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四章 你说我是走狗,我只能认了(上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华先生……华宏!?

我连忙问是什么消息,李唐朝却是欲言又止,说等到时候就知道了。随后他匆匆挂掉电话,似乎不愿意多说。

李唐朝怎么会知道华宏的消息?

我满心疑惑,但心中也隐隐有些期待。若是华宏回来了,我们这群人的身份肯定跟着水涨船高,距离李唐朝的生日只剩下三天,到时候应该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我摇摇头,努力不让自己想太多,这件事情不是我能去在乎的。等来到小山,江二钱这次没在看天空了,他不知是从哪儿抓来了两只鸡正在烧烤。见到我过来。他对我露出个善意的笑容:“我有给你做一份。”

我笑着说了句谢谢,等我坐下后,江二钱给我丢来一本书,他轻声说道:“看看吧。”

嗯?

我低头一看。发现上面写着道云榜三个字。我顿时笑了,想不到道云榜这么快就出新的了。

翻开一看,天榜并没有多大改变,依然是原本的样子。于是我直接跳到了地榜。

然而,地榜第一名却是让我有些惊愕。

东方青云:道教创建以来第一人,乾坤君,目前下落不明。相传在元门大殿前拔剑自刎。

我看得惊讶:“东方青云不是已经死了吗?为什么他还会是地榜第一名?”

“强者的特殊待遇……”江二钱解释道,“没人知道东方青云是否还会回来,毕竟那个层次的强者,谁说得清楚呢?一般来说。这个层次的强者一定要等有人能代替他的位置了,才会从道云榜上消失,否则会一直留着。”

我恍然大悟,于是翻开地榜第二页,才刚翻过来,立即就看见熟人了。

东方雪:二十四岁,乾坤师,原为佛教张花旭弟子,然而精通道术,实力非凡。曾获万教大战冠军,被评为佛,道教创办以来最强女子。这上面的还附有东方雪的照片,她穿着一身漂亮的海军服,做了个胜利的手势。

“噗……”

我顿时没忍住笑了,不过也对,她确实是佛道教创办以来最强的女人,就是这说词怎么看都很怪,有点模仿东方青云的味道。

等我翻开第三页,这个人我并不认识,只能跳过去。一直翻到第五页。我顿时愣住了,这第五页的人简直是让我大跌眼镜。

牢公:二十四岁,乾坤师,不知其师傅名讳。隐姓埋名苦心修炼。万教大战大展身手。道术变化莫测,如行云流水,令人叹为观止。牢公的照片就比较真实了,照片上的他正在战斗,好像是在万教大战时被谁给偷拍下来的。

真是没想到,牢公竟然会排在第五名,不过这也说明了道云榜的公正性。

后面也该到曹大了吧?

我翻开下一页,又是让我愣了一下。因为这第六名,竟然是云墨子!

云墨子:十七岁,乾坤将,青衣门弟子,号北方震天虎。与东方青云比肩,潜能无限,师傅无名,现拜入青衣门阴阳仙人麾下。照片里的云墨子坐在沙发上。穿着一身洁白的西装,手上还拿着朵白玫瑰。

我啧啧道:“云墨子打架明明不太厉害,怎么就能被选中到第六名呢?”

“这看到是综合实力,毕竟道云榜可不是看打架厉害的榜单……”江二钱解释道。“如果是看打架起来,干嘛不直接弄一个单挑榜?”

我想想也是,江二钱说得很有道理。此时我又往后翻了几页,还是没看见我和曹大的名字。我焦急地一直往后翻,终于,等翻到第二十二名的时候,我看见了曹大。

曹大:二十四岁,乾坤将,天宗断剑仙人麾下弟子,据传有神秘身份,然而不详。旁边还附带着曹大的照片,是他正拿着佛陀八千斩。奋战于人群中的一张照片。

曹大的排名,竟然排到第二十二去了……

我难免有些失望,看来道云榜要考虑的因素很多。说真的,我原本以为,曹大肯定会是地榜排行前五的存在。

既然曹大出现了,那接下来应该就是我了吧?

我又往后翻了几页,可依然没看见我的名字。最后我甚至是跳跃着翻的,等翻到第六十页的时候,我终于看见了自己的名字。

我的天……

道云榜地榜,总共只有六十名,也就是说,我竟然是地榜最后一名!

江成:二十二岁。乾坤将,道法宗张霸麾下弟子,万教大战冠军。擅长近身战,为人勇猛,不擅长道法。

我的评价很简单,就这么短短的一句话,旁边还有我的照片,是我当初加入道法宗时拍的一张普通照片。

我皱着眉头合上道云榜,想不到他们竟然会把我排到第六十名,这是我怎么都想不到的。江二钱这时候拿下一只烤鸡,他将烤鸡递给我,笑呵呵地说道:“实话告诉你吧。原本你是在第七名,只是江家给道云榜施压了,让你排到最后一名去。”

我疑惑道:“为什么?”

“低调……”江二钱耸了耸肩,轻声说道。“你是江家唯一一个在道云榜上的人,要不是因为你获得了万教大战的冠军,江家根本就不会让你上榜。江成,江家是一个非常低调的家族。这排名看似风光,但不会给你带来好处。等过些时间,你就会感谢江家的这个决定。相信我,这是江家高手算卦许多遍,最后才算出将你放在第六十名,是对你最好的决定。”

我也没太追究,都说人怕出名猪怕壮,这句话不是随便说说而已。既然江家有他们的安排,那我顺着台阶下去也行。至少,我也是道云榜上的人物了嘛。

我收起道云榜,吃过烤鸡之后,就继续跟江二钱去磨练江影了。而我自己也没闲着,时不时会去厨房切菜,锻炼一下我的力量和实战能力。

三天的时间,可谓是转眼即瞬。

这一天,我跟江家请假。订了去上海的机票。不止是我,这次江家有不少长老都请假了,我们是一起坐车跟他们去飞机上的。这些人得知我也要去上海的时候都有些惊讶,问我为什么要过去。我尴尬地说回去参加一个老人的六十大寿,他们看我的表情顿时有些怪异。

等来到上海,我给李唐朝打电话,问他订了哪家酒店,他说是吉祥酒店。我查了地图,那是个挺偏僻的酒店,根本算不上是好地方。

然而,当我坐着出租车来到这酒店门口的时候,着实吓了一跳。

在这酒店门口,竟然停满了豪车。兰博基尼,法拉利,保时捷,阿斯顿马丁,悍马……一系列豪车停在酒店门口,而十几个女服务员穿着旗袍站在门口迎接客人,每当有客人经过,她们都深深鞠躬,说一句欢迎您的光临。

这排场……好大。

明明是很偏僻的酒店,但活生生被排场和豪车给撑起来了。

我走进酒店,只见酒店大堂挂着个横幅,上面写道:热烈庆贺李唐朝先生六十大寿!

我啧啧一声,此时酒店侧面传来脚步声,我扭头一看,发现曹小小穿着一身性感礼服朝我这边走来,她挽住我的胳膊,笑吟吟地说道:“师弟,你来得挺准时。”

我知道曹小小是埋怨我来得太晚,就尴尬地说道:“没办法,最早只有这个航班了。”

“嗯……”曹小小挽着我往里面走,她小声说道,“师傅交代过,一会儿坐得千万别理他太近。”

别理他太近?

我下意识摸了摸慈悲的刀柄。

果然有事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