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恐惧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毕竟是江二钱的童子,不能让人家白白为我调教鬼奴。因为江二钱明明可以让我每天无止境地挑粪去,可他却还是很认真地给我帮忙,所以我们谈妥了这次佣金的分配情况。

佣金五万,江二钱拿四万,而我拿一万。一方面是感谢他,一方面是就做任务不挑粪的赔偿。

这次的任务雇主,是一个团体的,而主要负责人是苏州一个小区的富豪。他这人比较信道,主要还是他提出找道士帮忙的。

等我坐飞机来到南京,第一时间就来找了这个负责人。这是个挺大的别墅,小区立于南京的市中心。房价肯定是高到令人发指。

敲门之后,开门的是一个中年男子。他穿着一身整齐的西装,应该是正打算出门。见到我之后,他露出了一个疑惑的表情:“你好。请问你是……”

我客气地笑道:“你好,我是江家那边过来的。”

“啊,原来是江家的先生,请先坐下吧。”

他连忙领着我走进来。我看着别墅的装修很漂亮,空间也很大。我们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他给我倒了一杯水,恭敬地说道:“我对道士一向很憧憬,道家文化无比深厚。记得我读道德经的时候,几乎每天都会有一种新的领悟,特别是其中的……”

听不懂!

虽然我是个道士,但是他在讲的道德经我完全听不懂!

我故作镇定。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十分懂道的道士,然后笑道:“有空多学是好事,只是道教讲究随心而活。实不相瞒,我做道士这么久,从来不读道德经,因为读不懂。”

他顿时惊愕地看着我,眼神中已经有些狐疑,而我不慌不忙地拿出一张东方玄火符,往沙发上一贴,刹那间,沙发顿时燃起了熊熊火焰。中年男人吓得大叫起来,连忙喊着救火,我却是不慌不忙地笑道:“先生,我们将正事谈一谈吧。”

他目瞪口呆地看着着火的沙发,此时我坐在沙发上,却是一点事情都没有,而沙发也是完全没被烧坏。中年男子傻了眼,他喃喃道:“神了。”

我大笑道:“我的心只有降妖除魔,读不进圣贤书。”

“先生真是个伟人……”中年男人啧啧道,“我叫李爱弟。在这一带也算是有些朋友。之前委托他们帮我找来些人帮忙,结果却发现那些都是江湖骗子。像什么仙人教,大罗金仙帮,阴阳馆。虎骑宗,太上老君堂,一个个将名字起得这么好听,结果全都是骗子。”

我微笑道:“道士组织的名字,其实大多都是很简单的。现在你也已经相信我了,我们将正事谈谈吧。”

李爱弟点头道:“嗯,这事情说来诡异,是先从我们小区左边楼房的一个小姑娘开始的。那小姑娘才十五岁。她跟自己的父亲住在一起,母亲早已经去世了。那天她在浴室里洗澡,突然就喊起来,说爸爸,厕所里有人在看我。”

我拿出手机,详细地记录下来,问道:“那他父亲进去了吗?”

李爱弟苦笑道:“怎么进去?我也有个十六岁的女儿,平日里什么事情都不肯跟我说。房间也不让进。她父亲肯定也不敢进去,就说那你先出来,然后我进去看看。结果……等了很久,他也没等到自己的女儿出来。后来他实在忍不住了。走进浴室里,却看见小姑娘手筋脚筋被割断,丢进了浴缸里淹死。”

我皱着眉头,这鬼魂杀人的情况真是很残忍。我问接下来又发生了什么。李爱弟叹气道:“之后就是我隔壁不远的一栋房子,里面有个小伙子洗澡很久不出来,最后他的家人觉得疑惑,走进去一瞧。他被割碎了喉咙。我们当然有报警,可警察也查不出来,因为没有人闯入的迹象,也没有凶手的任何痕迹。总而言之成了一个悬案。大家就开始自己商讨,最后发现,这些人在死亡前,都有在浴室里唱歌。怀疑这就是问题。”

我点点头,这是非常重要的线索,江二钱也觉得是歌声将鬼魂引来的。我将事情全都记下来,随后沉声道:“鬼魂杀人。跟人类杀人是截然不同的。他们之所以杀人,无非为了两件事情:一是夺取阳气,这是他们杀人的主要原因;二是制造更多的怨气,因此他们在杀人之前。会先选择吓人。如此一来,我已经猜出他杀人的时机了。”

李爱弟疑惑道:“是什么时候?”

“洗头的时候……”我认真道,“先采取一些吓人的手段,等洗头的时候再杀掉他们。因为人在洗头的时候需要闭着眼睛。那时候才是恐惧最强的。当然有个问题,就是杀女性的时候,那残忍程度比男性要厉害很多,这个我需要去探索到底是为什么。李先生,我想我需要借用一下你的浴室洗澡,将那个鬼魂给引诱过来。”

李爱弟无所谓地说道:“只要能将鬼魂解决就好,你在全小区任何地方都能借到浴室,现在大家都不敢在自己家洗澡了。每次都是出去外面洗。”

我点头道:“好的,那就多谢了。”

“先生千万别跟我客气,我现在就带你去客房。”

他带我来到别墅楼上的一个客房,里面有独立卫生间,而在这客房旁边是个很可爱的房间,里面是粉红窗帘,还摆放着许多布偶娃娃,李爱弟说这是他女儿的房间。

等安排好我的房间后,李爱弟说自己还有生意要做,就先离开了。我脱了衣服进入浴室,虽然现在是白天,但屋子里并没有阳光。

别墅里很静,我打开水龙头,那水声哗哗作响。

我走到蓬头下面洗头洗澡,然后嘴里开始轻轻地唱歌。

这个场景有点诡异,空气中只有我的歌声与水声。

此时我冲完身体。准备涂沐浴露和洗发露,下意识警惕地往四周看了看,正在这时,我眼角余光看见,在那浴室的排风口里,有一双红色的眼睛正在看着我!

那红色眼睛很大,黑暗中仿佛在发光。我心中一惊,连忙抽起外面地板上的慈悲,朝着排风口狠狠地砍了过去,嘴里怒骂道:“该死的鬼怪,快点现身!”

“砰!”

浴室天花板直接被我砍破,排风口更是如同豆腐一样被切坡。我看见了,在那排风口里,有一个巨大的脑袋。那脑袋十分丑陋,脸上有许多伤疤,最让人在意的,就是两个特别圆和巨大的眼睛。

它现在是头朝下,竖在排风口里的。我怕这东西跑了,连忙将慈悲朝上捅去,它却是极为怪异地笑了笑,随后钻进了那排风口里,速度之快简直就像一条泥鳅。

我哪里会让这家伙跑掉,连忙吼道:“江影,把那家伙捉回来!”

话刚说完没多久,那刚跑掉的怪异鬼魂立即就被江影往回撤,它一时间反应不及,摔在了浴室的地板上。

这家伙的脖子上有一道切口,而且四肢都有很深的伤口。那脸实在太过丑陋,满满的刀疤令人作呕。

我连忙举刀要砍,可它却忽然对我张开大嘴,很是怪异地叫了一声。

当我听见那声音的时候,不知道为什么,心里忽然涌起一阵恐惧,那是凭空出现的恐惧,惊得我双腿一软坐在地上。而这鬼魂立即像个鲶鱼一样,滑溜溜地爬出了房间。正当它爬出房间,外面忽然响起了一声女孩的尖叫。

我心中一惊,外面怎么会有人!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