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五章 你说我是走狗,我只能认了(中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唐朝包下了整个酒店,但只是在酒店的二楼举办寿辰酒席。等我上来时候,发现酒店里已经坐满了人,但气氛却很诡异。

平日里参加酒席,那肯定有许多人在说话,而这个酒店里的人们都安安静静的,空气中散发着一丝诡异的味道。在酒店的最侧面,有一个木椅,那是李唐朝坐的位置。

曹小小带我来到了最角落坐着,这样可以远离李唐朝,曹中也坐在这里。我心中有些紧张,不明白气氛为什么会如此奇怪。

没过多久。人都已经到齐了,这时,李唐朝从酒店大堂走进来,他坐在那椅子上。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么多人来参加李某的六十大寿,实在是受宠若惊。”

“唐朝老友,以你的本事,我们过来一趟自然是应该的……”在李唐朝旁边。有个老人笑道,“既然你已经到了,那么寿辰开始吧?”

李唐朝点头道:“开始吧。”

这时,曹中走到了李唐朝旁边。他手里拿着张纸,高声说道:“天宗大长老率众为李唐朝先生祝寿。”

他话音刚落,有一桌人立即就站了起来,我看见曹大也在里面。他们走到李唐朝面前送上寿礼,而李唐朝也是微笑着收下了。

“青衣门大长老率众为李唐朝先生祝寿。”

“江家家主率众为李唐朝先生祝寿。”

……

一个个道教大拿都上来为李唐朝送上寿礼,这些人放在外面都是跺一跺脚,就能引起道教大乱的势力。

李唐朝……为什么要找这么多强者过来?

这个时候,正在报名单的曹中忽然停住了,他再次看了一眼名单,最后崇敬地说道:“佛教张花旭,为李唐朝先生送上寿礼。”

张花旭!?

人们都是哗然一片,所有人都开始四处张望,想亲眼见一下如今世上最强的那个男人。

张花旭,佛教之首,力压道教一头,当人们提到四大强者的时候,要说最强的是谁,所有人都会想到张花旭。

然而,在人们极为期待的时候,却只有一个女子站起,那女子赫然就是东方雪。

今天她穿了一身洁白短裙,上身是一件白衬衫,看着颇有魅力。她手里抱着一个长长的木盒。走到李唐朝面前,笑吟吟地说道:“恭祝李唐朝先生六十大寿,师尊事务繁忙,只能表示遗憾。让我来为他送礼。他说,李唐朝先生若是看见这礼物,就能知道他的情谊到了。”

“哦?”

李唐朝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打开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

东方雪打开木盒,里面的东西立即被人们看见了。只见在那木盒里,竟然是一根黑色长刀,看着十分朴素,但却有一种妖异的感觉。几乎要将空间都变得扭曲。

江家那边有个人立即惊呼道:“佛。”

佛?

我疑惑地看着那个黑色长刀,李唐朝也是面色一变,但很快就归于平静,他笑道:“我记得这把刀,虽然是个普通长刀,算不上高级道器。然而当初……那时候我们都只是道教新人,我满怀希望地打造出了两把刀,一把名佛。一把名道。前者赠与张先生,后者赠与华先生。”

“我师尊说,你们与他的情谊,是他人生中最值得纪念的时光。若要讲天下有谁是张花旭的朋友。那你们自然要算进去……”东方雪笑道,“还请李唐朝先生不要嫌弃,将这收下。”

我顿时明白了,这是张花旭在告诉人们,别对李唐朝动手,否则就是跟他张花旭宣战。

我心里顿时有些安心,看来帮助李唐朝的人还是挺多的,既然张花旭都已经发话,那这次估计可以松口气。

李唐朝笑吟吟地收下刀,而东方雪没再回到自己的位置,而是一路走到我的位置坐下,我感激地说道:“谢谢你的师傅。”

“我师傅说。这次来参加寿宴,最好坐得离李唐朝先生远一点……”东方雪皱眉道,“你们知道是怎么回事吗?”

我摇头道:“我也不清楚,反正静观其变就是。如果有危险,你就立即走,这次的寿辰不简单。”

东方雪担忧地看了我一眼,她小声说道:“那你会有危险吗?我听曹大说过了,你也是李唐朝先生的弟子,我来的时候看见这么多大道士聚集在一起,就知道事情肯定不对劲。江成,答应我,要是有任何问题。立马逃。我把你当成了很重要的朋友,真的。”

我叹了口气,轻声道:“再看吧,你与其多关心一下曹大,实际上他比我要冲动许多。”

“我管不了他,他很奇怪……”东方雪摇头道,“但我也说不清,反正曹大就是给我一种很奇怪的感觉,让人捉摸不透。”

我苦笑道:“捉摸不透,你还这样跟他甜蜜干什么?”

“啊?啥甜蜜?”东方雪惊愕道。

我凑近她的耳朵,小声说道:“就是你上次当他奴隶的事情,还叫他主人。你不记得了吗?”

东方雪瞪大眼睛,她傻傻地看着我,呢喃道:“你在说什么啊,我怎么可能会做这种事?我……就算真玩那种游戏。我也肯定是女王类型的好吗?”

嗯?

东方雪的话让我忍不住皱起眉头,上次我明明看得清清楚楚,她却说自己没做过这种事。

这怎么可能!

我下意识看向曹大,却发现他正认真地看着李唐朝。神情非常严肃。

等人们送礼完毕,有个老人忍不住说道:“李唐朝,人都已经到齐了,你就直接把重要的事情说了吧。之前你放出消息,说你已经得到了华宏的消息,所以我们才会来到这里。说,你是怎么知道华宏消息的?明明大家经历了这么久都找不到,你一个不懂道术的道器师却找到了,难免让人有些不相信。”

“是啊,别拖拉了,快说华先生在哪儿。”

“李唐朝,我可没时间参加你的六十寿辰,我是为了华先生来的。”

人们都是议论纷纷,有些话语听得我忍不住握紧了拳头。

面对这些人的催促,李唐朝只是微微一笑,他忽然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黑色的令牌。微笑道:“你们知道……这是什么吗?”

人们都摇摇头,而李唐朝有些感慨地说道:“这,是通神令。”

“通神令!?”

所有人都是惊呼出声,我听得有些疑惑。转头对东方雪问道:“你见识多,知道什么是通神令吗?”

东方雪摇摇头说不知道,倒是李唐朝继续说道:“所谓通神令,就是能与神交流的令牌。相信大家都很清楚,想要打造一个通神令,需要熔炼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阴物,集齐不同的阴气打造,才能打造出通神令来。而一个通神令,只能使用三次,神无所不知,可以告诉你任何事情。这些年来,我每天都游走于大街小巷收购阴物,才终于凑到了这么多。”

这……

我听得瞪大眼睛,傻傻地看着李唐朝手中的通神令。

他游走于大街小巷数十年……不是为了跟自己那夭折的儿子说一句对不起吗?

我现在还记得那天曹大的哭泣,可是现在……李唐朝却告诉我们,他拿来的阴污,是为了打造这个通神令!

“李唐朝,我去你妈的!”

刹那间,酒店里忽然传出一声怒吼,声音是从天宗那桌传来,曹大脸红脖子粗地对着李唐朝怒吼,眼睛里满是要杀人的目光:“我去你妈的,你骗我!你这老走狗,你还是在骗我!”

而李唐朝,只是露出了一个沧桑的苦笑……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