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一章 我觉得很公平呀!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曹大身份暴露的时候,全场所有人几乎都沸腾了起来。我却是心里一沉,知道大事不妙了。

曹大是华宏之子的这件事情,一直都是保密的,只有天宗和我们这几个人知道。可现在他的身份忽然暴露,无疑会带来许多麻烦!

“杀了他……”之前还用中年女人来威胁李唐朝的老人立即惊呼道,“只要杀掉他,我们还不算失败!”

神明教的人们仿佛一下子就有了动力,他们忽然排成一个奇怪的阵法,看着有点像是阴阳八卦阵,但这阴阳八卦阵的中间,却是一条横线。让人惊讶不已。众所周知,阴阳八卦中间的线应该是扭曲的才对。

见到这阵法,李唐朝脸色一变,他连忙惊呼道:“保护少主!”

听见少主这个词,曹大下意识看了李唐朝一眼,那眼神中有着一丝浓厚的悲哀。

人们没有一丝犹豫,全都护在了曹大的身边。而那神明教众人却是纷纷拿出黑色道符,每个人都咬破舌尖。喷了一口精血在黑色道符上。这些黑色道符立即就直接化为了一道道黑气,就如同我之前对抗的黑气一样。

这些黑气凝聚在一起,竟然是变成了一把巨大的黑色长剑。当长剑凝聚成形的一刹那,立即朝着曹大急速而去!

我忍不住瞪大眼睛。那黑气的锋利我是见识过的,刚才只是微微一碰,就让我被割下了一块肉来。这应该是神明教特有的某种道术,现在这么多黑气凝聚在一起,威力该强大到什么地步。

“不自量力!”

尘埃冷哼一声,她忽然双手一挥,一个阴气盾牌立即出现在面前。而那四个华宏的鬼奴,都是纷纷打入了一道浓郁的阴气进入黑色盾牌。

“轰!”

此时,长剑与盾牌撞击在一起,明明是气体,却发出了一阵响亮的爆炸声。只见那长剑死死顶在盾牌上,愣是没法前进半分!

好强……

明明鬼奴只有四个,而神明教还剩下十几人,但却是硬生生地抗住了这一招。华宏手下的鬼奴,果然不一般!

见华宏鬼奴如此难以对付,神明教等人却是丝毫不着急,之前那个老人忽然哈哈大笑道:“昔日华宏麾下的五大鬼奴,果然都有些本事,可你们难道觉得,我神明教这次过来,只做了这么点准备吗?”

有个鬼奴冷声道:“有什么本事,只管用出来就是。”

只见这老人忽然抽出一把短刀,竟然是用锋利的短刀直接砍向了自己的左手。等我们反应过来时,他竟然将自己的左手手掌直接砍下!

好狠!

果然是一群亡命之徒。他们今天过来,就是为了与李唐朝一伙人不死不休的。

张花旭的名头能挡住很多人,却挡不住这种一开始就打算死拼到底的神明教!

这手掌掉落到了地上,溅起一阵血花。看着令人觉得有点阴森。而就在这时,这些人身上忽然散发出了微微红色的气体,就如同有鲜血在他们身边蒸发一般。

看见这情况,尘埃忍不住惊呼道:“是血光阵!”

血光阵?

我好奇地看着神明教等人,只见他们身边的血色蒸汽越来越浓郁,最后竟然是形成了一道红色的龙,而这龙分明就是由鲜血组成的!

“果然是血光阵……”李唐朝咬牙道,“他们的阵法在哪儿?”

我连忙喊道:“如果说是阵法的话。之前我在天台上有看见一个诡异的阵法。”

“那肯定就是血光阵,赶紧来个人去破坏掉它。”有个道士急忙喊道。

“晚了!”

神明教的那个老人大吼一声,只见这红色血龙疯狂地朝李唐朝等人席卷而去,之前还天不怕地不怕的李唐朝一伙人,在面对这个红色血龙的时候,竟然是纷纷后退避让。曹大原本要硬抗,却被李唐朝抓着躲到一边去。

那是什么东西,竟然能让这群强者如此惊恐?

我仔细想了想。现在神明教肯定会牵扯住李唐朝等人,趁着他们正在战斗,不如我赶紧上去破坏掉阵法。反正我现在就在角落,要逃去楼上很方面。

想到这儿。我连忙就跑出侧门,让正在看观战的人让让。可江家家主却一把抓住我的肩膀,他的神情十分严肃,沉声道:“你是江成吧?”

我愣了一下。随后说道:“是啊,怎么了?”

“你现在已经是江家的人,凡事要听江家命令……”他冷声道,“刚才砸死神明教那一下已经够高调了,接下来你必须给我低调行事,站在这观战就好。”

我惊呼道:“那怎么行,我……”

“闭嘴!”

江家家主低吼一声,他将我往江家人群中一推。这些人立即就抓住了我,愣是不让我上去。而且江家人的态度非常严肃,甚至有个长老搭着我的肩膀,声音冰冷地说道:“江成。他们根本不需要你的帮助,以你的实力来说,根本帮不上太大的忙。我承认,你之前砸死神明教教主的能耐有点厉害。可为了江家着想,还是低调点吧。”

我咬紧牙关,低声说道:“可他是我的……”

“可他是李唐朝……”这长老低声道,“李唐朝三个字不是你能随便揣测的,要是没点准备就召集来这么多人公布华宏的消息,你当他是蠢货吗?”

这段话顿时让我愣住了,他说得也很有道理,李唐朝不是蠢货。眼下看来。他几乎还没出过底牌。

在红色血龙攻守兼备的情况下,李唐朝等人打得有些狼狈,而神明教的人们则是越来越激动,仿佛已经看见胜利在朝自己招手。

“贼娘皮!”

正在这时。李唐朝忽然骂了句脏话,他怒吼道,“你再不出来,我就要死在这了!”

李唐朝的这句话让所有人都是愣了一下,而与此同时,房间里忽然响起了一道巨响!

“砰!”

那原本正在控制血光阵的神明教老人的脑袋,竟然是轰然炸裂开来。而大厅的侧门那一块,忽然就出现了一群人,这些人拿着枪,威风凛凛地走进二楼大厅,让在场所有人都看傻眼了。

而在这群人身后,有个人影正在缓缓走出。那人脚穿高跟鞋,身上是一件红色的短裙旗袍,手里拿着把洁白的手枪,看着有一丝妩媚。而她正微微笑着,如同一条欢悦的毒蛇,丝毫不在乎自己正在干什么。

胭脂红!

“你们这些人真是奇怪呀……”胭脂红微笑着说道,“管什么阵法,管什么血龙,直接一枪崩他脑袋不就是了吗?非要用道术来解决,被打得只能跟我求饶,当年闭关锁国,害我泱泱中华被欺负了多少年。这惨痛的教训还不够吗?不过李唐朝先生,答应过我的条件,可千万别忘记了。”

神明教有个道士傻了眼,他不敢置信地指着胭脂红,颤颤抖抖地惊呼道,“胭脂红!你也是个道士,分明知道现在是道士的战争,你竟然带热武器闯进来。如此不尊重道术,你……你……你不配为道士,这样不公平!”

“废话真多。”

胭脂红平静地说了一句,忽然举起枪扣动了扳机。只听砰的一声枪响,那道士顿时倒在了血泊之中,而胭脂红极为妩媚地吹了吹枪口,露出个性感的微笑:“现在的男人啊,全都是废物,丝毫不懂得让着点小女子,男子汉大丈夫,就该给小女人一点特权嘛。你们用刀,我用枪;你们用道术,我用子弹。不公平吗?我觉得很公平呀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