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十六章 把舌头咬断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我完全不明白水柔说的话是什么意思,在我的记忆中我看得很清楚,那分明就是一把刀。虽然记忆中,我并不知道这把刀是怎么得来的。

水柔似乎很害怕这把刀,我拍了拍她的肩膀,让她镇定一点啊。她小声道:“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讲,因为我也不清楚他是怎么弄到这把刀的。当初我们见面的时候,他已经有这把刀了。但这刀很奇怪。”

“奇怪?”

我一下子没明白水柔说的话,她认真说道:“刀是顶级道器,但问题是,那刀里好像有什么东西。曾经有一次,我想摸摸他的刀,但被他很凶狠地拒绝了。红尘一直是个挺温柔的人,那是他第一次对我凶。后来有个朋友不信邪摸了一下,结果……”

说到这里的时候,水柔下意识停顿了。我焦急地问到底怎么了,她努力压制住恐惧,沉声道,“那个明明是玄尊的朋友,当天就上吊自尽了。而且他连魂魄都没剩下,被那把刀吸了个干干净净。我们问有没有什么办法解救他,红尘却说没办法。”

我听得倒吸一口凉气,只觉得浑身都是鸡皮疙瘩。

只是摸了一下那把刀。结果玄尊就上吊自尽了,甚至连魂魄都没留下?

我的天,这把刀未免也太凶了!

难怪算天下跟我说过,洛阳是我的福地。也是我的死地,这简直就是要人老命啊!

万一我什么都不知道就去摸了那把刀,岂不是要英年早逝了?

我吞了口唾沫,对水柔问道:“那这把刀……有名字吗?”

水柔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艰难地说道:“凶神。”

凶神?

这么简单的名字,我倒是从来没听说过。不过水柔的话我却是深深记住了,看来要得到凶神,可没我想的这么容易。

随后我与水柔告别,先回去睡觉了。现在我的势力还太弱,想这么多有的没的毫无意义。

第二天早上,我打车去了江家给我的地址,这商店就要开业了,既然是我的商店,那我自然要来看看。

道器店是在市中心的一条商业街上,我顺着地址找到之后却愣住了。因为在道器店的门口,竟然被丢了几只死猫的尸体。

这是怎么回事!?

有几个工人正在清理死猫,我问这儿怎么了,那工人可能是把我当成了看热闹的,他无奈道:“能怎么的,叫我们给保护费。不肯给就开始闹了。这咋弄啊,我们老板一次都还没来过,我们哪知道要不要给保护费。”

我一听顿时怒了,竟然有人来我的商店收保护费!?这是不是有病?

这可不是普通的商店。这年头哪有道士要给小混混保护费的道理,我们连鬼魂都不怕,还要怕几个小混混?

我忍着火气,装作好奇地对工人问道:“老板都没有,那你们这的负责人呢?总要有个负责人吧?”

工人点头道:“是有个负责人,他主张要给保护费,可老板都没来,这保护费该怎么给?那小混混天天都闹。让人特别烦,本来我们能早点开工的,但那负责人却说等老板来了解决,工程就越来越慢。最后是另一个老板来催了,才继续做工程。”

另一个老板,应该就是江家的人。

该死,竟然让我的商店拖工程,这每天都是钱,能拖得起吗?

我心里真是已经火大了,就问道:“那负责人来了吗?”

“一直在里面睡觉呢。”工人说道。

我走进商店,只见有个穿着潮流服饰的女人正躺在沙发上睡觉。我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,她还没醒过来,我又拍了拍,她终于睁开眼睛,有些警惕地问我是谁。

“我是江成。这个店是我的……”考虑到刚认识不能发火,我就问道,“外面的死猫是怎么回事?”

“啊,江总你好。”

女人伸出手跟我握手。她微笑着说道,“我是这次的负责人,你叫我阿兰就可以了,哈尔滨这一片的江家商店都是我负责的。”

我沉声道:“我在问你,外面的那些死猫尸体是怎么回事?”

“这不能怪我啊……”阿兰耸了耸肩,无奈地说道,“就是有小混混过来收保护费,可我又没法联系你,就只能等你回来再解决。按照我的想法,给他们点保护费算了,毕竟阎王好惹,小鬼难缠。”

“哦?”

我冷笑道:“这真是有意思。江家虽然低调,可还没低调到要给小混混交保护费的地步吧?你先说说看,他们要的保护费是多少?”

阿兰认真道:“两成的营业额。”

“我去你妈的!”

哪怕我知道不能随便对女人发火,这时候我也是忍不住怒了:“堂堂江家,堂堂道士,要把两成的营业额给小混混当保护费,你脑袋被驴踢了吧?滚,这里不需要你负责了,有多远滚多远,你还赞成给保护费,我看你是脑袋里进屎了!”

“江总,你不要激动。”

面对我的怒骂,阿兰却是神色平静,她微笑着说道:“实不相瞒,哈尔滨其他的江家商店都有给他们交钱,因为如果不交钱的话,会惹来许多麻烦。比如他们趁着夜晚故意来砸门,或者丢几个尸体在这,难免会让生意不好做。”

我死死地看着这个阿兰,低吼道:“你是不是跟他们有关系?”

“哪能啊……”阿兰摇头道。“没啥关系,你就放心吧,我难不成还会吃里扒外吗?”

她说话的时候,我一直在看着她的装饰。这女人戴了三个钻戒。那钻石都大得吓人,而且身上许多首饰看着都是真货。

这女人哪来的这么多钱?她只是一个负责人而已,根本没多少钱能赚。

我皱眉道:“你不是江家人吧?”

“不是……”阿兰笑道,“不过我老公是江家财务部的副主任。”

我顿时明白了,那小混混肯定跟阿兰有关系。

这都是道士,谁会害怕几个小混混?明显是阿兰在其中捞油水,可因为她的老公是江家财务部副主任,所以其他江家子弟不敢得罪她。只能拿出两成的营业额来,自认倒霉。

可是这么多营业额合起来,那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!

我这人不喜欢弄这么多花花肠子,直接冷笑道:“阿兰是吧?我不管你老公是什么人。也不管这些小混混会怎么闹腾,要老子掏钱,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。现在我只想告诉你,有多远,你就给我滚多远,这个商店不需要你负责了。”

面对我的威胁,阿兰却是浑然不惧,她还微笑道:“江总说话这么嚣张,恐怕会惹麻烦哦。”

我顿时怒极反笑:“会惹什么麻烦?”

“比如说营业额对不上什么的……”阿兰轻声说道,“到时候江家恐怕会觉得你做假账,那可就不好解释了。”

听见阿兰的话,我顿时笑了:“你在威胁我?”

她耸了耸肩,轻声说道:“我也没这么想,就是感觉江总你的情商有点低,我跟别人喜欢好好讲话,可是江总你一开始就要跟我吼,那我当然没办法了。”

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我平静地说了一声,而阿兰露出了得意的笑容。可就在这时,我伸出左手,放在了阿兰的脸上,她原本想躲,可当神之左手一碰到她的脸,她立即整个身体都软了一下。

“你……”

她有气无力地看着我,脸颊微红,眼里满是柔情。

我摸着她的脸,温柔地说道:“乖,把自己的舌头咬断,听话点,宝贝。”

阿兰犹豫地看了我一眼,她慢慢地张开嘴,把舌头放在牙齿上……

刹那间,血光飞溅!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