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七章 最后咬你一次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个怪异鬼魂,让我感觉到了威胁。我决定弄个阵法,这样才能好好地对付他。

而东方又玉教我的阵法,我一时间怕用不好,毕竟没个老师给我看着。这个时候,只能找一个人帮忙了。

我拿出手机,给云墨子打了电话,当那边接通后,我迫不及待地说道:“墨子,在干嘛呢。”

“画道符呀……”云墨子懒洋洋地说道,“累坏我了。”

“别做画道符这么浪费生命的事情,哥有事要你帮忙……”我认真道。“我需要一个很厉害但是很容易就能学会的阵法。小伙子,只要你告诉哥应该怎么办,我保证,以后有我一口大龙虾吃。就绝对不会忘了你的虾壳;有我一口红烧肉吃,就绝对不会忘了你的猪毛。”

云墨子无奈道:“成哥你对我这么好,我真的很感动。但恐怕不行,道教阵法没有很容易就能学会的。佛教倒是有。我建议你可以问问东方雪,她肯定知道。”

“那好吧,谢谢。”

我无奈地挂了电话,然后给东方雪打了过去。等她接通后,我客气地说道:“东方雪,能不能教我一点简单可是挺厉害的佛教阵法,我需要对付个挺厉害的鬼魂。”

“那你肯定不能用阵法啊……”东方雪连忙说道,“无论多么简单的阵法,你自己要是不会熟练地操控,那失败率就会很高。我可以教你一个办法,是佛教中有的。你身上有没有什么佛教物品?”

我身上并没有佛教物品,但是这别墅的酒柜里却是有个菩提子,我就问菩提子行不行。她说当然可以,然后要我将菩提子放在屋子西边的房间,同时在上面刻梵文的南无阿弥陀佛。我并不会,她就给我发了个照片过来。

成功弄完后,东方雪告诉我,只要我一直待在这个房间里,就可以削弱鬼魂的怨气。我连忙跟她道谢,赶紧就给菩提子刻字,然后坐在床上,静静地等黑夜到来。

那个怪异鬼魂说过,等夜深之后,他还会来找我麻烦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别墅里一直很安静。当晚上十一点时,窗户外忽然刮起了一阵狂风。

我吞了口唾沫,紧紧地抓着菩提子。窗户被狂风吹得碰碰作响,我甚至怀疑玻璃会不会被吹破。

“呜……呵……呜……呵……”

屋外忽然响起了一阵诡异的呼吸声。那呼吸声一下子轻一下子重,让人听着头皮发麻。我警惕地看向窗户,外面黑漆漆的,什么都看不清楚。

会不会……他就在小区的路上往这边走来呢?

我好奇地走向那窗户,忽然间,一只血淋淋的手忽然就拍在了窗户上,砰地一声响,吓得我整个人都跳了一下。窗户上沾染了血液,而那手慢慢地滑下窗户,只留一个血印在窗户上。

我吞了口唾沫,下意识后退几步,而那诡异的呼吸声却忽然静下来了。反倒是这个时候。外面忽然响起了脚步声。

“吧嗒……吧嗒……”

我听得心头一惊,什么时候进来的?

为了安全起见,我给自己抹上了牛眼泪,立即就看见江影在我旁边站着。而外面的脚步声渐渐加大。明显是在往我这边走。

忽然间,那脚步声到门口的时候停住了。随后,一阵短暂的敲门声忽然响起。

我吞了口唾沫,一只手握住慈悲,死死地看着门。只要那怪异鬼魂敢冲进来,我立马就动手。

“江成……江成……”

那沙哑的声音忽然传进了屋子,不知道为什么,我关是听见这声音。就浑身都忍不住发抖。

那声音顿了一会儿,随后忽然变得有些尖锐:“我知道你怕我,你躲起来也没用的,你被我击败过太多次,你躲起来也没用的……”

该死。

我不想再听这家伙说话了,立即就取下白鹭弓,对着门口拉开了弓箭。我将白鹭弓拉到第二层,一道巨大的弓箭立即出现。可让我惊愕的事情发生了,原本应该是红色的弓箭,竟突然就变成了黑色。

怎么好端端地会变色?

“吱呀……”

正在这时,那门忽然就被打开了,我惊慌地连忙松开弓弦。巨大弓箭朝着外面急速而去,而那个怪异鬼魂,正好就站在门口!

只见他微笑地看着射来的弓箭,突然间,他张大口,竟然当着我的面,将那巨大的弓箭吞了下去!

“我的天……”

我喃喃一句,不敢相信自己看见的一切,原本威力强大的弓箭,竟然直接就被他吃下去了!

这怎么可能!

他露出个诡异的笑容,缓慢地说道:“你就是赢不了我的。”

“别跟老子废话,江影,模仿我跟他战斗,但别说话!”我连忙吼道。

江影手中立即变出了跟慈悲一样的黑色长刀,朝着那怪异鬼魂急速冲去。怪异鬼魂见到江影冲过来,他脸上有一丝警惕。只见他朝着江影打出了一团黑色阴气。而江影不慌不忙地躲了过去,将手中的长刀狠狠砍下,目光正是那家伙的脑袋。

怪异鬼魂慌忙往后退了两步,正好躲开江影的长刀。

突然间。他张大嘴,那喉咙立马变得跟蛤蟆一样巨大,脖子上青筋暴露,看着一片紫色,让人怀疑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。

只见他的嘴里,竟然是喷出了一个黑色弓箭,而这黑色弓箭,赫然就是刚才白鹭弓射出来的!

江影下意识劈出一刀,狠狠地砍在了黑色弓箭上,顿时轰得一声,那黑色弓箭和黑色长刀都是炸裂开来。以二者为忠心,巨大的能量风暴四散开来。吹得他俩都是往后倒飞出去。

然而,江影重重地摔在了墙上,而那怪异鬼魂,却只是往后退了几步。

“嗤嗤嗤……”

他忽然发出怪笑。让我阵阵头皮发麻,我咬牙道:“你到底是何方神圣?”

怪异鬼魂转头看向我,那红色的眼睛满是仇恨:“不记得我了么?要不要我给你点提醒?”

我吞了口唾沫,有意无意跟这个怪异鬼魂保持安全距离,而他一步步朝我走来,狞笑道:“当初你向我下跪的时候,那态度可是非常卑微的。”

下跪?

难道说!?

“江成,当初在元门餐厅的时候,若不是你要在东方又玉面前逞能,坑了我五百万,我们也不会走到这个地步……”他巨大的嘴巴张开,那丑陋不整齐的牙齿紧紧咬在一起。“我天生就是刻你的,你向我下跪两次,还被我砍了一只手。不过……你现在的手看着还不错。呵,如今你也是赫赫有名。真可惜世人没看过你在我面前下跪的模样,就像条贱狗,求着要活下去。”

我瞪大眼睛,死死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,低吼道:“李轩,我早该想到的,你是在南京死,我自然会在南京遇见你。”

“都是江美那个贱女人……”李轩忽然犹如神经病一样怒吼起来,“你弄碎了老子的蛋,江美还派人来医院杀我。砍断我的四肢,割碎我的喉咙,像杀鸡一样杀了我。江成,你原本早就该死在我的手上,却害我最后被江美拿来镇风水……我恨你,我好恨你……你这个低贱的蝼蚁,我当初说要将你踩在脚下,那你就永远要在我脚下。无论你多么努力,我就是克你的存在!”

我深吸一口气,忍着浑身恐惧的颤抖,努力抽出慈悲。

“既然如此……”我低声道,“你被蝼蚁咬了这么多次,最后再咬你一次,我要你魂飞魄散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