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章 有种就打下来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群年轻人都是好奇地将我团团围住,在听说我弄死了一头僵尸野猪后,他们都是发出惊叹声。其中一个女孩惊讶道:“江成先生,你第一次当切菜员,就能杀掉僵尸野猪了?”

“好厉害……”一男人喃喃道,“我曾经当过切菜员,但因为这工作太苦太危险,最终还是放弃了。”

江武这时候笑道:“所以你们要更加努力。平日里在江家总是叫苦叫累,可外面也有许多能人。江家的精英和前辈们,都是在用自己的努力和拼搏,守护着江家的地位。”

人们都是连连点头,那女孩崇拜地跟我说道:“江成先生,我真的很敬佩你,竟然能白手起家,短短的时间就走到这一步。我可以跟你交换下微信吗?”

我尴尬地说好,随后问这女孩是做什么的。

女孩认真地说道:“我在江家的身份是一名扫地工,在外面的身份是一个江家名下企业的总经理。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喃喃道:“总经理都要在江家扫地?”

“噗,江家就是这个规矩,永远都要强大自己……”女孩笑道,“江成先生你是不知道,哪怕是江家家主,平日里也要做打扫的工作。。”

“打扫?”我疑惑道。

有个男人解释道:“就是负责为江家打扫一些厉害的尸骸来清除怨念,总而言之也是一种非常危险的工作。对于我们江家人来说,江家二字太过重要,每个人都愿意为了这个名头去战斗,努力,以及死亡。”

我皱起眉头,想不到江家的人将自己的家族看得如此重要。难怪,就算是日常生活也要疯狂地锻炼自己,活脱脱就是一个为战争而生的家族。

江武这时候转过身,对我说道:“江成,你休息够了吧?肉已经装好,赶快带去炒菜房。这几人知道路,正好让他们带你去。”

我连忙忍着胸口的难受爬起来,等走到那走廊,果然已经放了一大背包的肉。那负责人称了称重量,他跟我说道:“除去骨头的重量,正好是三百二十斤,记住千万不能让肉掉到地上,这个背包没你想的这么牢固。一旦损坏了,上面恐怕要生气。”

我嗯了一声,然后试着背起这包肉,结果因为太重,我一时间没能提起来,一屁股坐在了地上。

这……这东西怎么能背到五百米外的地方!

“记住了。绝对不能让背包碰到地。”

这人也跟我嘱咐了一句,我只能努力将背包扛起来,好不容易才背在背上,颤颤巍巍地走出了门口。

这几个年轻人都跟在我身边。那很崇拜我的女孩为我打气加油,我只觉得全身都充血过度,每走一步全身的肌肉就会鼓起来。

“加油,五百米其实很快的……”女孩激动地说道,“第一次距离偶像这么近,真的好兴奋。”

有个男人惊愕道:“你的偶像不是周杰伦吗?”

“那是我音乐方面的偶像,我道士方面的偶像是江成先生。”女孩一本正经地说道。

我听得无奈,看来这几人已经将自己的工作给做完了。等走出约莫一百多米时。我的双腿已经开始颤抖,几乎就要支撑不住。

不行,不能让肉掉在地上。

我累得跪在地上,旁边几人立即礼貌地让开到一边,那女孩担忧地说道:“江成先生,你没事吧?”

“呼……呼……”我喘着粗气说道,“没事,等我恢复体力。一鼓作气冲过去。”

“嗯。”

女孩拿出一瓶矿泉水给我,喂我喝了两口,我立即觉得舒服不少。此时我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润湿,特别难受。

正在这时,前方一个拐角口出现了几个人影,正朝着这边走来。女孩客气地对那边说道:“请让一下,这有情况。”

那几人看我累得跪着,立即就让开了位置。然而,有个人却根本没避开,反而大摇大摆地朝着我们这边走来。我顿时皱起了眉头,女孩对那人怒道:“江义,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我怎么了?”

名为江义的男人耸了耸肩。他脸上带着不屑的笑容:“听说你们过来看看万教大战的冠军,想不到背点东西就疲惫成这样。”

“这是江义……”有个男人在我耳边小声说道,“江成先生,你千万不要介意,他对任何旁系子弟都是这样。因为他是我们这一辈旁系子弟中,最有希望进入直系子弟的人,所以为人很嚣张。但很奇怪啊,你是万教大战的冠军,实力直逼直系子弟,他却忽然主动找茬,肯定是有人授意,千万小心。”

我嗯了一声。随后撑着身体站起来,继续朝前方走去。那江义顿时笑了:“看不出来还有点能耐,你是叫江成吧?听说是外面的家伙,因为得到点本事就进来了江家。啧啧,土鸡飞上枝头变凤凰,说的应该就是这个意思。”

“呼!”

我吐出一口浊气,将手放在江义的肩膀上。沉声道:“朋友,我有什么地方招惹到你么?”

“谁是你朋友?”江义瞥了我一眼,他冷笑道,“才刚来江家就立即开始拉关系。果然外面来的就是垃圾,只会一些旁门左道。”

我微眯眼睛看着江义,之前那女孩气得不行,她怒道:“江义。你不要太自以为是,若是将你丢到万教大战里去,能不能进前五十都是个问题。长老们经常说要对世界亿万人都保持警惕,敬畏。学习的态度,这江家家训你忘记了?”

江义脸色一冷,他淡然道:“我对别人会尊重,但对这种偷七生七灭浮屠决的家伙,可不会尊重。”

“放肆!”

人们都是纷纷怒吼,我这时候摆了摆手,然后解下背包,客气地对他们说道:“帮我拿下背包好吗?”

“好。”

他们连忙将我拿走背包。我这时候看向江义,微笑着说道:“我不想惹事,若是你好好地道歉一番,我可以放你离开。你应该知道,我是从温柔乡出来的,凡事不太喜欢讲道理。”

江义却是冷笑道:“温柔乡不就是一群出野蛮人的地方吗?莫非你还想在这江家打我不成?好!你来……”

只见他忽然朝我凑过来,指着自己的脸说道:“来,你要是有种。就朝这里打一耳光试试。你要是敢动手,我立马去跟执法长老报告。来嘛,你不是温柔乡出来的吗?你不是很厉害吗?来,今天你要是不动手。你就是个狗娘养的,你……”

刹那间,还不等江义把话说完,我手中的慈悲已经出鞘。化为一道凌厉的刀影朝江义的脸狂暴而去。他吓得浑身哆嗦地往后退了一步,这家伙应该万万没想到,我竟然会直接动刀子。

然而,对我来说……

侮辱我那可怜父母的人,都该下十八层地狱。

我这一刀本来是瞄准江义太阳穴的,可他因为后退得及时,这一刀没砍在太阳穴上,而是砍在了他的脸颊上。锋利的刀锋直接砍穿江义的脸颊,那脸颊被刷地砍成两半,里面的牙齿也被一刀全部打碎,顺势另一边的脸颊出来。

鲜血溅了一地,江义傻傻地站在原地,他害怕地睁大眼睛,那脸颊已经合不拢而拉开,整个血淋淋的大嘴现在就连一个足球都能塞进去。

人们都是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幕,江义忽然双腿一软坐在地上,捂着自己的嘴,终于反应过来,开始撕心裂肺地嚎叫。

我收起慈悲,转身看向众人,认真说道:“我很尊重这个朋友,所以他催促我动手的时候,我没有一丝犹豫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