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九章 鲤鱼跃龙门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揉了揉头,现在脑袋疼得特别厉害。此时我努力站起身,但头脑忽然传来一阵晕眩,让我又一次摔在地上,不小心撞到了手肘,特别疼。

“李红尘!”

那苍老的声音再一次响起,犹如雷声滚滚,让我疼得跪在地上。我死死地抱着头,此时我的脑袋就如同要炸裂一般难受。

“该死……你躲在哪里,我竟然会找不出你的魂魄,该死……该死……”那声音已经是有些气急败坏,“我一定会找到你的,四百年前的仇,我一定会全部发泄在你身上!”

随着声音的消失,我的疼痛感终于消散了。我疲惫地倒在地上。脑袋就好像空了一样,看着这个天旋地转的鬼才塔。

那个声音是谁?

四百年前?

我没来由觉得恐慌,四百年了还活着,那肯定不是人,莫非是某个很厉害的鬼魂?

又或者……真的是神佛?

我吞了口唾沫。用双手支撑着身体,艰难地爬了起来。那记忆开始更加模糊,最可惜的就是,因为记忆太模糊,我只能看见发生了什么,却无法得知李红尘用的道术是怎么施展的。

最重要的是……弓身在哪里?

不管了。

眼下要紧的,还是先离开这里再说,否则在里面待太久,陈丁卯肯定会觉得疑惑。

我抬头看了看那个地洞,约莫有两米高。考虑到这里的阳气已经被吸收干净,我就说道:“阿天,出来。”

顿时,阿天凭空出现在了我的身边。他一出来我就命令道:“蹲下来,让我踩着你的身体爬上去。”

“你他妈脑子傻了吧?”阿天立即翻了个白眼,没好气地骂道。“老子要是今天给你踩了,那还有什么脸面对美人?”

“哪来这么多废话。”

我抬起手一巴掌刮在了阿天脸上,他捂着脸,委屈地蹲在了地洞下面,然后我借助他爬到了第九层。

等我上来后,阿天再自己轻轻地跳了一下跳到第九层,我们就这么一层层地往上爬,终于到了鬼才塔外面。

陈丁卯并不在地窖里,等我走出地窖,我看见他正坐在大厅的沙发上喝茶。见到我出来,他轻笑道:“你似乎得到了不错的东西。”

我心头一惊,正要说话,陈丁卯就摆手打断道:“不用跟我说太多了,我也不知道那到底是干什么用的,也不会对外宣布你得了重宝,这就是鬼才塔的保密之处。只是我现在有点期待,你这个天赋不高的小伙子,将来到底会走到怎样的高度。”

见陈丁卯这么说,我忍不住将疑惑问了出来:“我有件事情一直想问,为什么你一直帮助新人们?我的意思是……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,可你无论南北道士,都让他们参加万教大战和进入鬼才塔,这明明没有任何好处,为什么还是要这么做?”

他笑了笑。随后看向落地窗外面的天空,轻声呢喃道:“你们实力强了,道教才能发展下去,天下才能发展下去。江成,你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。其实我就是为了自己。只是我与你们不同,你们将天下分为了南北,我却一直认为……无论南北,都是我的家乡。”

“都是?”我皱起眉头,不明白这句话。

陈丁卯笑道:“一株狗尾巴草,一段黄泥小路,一座青山,一条黄河,一个国家。江成,让我在意的是天下。说是分为了南北两方,但其实是大家的互相激励。以前的南北两方,都是为了一起努力而设立的,而现在呢?”

我想了想,认真地说道:“当南北大战开始的一刹那,就已经变味了。”

“对……”陈丁卯点头道,“因为现在当权者都是将南北分得很清楚的人,其实说到底,都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,得到更多的道术。没意义的。偌大中华,少了任何一个方向,都会枯燥无味。我将每个年轻人都视为自己的后代,所以看到你们的成长,自然觉得开心。”

我向陈丁卯鞠躬,发自内心地说道:“先生真是高境界。”

陈丁卯摆了摆手:“江家可不会让你称呼我为先生。”

“为何?”我忍不住问道。

他嘴唇张了张,最后还是苦笑道:“行了,就这样吧,你该回江家了。”

我见陈丁卯不肯说,就只好告辞离去。等走出别墅。来到小区外面,我看见在小区对面,有个小摊正立在阴凉处,那是个算命摊子,在那摊子上挂着个布条。上面写道:算天下。

我心中一动,连忙就朝算天下走去,他此时正在给一个年轻女孩算命。我不敢打扰他,就在旁边等待着。

过了几秒钟,算天下对女孩笑道:“你五岁丧母,原本一直活在悲痛之中,只是如今得到了一个男人的疼爱,心态逐渐变好。可惜,这男人有血光之灾,回去之后。你将母亲的遗物放在房间的西北处,可以保证他平安无事。”

女孩脸色一变,随后连连点头,从包里拿出了所有现金要给算天下。算天下竟然没客气,将那现金收了下来。随后女孩就急匆匆离开了。

“拿去吧……”算天下将那现金都丢给我,笑吟吟地说道,“就当是七生七灭浮屠决的一些利息。”

我也不客气地将钱收起来,虽然只有几千块,但蚊子再小也是肉。算天下轻声说道:“如今抱上了江家的大腿,有什么感想?”

“暂时还没感觉。”

我坐在椅子上伸出手,而算天下将七生七灭浮屠决交给了我。我小心收好,随后笑道:“先生,你是否记得,当初你跟我说过。只要将七生七灭浮屠决借给你,就当欠我个人情?”

“那自然记得。”算天下点头道。

我顿时笑得更灿烂了:“都说你算天下,我想问问,在河南,我最大的福地是哪儿?”

“嗯?”

算天下楞了一下。随后他拿出个活盘转动,又是掐指算了几下,皱眉道:“怪了。”

“怎么怪了?”我问道。

算天下将活盘放在桌上,他认真地说道:“你最大的福地,是在洛阳。卦象显示,你入洛阳,就相当于有了龙气。所谓龙气,就是君临天下之气势,一般人是不会有的。目前我见到过的,只有华宏,陈丁卯,东方青云,张花旭,还有跟你借七生七灭浮屠决的那个人,其余人并没有龙气。”

洛阳?

我顿时明白了,当初李红尘丢掉的那把刀,绝对就在洛阳某处的悬崖上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既然你说那是我的福地,为什么要说怪了?”

“这就是最大的疑惑之处……”算天下沉声道,“卦象也显示,洛阳不止是你的福地,还是你的死地,可谓是九死一生。小子,我不知道你为何要找河南那边的福地,而因为欠你个人情,我也不会去了解,但你自己考虑清楚。”

我想了一会儿,随后站起身,深深地给算天下鞠躬,接着转身离去。

洛阳是福地,也是死地。

如此看来,那个地方肯定是危险无比,我应该先提升自己的实力,再去洛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

我给江家的工作人员打了个电话,让他们来接我回江家,因为我不知道江家的具体位置在哪儿。没多久,江厚德就亲自来接我了,才刚见到我,她就对我伸出手说道:“七生七灭浮屠决给我,我感觉到它了。”

我将七生七灭浮屠决交出去,笑吟吟地说道:“有点不想回去,一回去就要当挑粪工了。”

“不……”江厚德摇头道,“我们认为,你是鲤鱼跃龙门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