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六章 你说我是走狗,我只能认了(下)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李唐朝。

多年下来,一直心甘情愿地做华宏手下的首席道器师。

当华宏出事,手下的人们纷纷避难背叛时,他依然将华宏的孩子带回自己家抚养。当仇人找上门来,这个老家伙做出了令人不敢置信的事情。

他将自己刚出生不久的儿子送了出去,换来了妻离子亡,只为了让华宏的孩子继续长大。

为了让他避人耳目,为他改名为曹大。

从那天起,曹大背负了极为深重的罪恶感,患上人格分裂。他决定为李唐朝做点什么,二十年来,他坚决地跟在李唐朝身后。

李唐朝说要找很多阴物,好让他跟死去的儿子说一声对不起。曹大同意了,便以此为自己的人生目标。

李唐朝很贪财,他忍了。因为要买阴物。

李唐朝对他不管不顾,他忍了,因为他相当于李唐朝的杀子仇人。

他拼进元门总部,他疯狂地凑大阴物,他在刀尖上生活。他为这个老人奉献出了自己的一切……

可在最后,曹大却发现,自己一直保护的那个老人,其实从来没变过。将他虚伪的面具摘下来,将他朴素的外衣脱去。他还是那个李唐朝,华宏手下的走狗李唐朝。

今天,曹大终于知道,自己拼搏了二十年,最后还是换来一个欺骗的结果。

天宗的人们拦住了发狂的曹大。而李唐朝则是温柔地看了他一眼,继续说道:“我用通神令询问过了,华先生还活着,而且就在昆仑山仙境。至于确切地点……”

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,随后说道:“确切地点。是在第五山脉。”

“第五山脉?”

人们都是不敢置信地惊呼一声,此时,青衣门大长老沉声道:“昆仑山是仙境,但人们都知道,越美好的地方,越是有危险陪伴。那昆仑山是阴阳两地结合,而第五山脉,就是阴气最重之地,人们根本不敢靠近,华先生跑去那做什么?还有,他这些年,一直都在第五山脉?”

李唐朝点头道:“对,通神令告诉我,华先生是被困在了第五山脉。”

“被困住!?”

人们又是惊呼出声,我也是听得目瞪口呆。

有人能困得住华宏?怎么可能!

“我向太上老君发誓,今天我说的话句句属实,否则魂飞魄散,不得好死……”李唐朝认真地说道,“在座许多人,都受过华先生的恩惠,更有不少人,曾经都坚定地追随着华先生。如今不一样了,我们不需要再躲避了,只要华先生回来,大家就能拾起曾经的光荣。继续在他身边奋战。今天叫大家过来,就是想商量一下解救华先生的事情。”

李唐朝说完,全场都是沉默了。没人愿意先开口,都陷入了沉思。

见到这情况,李唐朝有些焦急。他连忙对天宗的人说道:“没有华先生就没有今天的天宗,如今天宗是南方最强大的道士势力,你们就不打算帮他么?”

天宗的人不敢说话,曹大依然是愤怒地看着李唐朝,而天宗大长老想了想,他叹气道:“不是我不想帮,而是……能困住华先生的人,自然实力非凡,我们若是贸然前往,恐怕会有危险。我的想法是。大家再商量商量。”

“商量什么啊!”

李唐朝打断了天宗大长老的话,他激动道:“我们这么多人过去,肯定能将华先生给救出来。还有江家,你们是否还记得,当初你们家主有一劫难,是华先生帮你们度过的!”

江家的一个中年男子站了起来,他抱拳道:“华先生的大恩大德,我自然不会忘记。但是最近江家正在紧急发展,不如先拖延些时候,到时候从长计议。”

李唐朝顿时脸色变得苍白。他身体摇晃了一下,喃喃道:“你们……当初你们明明说过,欠下华先生一个天大的人情,将来他若是有需要,一定会帮。可现在华先生有难。就开始一个个推脱,我现在就问你们,有谁愿意与我一同去解救华先生!”

全场鸦雀无声,在短暂的几秒沉默过后,李唐朝脸上已经毫无血色。终于在这时,有个魁梧男子站起身,他阴冷地说道:“李唐朝,叙旧已经结束,现在我们来说说你欠下的债吧。”

不好,开始了!

我下意识要站起身,曹小小却抓住了我的手臂,让我不要轻举妄动。而李唐朝瞥了那魁梧男子一眼,他冷声道:“算什么债?”

“你当年跟华宏做过什么事,你自然清楚。”那男人狞笑一声,朝着李唐朝走去。在这一刹那。有不少人也都纷纷站了起来,对李唐朝是一脸憎恨之色。

然而……

面对这个情况,李唐朝苦笑了一下,他抚摸着自己的手掌,轻声说道:“当年,华先生说你们是有反骨的人,我还觉得不相信,现在想来,那时候他已经猜到了今天的画面。你们这群人,能同富贵,但别想共患难。不过也罢,我这次过来……只是问问你们而已,既然你们没兴趣,那就罢了,不需要带上你们也行。”

“笑话……”之前那男人冷笑道。“你现在连这个酒店都走不出去,还说什么拯救华宏的大话?要我说,老江湖就该早点滚蛋,非要留在这丢人现眼。”

李唐朝瞥了他一眼,淡然道:“我若是说,我今天就是能走出去呢?这次过来,本就是为了解决一些麻烦,省得等到时候拯救华先生时,你们忽然来添乱。”

说罢,他忽然拍了一下旁边的桌子,刹那间,有四个人影直接出现在李唐朝身后。这四人男女都有,尘埃也在其中!

“是五大鬼奴,但怎么少了个算天下?”

“别靠近,华宏手下五大鬼奴。每个都不好惹。”

人们纷纷停住了脚步,有些忌惮地看着李唐朝,但那些要对付李唐朝的人,却也是已经抽出了兵器,面露冷笑。

一场大战。在所难免。

与其同时,还有十几个人从饭桌上站起来,他们走到李唐朝身边转过身,警惕地看着进攻者们。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其余道士,都是纷纷撤离了酒店。

一时间。原本座无虚席的酒店,已经空出了大部分位置!

天宗也是撤离的势力之一,有个长老扯着曹大要带他走,曹大却是站在原地,呆呆地看着李唐朝。

大战之前,气氛却静得很,哪怕一根针掉在地上,人们也能听得清清楚楚。

“有意思吗……”曹大吞了口唾沫,他喃喃道,“你骗了我多少次?一直给那个男人当走狗,老婆也跑了,儿子也死了,你还坚持着自己的选择,有意思吗?”

李唐朝看向曹大,他的神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冰冷:“我不后悔,没有华先生,就没有我。”

曹大握紧拳头,他眼睛已经红了,咬牙道:“可是没有你,那也没有我啊……我一直信任你。但等到今天,你却还是在为他而办事,我傻傻地相信了你二十年。”

“我的生命,就是为华先生而活,大公子……”李唐朝咧开嘴笑了。露出一口大黄牙,“所以你说我是走狗,我只能认了。快走吧,免得不小心伤到你。”

“你是我父亲……”

忽然间,曹大口中说出了一句令所有人都不敢置信的话,而他抽出佛陀八千斩,泪水顺着眼眶流了下来,“我就是这么傻,这么白痴,这么愚蠢。你骗我多少次都不要紧,天底下哪有儿子会真心恨老子的。伤到也好,死了也罢,今天谁敢碰你一下,我他妈就宰了他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