忽然抬头看向我,那一双原本诉说着欢快的眼睛却充满了泪水,模糊了她美丽的瞳孔。我被这场面弄得很是难受,只能小声问道:“什么痛?”

“你的心……”

她将手放在我的胸口,呢喃道,“江成,你会痛吗?想起我的时候,你会不会心疼?”

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,只能这样凝视着她。她抓起我的手,缓慢地放在她的胸口。

柔软,却能让人感觉到她加快的心跳。

“我就会好痛……”东方又玉咬着嘴唇,好似在忍着哭腔,“想起你的时候,就会好痛的。江成,你不是个好男人,你只会让我受伤。认识你好久了。自从道兵考核分别的那一天起,自从你当初推开我的那一秒起,你就没让我开心过。可就算是这样,我满脑子还是你。我觉得呼吸好难受,我觉得胃部翻滚好想吐,我觉得心好痛。那种酸楚能传遍我身体的每一个角落,疼得我想找到解药。可我最后才发现,你是我的解药,却也是我的毒药。”

“玉儿……”

我喃喃一句,她却拿开我的手。仿佛在恳求一般地说道:“你知道吗?我每次洗澡的时候把水龙头开到最大,躲在浴室里哭半个小时。每次睡觉的时候,等我睁开眼睛,枕头已经湿了一大片。我讨厌你,我不想看见你。不想听见你的声音,我不要……”

她撑着爬起来,忍着哭腔说道:“剪刀,心头血,无心术,负心人。江成,你伤我这么厉害,最后却想骗我给你心头血。我承认我爱你,我承认我不如雪姐,可你在我爱上你之后。你还敢负我,你还敢回来跟我要心头血。为什么你不用镜子照照自己的模样,为什么你不把自己的心挖出来看看有多黑。我不要了……我不要想你了。我觉得自己好蠢,丢弃一切装疯卖傻,却等来一个无心术的结局。”

她转过身,直接跑进了房间,将房门给关上了。我傻傻地站在原地,看着那关上的房门,现在还没反应过来。

她的病……已经好了?

难怪元奴说她应该已经恢复了,却还是迟迟没有恢复。原来在东方又玉病好的时候。她谁都没说,而是选择了这个生活。

但她丢弃一切装疯卖傻,却等来一个无心术的结局……

她再一次被欺骗了,被她在这世上唯一能信任的人欺骗,而那人不止欺骗过她一次。

我又想起那日在温柔乡,东方又玉亲口对我说过的话。当那一幕再次出现在我面前,我握紧拳头,对自己喃喃自语。

“我也……好恨自己。”

不对!

我心头一惊,连忙冲向东方又玉的房间,一脚踹开了她的房门。

在这屋里。没有了她的身影,窗户是大开着的,桌上是一杯心头血……

看到这幕情景,我呆呆地站在原地,而这个时候,我身后忽然传来元奴的声音。

“去追回来,别后悔一辈子。”

我脑袋轰得一声,朝着外面疯狂追去,黑夜的草地上还有她的脚印,等追出屋外,我没看见东方又玉,却瞧见一辆出租车的尾灯,正在朝机场的方向而行驶而去。

我撒开双腿,朝着出租车狂追。

回来……回来……

给我回来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