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章 十六长老的身份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江义几乎是哀嚎着逃走了,他跑过的地方都留下了一条长长的血迹。我则是不慌不忙地朝旁边的人伸出手说道:“麻烦把包给我,我要去炒菜点了。”

“江成先生,你太冲动了……”之前提醒我的那人咬牙道,“我刚才不就说了吗?那江义突然就来找你麻烦,肯定是受人指使的。这下可糟糕了,江家最忌讳内讧,一旦江家子弟打架。无论是旁支子弟还是直系子弟,都会受到恐怖的惩罚。”

我将肉背在后背上,冷笑道:“我这人从来不会主动惹麻烦,可谁若是来惹我,那我也只能奉陪。如果一味地忍让,恐怕会给自己带来越来越多的麻烦,倒不如直接顺着下去,看看究竟是谁想对付我,为什么想对付我。”

崇拜我的女孩叹气道:“江成先生,江家真没你想得这么简单。算了,到时候要是执法长老问起来,我会帮你作证。反正我看见那个江义就觉得恶心。”

“我也是,我好讨厌江义。”

“只可以刚才江成先生没一刀砍下他的脑袋。”

人们都纷纷表示要帮助我,我感激地点了点头,这时候既然有人愿意帮我。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。

我又忍着三百二十斤猪肉的折磨继续前进,等走了二十多分钟,我身旁的女孩终于指着前方说道:“江成先生你看,这就是炒菜点了。”

我疑惑地看向炒菜点,随后就傻了眼。只见那儿竟然是火光冲天的一个深坑,哪里算得上是炒菜房。我走到火坑旁往下看去,只见这深坑足足有二十多米宽,下面简直称得上是漫天火海,有不少人影正在里面穿来走去,很是潇洒,但也让人看得胆战心惊。

女孩这时候对下面喊道:“切菜员江成,送三百二十斤僵尸野猪肉来了!”

说罢,女孩对我挤了挤眼睛,笑道:“江成先生,你把猪肉直接丢下去就可以了。”

“啊?嗯。”

我连忙将猪肉推下了火坑,接下来究竟会发生什么事,我也不清楚,我只能看见猪肉被无穷无尽的火焰给吞没。

我吞了口唾沫,小声道:“江家时时刻刻都在修炼,就没点轻松的工作吗?”

“那当然还是有的……”女孩笑道,“就说江家最轻松的工作建筑工,他们要做的还真只是做建筑而已,毕竟这事关大家住的房子,还真没法怎么修炼。这些人的工作。就是每天都要拿一把斧头去山里砍树,再将树给扛回来做成房子。”

这……还是很辛苦。

我疑惑道:“我听说江家现在是以经商为主,俗话说有钱能使鬼推磨,只要多赚点钱就行了。还这么辛辛苦苦地修炼是为了什么?”

“为了江家的荣耀……”有个男人认真道,“江成先生你是有所不知,俗话说能力越大,责任越大。我们江家既然是隐世道士家族,那自然要拿出实力来,虽然平日里不管世事,但其实也有一些纠纷。若是实力不够,恐怕多年的累积。都要被别人给夺走。说实话,江家每年都会遇见上百个小偷,甚至有些不知天高地厚的道士,会杀害江家成员夺取道士秘籍。”

这……还真是说得通。

我毕竟也是见过世面的人,知道这男人并不是在开玩笑,因为哪怕是我,都很可能会是杀人夺宝的那一类人。

“江成!”

就在这时,我们身后忽然传来一声怒喝。我转过头,却看见有几个身穿道袍的人正站在我们身后。他们严肃地看着我,其中一人说道:“江成,你刚加入江家就闹事,现在家法堂那边找你过去。”

我耸了耸肩,果然该来的总是会来。这几个年轻人还真没跟我说大话,他们立即就表示要跟我一起过去,将事情解释清楚。

我跟着他们在这偌大的江家绕来绕去。最后走到了一个大木屋前。这木屋有点类似于古时候的衙门,外面放着个鸣冤鼓,里面竟然还摆了虎头侧,狗头侧和龙头侧。

女孩小声在我耳边说道:“江成先生,家法堂是有生杀大权的。那狗头侧用来斩旁系子弟,虎头侧用来斩直系子弟,至于龙头侧,用来斩家主,长老,以及少家主。为了公平起见,家法堂永远会有五大执事。并且,五大执事在上任的时候,都必须立下生命誓言,只为江家而考虑,不会有半点偏心。江家能这么多年屹立不倒,与家法堂有分不开的关系。”

我点点头,随后进入了家法堂。进来之后,我就看见江义正跪在地上,他的嘴巴还在不停地流血。此时,有个白发老人走上堂。一众道袍子弟真就如衙门士兵那样站着。

“江成,跪下。”那白发老人说道。

我摇头道:“给我一个跪下的理由。”

白发老人先是楞了一下,随后说道:“我并非活人,而是两百年鬼魂。你跪我不差辈分。”

两百年鬼魂?

看这老头的模样,之前应该已经活了八十多年,那就是两百八十多岁。那一辈按照二十岁计算,那从辈分来说。岂不是我相当于的太太太太太……十四个太爷爷?

我心甘情愿地跪下了,沉声道:“江成无错。”

“怎么无错?”白发老人问道。

我将事情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,而身旁的那几人也一直在给我帮腔。白发老人听过之后,他看向江义问道:“江义,你有什么要说的?”

江义用手端着自己嘴巴,认真说道:“我知道自己有错,但江成未免太过分。都是江家人,他如果要动手也就算了。拔刀子是什么意思?还请执法长老明鉴,给我一个公道。”

白发老人坐在桌前静静地思考,良久之后,他轻声说道:“有道理。江成,都是自家人,如果要闹别扭,那也不需要拔刀。不过念在你初来乍到。对江家一无所知,再加上是江义挑衅在先,我可以从轻发落。不过,死罪可免,活罪难逃,罚你充当十六长老的童子一个月。鉴于你是万教大战的冠军,这几日要去鬼才塔领取宝物,可以等拿到宝物再去。你们,服不服?”

我点头道:“我服。”

江义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,似乎是有点不甘心,但他最后也只能说道:“我服。”

执法长老点点头,他微笑道:“既然如此。那就退了吧。”

我们连忙都对白发老人鞠躬,随后他就转身离开了,似乎没时间浪费在这里。

十六长老我倒是还记得,就是之前那个很美丽的麻衣赤脚男子。等白发老人走后。那女孩跺了下脚,叹息道:“虽然执法长老是从客观的方面来判断,但我觉得对成哥真是不公平。”

“有啥不公平的……”我笑呵呵地说道,“不就是当个童子么,也不会天辛苦,最多帮忙抓点药材炼丹,或者打扫一下房间。而且据说当童子能学习到很多东西,挺好的。”

一男人无奈道:“可那是十六长老的童子,成哥你还不知道十六长老是干嘛的吧?”

我楞了一下,确实不知道十六长老是干嘛的。而女孩很惋惜地说道:“十六长老在世俗中并没有职务,但因为长相俊美,偶尔为我们在外面的公司拍几张模特照。可他本身在江家的职业,却是一名挑粪工!”

啥!?

我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傻傻地看着面前的女孩。

那个绝美的十六长老……竟然是一名挑粪工!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