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五章 唯一的遗憾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呆呆地看着局促不安站在那怨兽大将身边的父母,不由得傻了眼。

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他们会突然被扯过来?

曹大看见这场景,也是呢喃道:“江成,那不是你的父母吗?”

“是江成的父母!?”

人们都是纷纷惊呼出声,不敢置信地看着我和我的父母。东方雪这时候反应过来,她惊怒道:“这家伙是把地狱里的鬼魂给扯出来了,江成,你父母这辈子是不是没做过几件坏事?”

我咬牙道:“对。他们这辈子老实巴交的。”

“是在前三层地狱……”东方雪呢喃道,“如果是深一点的地狱,那里的看守者都很厉害,不可能让怨兽大将把鬼魂给带出来。可以看出,你父母正在前三层地狱。看见那手铐脚铐了吗?很圆润的手铐脚铐,应该是觉得罪孽不深,不需要受太多苦楚,等刑满了就投胎去。”

我看着害怕的父母。焦急道:“他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大家都摇头说不知道,而在这是,那怨兽大将忽然一手提起我的母亲,朝着金塔这边狠狠地丢来!

母亲惊恐地大叫出声,眨眼间的功夫,她已经撞在了佛光金塔上,而佛光金塔立即闪耀起浓郁的金光,刹那间。母亲被重重地弹了回去,她发出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,然后重重地摔在地上,身体变得透明了一些。

我只觉得心脏狠狠地抽搐了一下,疼得要命,好像有一把刀子在刺进我的心脏,疼得我连呼吸都感觉十分困难。

“草!”

我怒吼一声,拔出慈悲朝着怨兽大将狂奔而去,东方雪连忙抓住我,她急忙说道:“江成你别激动,这怨兽大将智商太高了,不是你能对付的。你有没有看见,在这外面的一片土地上,隐隐有阴气在流动?”

我疑惑地看向土地,却发现什么都没有。东方雪连忙用牛眼泪在我的眼皮上抹了一下,这时候我看见了,外面地上果然有许多黑色阴气。

“等你一出去,这些阴气就会将你腐蚀,千万别去。”东方雪说道。

我咬紧牙关,然后推开了东方雪,朝着外面急速跑去。这时候大家都扯住了我,方亚楠惊呼道:“你是不是疯了,现在出去是必死的!”

“他抓了我爸妈啊!”

我挣脱开众人,瞪大眼睛看着他们。因为愤怒的关系,我的声音已经很是颤抖:“那是我爸妈啊!你要我躲在这牢笼里看着他们魂飞魄散是不是!?”

人们一时间都说不出话来,而我气得已经浑身颤抖。东方雪抓住我的手,她诚恳地说道:“可你若是现在出去。那只是死路一条。江成,这世上最不孝的,就是白发人送黑发人,你难道要二老眼睁睁看着你死在他们面前吗?鬼魂都是能看见自己亲友情况的,他们知道你就躲在这个金塔里。没发现吗?从出来之后,他们就没喊过要你来救,就是不想你送死啊!”

我顿时心里咯噔一下,随后转头看向父母。却忍不住傻眼了。

他们的眼神正朝我这边看来,那是一种慈祥的眼神。父亲很沉默地朝我这边看来,那个男人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只有眼睛是温柔的。

我忽地想起,以前读小学四年级的时候,免费义务教育还没有施行,那时候家里拿不出学费来,让我先去上学,等钱够了再交学费。

班级里的人天天都嘲笑我,老师也催我早点把学费给交了。我忍着眼泪回到家里与父亲说,那年家里收成不好,父亲疲惫了一天回到家里。正在吃母亲给他做的咸菜黄豆拌饭。他听过之后,没说任何话,就是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,再摸了摸我的头。

第二天。我的学费就凑齐了,然而父亲却没有回家。后来母亲告诉我,那是因为父亲在外面给企业试新药品,吃过那新药品后,他上吐下泻瘦了五斤,愣是没敢回来让我看见。

如今多年过去了,这个男人再次在我面前露出了这个眼神,却是让我鼻子一酸。差点就掉下泪来。

我不再是那个孩子,我已经长大成人,可是到了今天,我还要他们来保护我。照顾我,安慰我。

这个时候,那怨兽大将又抓起我的父亲,狠狠地朝佛光金塔这边砸来。只听砰的一声,那金光再次闪耀,父亲疼痛地摔在地上,身体变得透明了一些。但他并没有惨叫。在摔在地上时,他也是默默地爬了起来,去扶起我的母亲。

他那因为长期务农而弯曲的背影,犹如高山一样让我仰望。

“我……”

我咬紧嘴唇,眼眶已经湿润了。曹大这时候抱住我的肩膀拍了拍,他沉声道:“我现在就动手。”

“不行……”云墨子连忙摇头道,“你那道术的威力太强了,成哥的父母灵魂很弱小。根本就承受不住余波的威力。我能看出这个佛光金塔是遇强则强,遇弱则弱的法器,它是按照鬼魂的强大程度,来进行百分比攻击的。发现了吗?成哥的父母几乎都是消散了五分之一。”

我紧紧地握着拳头,转头看向东方雪,咬牙道:“你不是上一届的冠军吗?你的师傅不是很厉害吗?快点想办法!”

东方雪连忙就坐在地上,她快速说道:“我现在就把你的父母超度去西方极乐世界,但需要一些时间,我也说不清要多久,你们想办法拖着。”

“尽力拖住,别用太厉害的攻击术法……”曹大咬牙道,“有什么本事都用出来。若是被我发现谁藏私,我杀了他!”

“我来!”

孔蝴蝶立即走到那金塔墙壁旁,这个时候,怨兽立即将我的父母再次丢了过来。孔蝴蝶立即咬破手指,在空中画了一条横线。

忽然间,那飘洒在外面的血液,化为了一道很薄很薄的屏障,温柔地接住了我的父母,使得他们没有撞在佛光金塔上。而这屏障就如同滑梯一样,让他们缓慢划到了地面。我感激地对孔蝴蝶点点头:“谢谢。”

孔蝴蝶摇摇头,此时父母都是惊讶地看向佛光金塔。但他们是看不见里面的。我觉得万般心疼,下意识走到墙壁旁,将手伸了出去。

等我一开口,那声音已经是沙哑无比。充满了哽咽。

“你们离开时,我什么都办不到,只能看着你们的尸体哭。我尝试过努力,可最后才发现,我就是个没用的儿子,一直以来,都让爸爸妈妈担心,好不容易以为你们解脱了,现在却……”

看见这手,父母脸上都是有些惊讶,母亲立即就笑了,她笑得跟花儿一样灿烂。我看见父亲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但什么话都没说。

“不用这么说,你是个好儿子,我们都看到了……”母亲抓住我的手,然后把父亲的手也抓起来放我手上。

多年过去,曾经那母亲牵着我的大手如今却能让我轻松握住,只有父亲的手,却让人觉得很厚重。

母亲那眼神却是温柔似水地看着我,喃喃道:“其实不疼,真不疼。原本觉得再也看不见你,心里空落落的,可现在又能看见你,心里觉得开心得很。有时候就在地下想你,不过都是想到你小时候喜欢乱跑,我让你不要去危险的地方,在旁边陪着你。真要说有什么很痛的,很难过的,很让人在意的……”

她握紧我的手,看了父亲一眼,随后强颜欢笑道:“就是下辈子,不能做你的娘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