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十八章 东方雪要与我合体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面对这狂暴而来的大刀,我立即将慈悲横于头顶,挡住了这一刀。他力量很大,震得我虎口发麻。

东方雪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,她忽然将佛珠甩了过来,只见那佛珠闪耀着金光,竟然没入了大胖子的体内。这大胖子明显承受不住这个痛苦,他疯狂地大吼起来。全身的肉在不停波动,很是渗人。

我立即就跳跃起来,狠狠一刀砍在了他的脑袋上。这大脑袋被我砍落,重重地掉在地上。我松了口气,可正当我放松的时候,我忽然感觉腿上传来一阵疼痛。

低头一看,这大脑袋掉在地上竟然还有生机,此时他正张开口,狠狠地咬在了我的腿上!

我连忙一脚踢开这脑袋,惊呼道:“什么东西!”

脑袋被我踢到了楼下,直到这时候,那身体才开始渐渐透明。东方雪看着这诡异的一幕。她皱眉道:“有点麻烦,最弱的都需要我俩一起对付,这要是碰到点强大的,那可就危险了。”

“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…”我叹气道。“先去天台看看。”

“嗯。”

我们走出天台,外面啥东西都没有,空空如也,就是一片平地。可是在这地上。却是画着一个巨大的法阵,我一眼就能看出是用血液化成的。曹小小看得害怕。更加用力地握着我的手。东方雪倒是主动走过去,她单膝跪地,用手沾染了一些血液,然后在嘴里尝了尝,轻声说道:“是人血。”

我问道:“这是什么法阵?”

东方雪很认真仔细地看了一会儿,最后摇头道:“不知道,这法阵我从来没见过,想必比我目前接触过的层次要高级许多。最重要的是我们不能破坏法阵,因为不知道是你师傅设下的,还是神明教设下的。万一你把自己的师傅给坑了,那怎么办?”

我想想也是,眼下最重要的还是找个安全的地方躲起来。我走到栏杆旁往外看了看,好家伙,真是够高的,要想安全地下去简直是不可能。这要是在晚上,还能有鬼魂能帮忙,可现在是白天,太阳这么大,我根本是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我看向成东方雪。她也是无奈地耸了耸肩,我们只好先坐在天台角落休息。曹小小有些崇拜地看着东方雪,她认真道:“东方小姐,你刚才好厉害。这就是佛教弟子的威力吗?”

“佛教跟道教一样,有强也有弱……”东方雪微笑道,“没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我看了眼东方雪的身体,嘟哝道:“我觉得最厉害的是衣服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,还有你经常使用东西的时候,突然就能出现在你手上,就好像……好像玄幻小说里的储物戒指一样,你是怎么办到的?”

“想学啊?”东方雪笑道。

我点点头说当然想学。她说如果能安全离开,就教我该怎么做。

“轰!”

正在这时,楼下忽然传来一声巨响,我连忙趴在栏杆往下面看,只见二楼的玻璃碎了一地,好在路上并没有什么行人,应该是早就被想办法封闭了。

“下面打得很厉害啊……”我喃喃道,“不知道大师兄怎么样了。”

东方雪安慰道:“不用担心他。他这么厉害,肯定能安全地活下来,而且天宗也不会让他出事。”

正在我们说话的时候,天台门口那边。忽然传来了一道冰冷的声音。

“这个时候,你们应该担心自己会不会出事。”

我们连忙循声望去,只见一个身材消瘦的中年男子走上天台,他反手将门关上,脸色狰狞地看着我们。这男人很高,简直要达到两米,身后背着一把巨大的刀,看着很是威严。

“是魔刀周五岁。”东方雪惊讶道。

我疑惑地看了她一眼。东方雪压低声音,警惕地说道:“千万要小心点,这周五岁是个道君,而且他的刀不好惹。那把刀将许多厉鬼收入刀中,怨念很重,哪怕是在阳光下,也不足以消除刀的怨念。与他对战的时候,会十分麻烦,我也只是听说,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个麻烦。”

我点点头,这名为周五岁的家伙一看就不好惹。

他背着大刀,一步步朝我们走来,反手将那刀抽出,在阳光下看着也是有一股冰冷。

“东方雪,江成,两个都是道云榜新来的小家伙……”周五岁狞笑道,“不过,别以为自己上了道云榜,就真是强者了,天下之大,能杀掉你们的人太多。”

东方雪冷笑道:“然而我们有那天赋上道云榜,你却没有。”

这句话似乎戳到了周五岁的痛楚,他怒吼一声,脚步忽然加快朝我们冲来,我连忙主动迎向周五岁。等我们接近时,他将大刀砍下,我立即就用慈悲抵挡。

“嗡!”

大刀砍在慈悲上,发出了一道我从没听过的诡异声音,我连忙要进攻,可就在这时,我的脚却动弹不得。

怎么回事!?

我低下头,却忍不住惊愕了。只见在这天台上,不知道何时长出了两个血淋淋的手,这两只手正抓着我的脚,让我无法继续战斗!

这就是……魔刀的能耐?

“去死吧!”

周五岁低吼一声。他将大刀朝着我的胸口砍来,东方雪惊呼一句小心,她忽地将手指朝着周五岁一弹,只见一个佛珠从她手指弹出,正好打在了大刀上。

原本朝我凶猛而来的周五岁,竟是被这个佛珠撞击得后退好几步,他不敢置信地瞪大眼睛,又是一刀朝我砍来。

“该死!”

我怒骂一声。将慈悲往脚下一划,那两只手立即就被我砍断了。而周五岁的大刀已经到了我面前,我来不及躲,只能一个驴打滚滚开。

我没能彻底躲开这一刀,周五岁的大刀在我的肩膀上砍下一道不深的伤口。我觉得伤口传来一阵巨痒,只见从我这伤口里,竟是密密麻麻有蛆往外面爬,特别恶心。

“这把刀太邪门了……”我疯狂地拍着肩膀,将那些蛆都拍落下来,惊呼道,“我近身战不是他的对手,怎么办?”

东方雪也是神情有些焦急,而周五岁脸上已经露出一丝狞笑,他举着大刀,轻声说道:“没用的,这就是你们与道君之间的差距。就算你们的天赋可以上道云榜,可说到底……你们还是一群新人,遇上了我,只有死亡这条路。”

我咬紧牙关,忍受着肩膀传来的瘙痒,曹小小害怕地一直往角落那边钻。这个时候,东方雪想到了办法,她连忙说道:“江成,我们来合体!”

“嘎?”

我转过头,不敢置信地看着东方雪。

她刚才跟我说什么?合体?

这娘们有病吧,在这危难的时刻,竟然跟我说这种事情!

只见东方雪忽然握住我的手,我正以为她要做什么的时候,她却是取出一个金光佛珠,用手摸向了慈悲刀锋。

锋利的刀锋将佛珠轻松割碎,随后染上了一丝淡淡的金色。东方雪冷声道:“你的刀加我的佛光,肯定可以对抗他那把魔刀。我俩分开对抗拿他没办法,可将能耐合在一起,就不怕他的魔刀了。”

我心里顿时一愣,原来东方雪说的是这个合体。

沾染上金光的慈悲明显有了一丝暖意,与以往的冰冷截然不同。我紧握慈悲,冰冷地看着周五岁,他却是不屑地瞥了一眼我的慈悲,冷笑道:“米粒之珠,也放光华。现在的天才就是啥也不懂,最后陨落在成长的道路上。我就让你们见识见识,道君的能耐……不是你们能惹的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