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当骄傲化为奴隶的资本,谁还记得他曾风华正茂?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当那烟尘缓缓散去,我死死地睁大眼睛,想看清究竟是谁还站在那。

一个是出生就被江家定为少家主的天才人物,从小就是万众瞩目的男人。

而另一个,是出身贫寒,拼死拼活,终于被成为道教创办以来最强的男人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明明是我认识的两个人战斗,可我心中却有一丝庆幸。我庆幸自己可以看见这场战斗,哪怕很多年后过去,我也可以告诉人们,我曾经看到过这样的一场战斗。因为我知道,这两个人只要不出意外,将来肯定都会站在道教的巅峰。

烟雾终于散干净了,而我看到还站在那的男人。忍不住目瞪口呆。当然,他们无论是任何一个人站着,都会让我无比震撼。

江二钱。

他那长发垂下来,掩盖住了他的眼睛,整齐的西装已经有些破损。此时他伸出拥有修长手指的手。将自己的长发捋了捋。

忽然,他笑了,将脊梁骨挺得笔直。而东方青云正躺在地上大口喘气,他想抓紧荒芜,可已经没了力气。

“这场比斗。虽然有些不公平,但我会永远记着……”江二钱又开始保持着微笑,“东方青云,你我年纪差不多,可惜你离开了人世一段时间。虽然现在你从地狱回来了。但刚回来就面对失败,恐怕会让你很不甘。其实我也很想知道,若是你这段时间没离开人世,依然在努力进步,我是否还打得过你。不过……谁说得清呢?”

谁……说得清呢?

我自己也说不清。东方青云离开人世多久了?

三个月?四个月?

江二钱以微弱的优势赢了,可如果东方青云这段时间依然在进步,最后赢的应该是谁,真的没人能说清楚。

可是现在,他败了。

江二钱握紧拳头,很努力地伸了个懒腰,那动作又仿佛在跟苍天证明自己。他拍了拍自己的胸口,随后朝我这边走来。等他走到我身边时,忽然吐出一口鲜血,身体摇晃了一下,但还是努力站稳了。

“这里的阴气,怨念太重,不适合江影使用……”江二钱拍了拍我的肩膀,他轻声道,“我先回道法宗了,你如果有什么想和他说的,就这时候说说吧。这一架,打得真是痛快……”

我心情复杂地嗯了一声,而江二钱也离开了。我原以为他会回头,但他没有,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夜幕之中,也没见他回头看一眼自己的对手。

他依然是这样潇洒,仿佛不食人间烟火。

“青云哥。”

我连忙要朝东方青云走去,想看看他身上的伤势,可等我刚挪动脚步。躺在地上的东方青云却忽然低吼道:“别过来。”

我下意识停住脚步,不明白东方青云的意思。他这时努力抓着荒芜,支撑着自己坐起来,然后眼神朦胧地看着我。

不知道为什么,我觉得东方青云的神情有些落寞。这与以前的他是截然不同的。我甚至怀疑这并不是那个霸道的东方青云。

我吞了口唾沫,安慰着说道:“青云哥,胜败乃兵家常事,虽然你这次输了,可并不代表你不如江二钱,不是吗?之前确实是因为你有三四个月没修炼,而且他赢你也是险胜,若是你还在修炼,说不定能打成平手,甚至有可能是你险胜他。”

我心里很清楚。

其实这两个人。应该用不相上下来形容。而这次的战斗,对东方青云来说,真的是有那么一些不公平的。

他沉默了一会儿,随后轻声说道:“江成,你觉得……我很在乎这场战斗吗?”

我下意识摇摇头。如果东方青云很在乎这场战斗,那就不是那个霸道洒脱的东方青云了。在我的印象中,他是一个只对家人和东方艳月感兴趣的男人,其他仿佛都对他无关。

我看着落寞的东方青云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。他忽然问我有没有烟。我连忙将烟与打火机都丢向了东方青云,他伸手接住,然后抽出一根点燃,却咳嗽两声。

“别过来了……”他喃喃道,“我收到的命令是闯入者死,你若是靠近,我就只能杀你。江成,我不想杀你,又玉还需要人照顾。”

我轻轻地点点头,小声而惭愧地道:“青云哥,对不起,我没能保护艳月姐。其实……我那时候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保护她。”

“她那个层次,又不是你能保护的……”东方青云苦笑道,“江成,我看得很透。在我自刎之前,我就知道她们会落到什么地步。无论是玉儿还是月儿,都没得到东方家的照顾,是吧?”

我沉重地点点头,确实是这样。

他静静地吸着烟,神情愈发落寞。

“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一直以为,只有自己变强大了,才能保护好我在意的人……”东方青云看着天空,他喃喃道,“我就很努力地让自己进步,随着家里的地位提高,我每天都在告诉自己,我要更加努力,可结果呢?”

他掐灭香烟。自嘲道:“结果我母亲死了,并不是为了保护我们,并不是因为多么纠结的事情,只是因为不想白发人送黑发人。她是个好女人,在我不识字的时候,很努力地教我读道术,遇到她自己不认识的,她就去查字典。有时候字典也查不到,她就去问隔壁的二叔。那时候二叔总嘲笑她想太多,她就会尴尬地笑笑。说只想让孩子多学一点。她是个好女人,在最后的时候,还让自己的孩子尽了孝道。毕竟白发人送黑发人,是儿女最不孝的事情,对不?”

我不敢回答东方青云的话,却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。

那种失败感,那种落寞感,那种……孤家寡人的感觉。

“我最在乎的妹妹,我曾许诺过会一辈子保护她,可她最后依然变成了灰姑娘,变成一个联姻之物,若是我还活着,谁敢欺负她?若是我还在她身边,谁敢对她指手画脚?还有我最爱的女人……没了,通通都没了。”

他忽然抬起头看着我,那神情满是悲伤,将荒芜慢慢地收回刀鞘。

我感觉胸口闷得难受,小声道:“青云哥,哭一次吧,也许会让自己好受些。”

“哭一次?”

东方青云抓着荒芜站起来,那身形有些摇晃,仿佛弱不禁风。没有人会想到,东方青云会显得这么憔悴。

“若是原本的我,也许真会哭一次。可是现在……我空有一副强大的身躯,却是最卑微的灵魂。以前人们会说。那是道教创办以来最强的东方青云,而现在呢?”

他紧紧咬着牙,呢喃道:“现在人们会说,那是已经沦为奴隶的东方青云。江成,这跟你想的不一样。这跟你经历的不一样,我确实想哭一次,可如今的我,已经不再有那个资格了。当灵魂都已经充满奴性,哪怕拥有情感,其实说到底,也只是一个优秀的行尸走肉。”

东方青云将荒芜一丢,那荒芜忽地凭空消失,他转身朝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在漆黑的夜幕下,他的身影逐渐模糊。

“见到玉儿了。别告诉她我还活着。她说过哥哥是她一生的骄傲,而我死后也是她的遗憾。可若是见到这样的我,那崩溃的……是她的整个世界。”

他只留下了这样的一句话,就消失在了夜幕之中。我看着灰蒙蒙的土地,心里那忧郁的气息怎么也呼不出来。

当骄傲化为奴隶的资本。谁还记得他曾平步青云,风华正茂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