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七章 道术与拼命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该死……”

面对突如其来的变化,张少咬紧牙关,很是愤怒地大吼道,“打!打死他们!”

这些道士毕竟都是刀口舔血的人,虽然枪不能用了,但面对我们这些人,还是有一部分人抽出刀立即就朝我们冲来。而没有刀的那群人忽然就朝角落那边跑去,我随便猜都知道。角落那边肯定放着冷兵器。

“杀!”

我也是怒吼一声,伴随着早就已经按耐不住的情绪,第一个就冲向了张少。那孬种害怕地往后退了好几步,而有两个道士立即就过来拦住我,我举起慈悲,狠狠一刀朝着最前面的道士砍去。这一刀我砍出了极为虚幻的刀花,他们慌乱地用手中的长刀抵挡。

可在锋利的慈悲之下,他们的两把长刀都断掉了。两人脸色一变,连忙就要后退,但其中一人来不及逃跑,已经被我一刀砍断了右手。

他的右手飞向天空,疼得他倒在地上大声哭吼。而另一个道士朝角落逃去,大吼着说道:“小心这个家伙,他的兵器非常锋利,换坚固的武器跟他打!”

角落那边的道士一听,都纷纷开始焦急地寻找武器。此时我下意识看了一眼江影,他不慌不忙地坐在椅子上,饶有兴致地看着我们打斗,就如同帝王在看着一群手下在给自己卖命。

但我心里很清楚,江二钱并不是这样的人,他是在给我一个机会。

如果我能不用他出手,就将这件事情给解决掉,那我在江二钱心中的地位就会提高一些。毕竟人不是菩萨,江二钱不可能永远给我帮忙。若是我毫无用处,那他也是白费力气帮助我。

现在,是证明我的时候。

“妈的!”

这个时候,陈园忽然怒吼一声,我连忙转头看去,只见他左手手臂上满是鲜血,却坚持着用长刀砍断了前面一个道士的喉咙。那鲜血飞溅,他放声大吼,脸上满是痛快之色。

这些黑衣人纷纷都不敢跟我对战,而那张仙人不敢闲着,他手中忽然出现一把黑色长剑,急速朝着我冲来。只是一时间的功夫,他已经到了我面前,将那黑色长剑刺向了我的肩膀。

黑色长剑速度很快,面对张仙人我不敢大意,连忙往侧面躲去。一刀砍向了张仙人的脖子。

正在这时,张仙人忽然将手一抬,一张道符出现在他手上。只见这道符金光大作,我的慈悲就如同被什么东西抵挡住了。愣是没法砍下去,就好像是一堵无形的墙,正在阻拦着我的攻击。

好诡异。

我心头一惊,下意识抬起脚踹向了张仙人的胸口。不料这家伙的速度更快。他手中的长剑忽然转了个剑花,迅速穿过我的脚,我只觉得腿上传来一阵剧痛,已经有鲜血流了出来。而我那原本完好的腿上,竟然是多出了两道不深不浅的伤口。

我疼得往后一跳,忍不住惊呼道:“好快的剑。”

“你那少爷挺厉害,只是你与我……还有很大的差距,今天,我就让你见识一下道君的实力。”

张仙人冷哼一声,他手中又是出现一张道符,那道符立即化为浓郁黑气,最后变成了一个门的模样,而张仙人口中冷声道:“出来,我的鬼奴。”

刹那间,一个神色冰冷的女人从那门里走了出来。这女人身穿白裙,手上却是拿着一把黑气化成的大刀,大刀足足有两米长,而刀身很大,差不多有半米宽。

好大的刀……

女人出现的一刹那,她没有任何犹豫,手中的大刀朝着我的脑袋用力砍来。因为那速度太快,我根本就来不及躲,只能用手中的慈悲赶紧挡住!

“砰!”

大刀砍在慈悲上,那力道之大让我一时间承受不住,最终忍不住单膝跪地。因为力道太重的关系,我在单膝跪地的时候,膝盖是狠狠撞在地上的,正好我的右腿已经受伤。疼得我龇牙咧嘴。

张仙人既然能做道君,自然知道这时候绝对不能浪费时间。他撑着我单膝跪地,立即就是一剑朝着我的胸口刺来,我惊得连忙身体朝旁边滚去,那黑色长剑划过我的肩膀,疼得我差点握不住慈悲,但还是咬咬牙,死死地握紧了。

“还挺有毅力。”

张仙人冷哼一声,他再次举剑劈向了我的脖子。这一剑与之前的攻击截然不同,上面竟然带着若隐若现的黑光。我惊得连忙用慈悲抵挡,只听砰的一声,黑色长剑砍在了慈悲上,我却是忽然觉得脖子一亮,有温热的液体流了出来。

我下意识伸出左手,摸了摸我的脖子,结果却是愣住了。

在我的手上,竟然是有一片鲜血!

我不敢置信地看着张仙人,他冷笑道:“道君的剑,哪里是你能抵挡的。哪怕你抵挡住了我的剑,依然抵挡不住死亡的来临!”

我吞了口唾沫,刚才那肯定就是借助阴气来攻击我。要不是因为我有化阴术,恐怕那阴气会砍得更深,直接砍断我的大动脉。

要警惕!

我咬紧牙关,死死地看着张仙人。这家伙的攻击实在是太诡异了。

而那女鬼奴更是谨慎,我才刚发现自己流血,她就立即将大刀砍向我的脑袋。而且这个大刀,忽然就爆发出了强烈的黑色阴气。

“成哥小心!”

正在这时,原本在战斗中的一个道士忽然怒吼一声,他朝着女鬼奴直接甩出了自己手中的长剑。我原本以为这会来不及,不料这长剑竟然是凭空消失了,下一秒的功夫,长剑就直接来到了女鬼奴的脑后。

这女鬼奴脸色一变,她也不再攻击我了,立即朝着侧边一躲,终于躲开了那道攻击。而我也因此免于危险。我松了口气,忍不住看向那个道士,这道士咧开嘴对我笑了笑,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把血淋淋的长刀。继续着自己的战斗。

“还挺有能耐,不过也就到这了。”

张仙人冷哼一声,他忽然咬破舌头,一口精血喷在了黑色长剑上。当精血喷上去的一刹那。黑色长剑忽然就散发出了浓郁的黑光。转眼间,黑色长剑已经朝着我的脖子狠狠刺来。

我烦躁地低吼一声,身体微微蹲下,而那长剑的速度特别快。突然间,它狠狠地刺进了我的肩膀,几乎没有任何阻碍,直接就穿过了我的肩膀!

“哼。若是还让你躲开,那我这道君之名,就可以舍去了。”张仙人狞笑道。

“咳……”

我咳出了一些血沫子,颤颤巍巍地伸出左手,一把抓住了黑色长剑。随后我抬起头,忍不住对张仙人露出了笑容:“抓住你了。”

张仙人脸色一变,他连忙要抽回长剑,却被我死死抓着黑色长剑,与此同时,我狠狠一刀捅向了张仙人的腹部!

原本注意力都放在黑色长剑上的张仙人哪里躲得开,只听噗嗤一声,慈悲已经捅进了他的腹部。而那女鬼奴顿时愣了一下,眼神中闪烁着光芒,估计是在想要不要背叛自己的主人。

大部分鬼奴,对主人都不是忠心的。

“你……”张仙人捂着腹部,鲜血顺着他的指缝流了出来,他不敢置信地看着我,喃喃道:“你是故意不躲的?”

我看着张仙人惊愕的表情,发自内心地笑道:“道君先生,真是对不起了。无论你道术多强,剑术多诡异,我都不在乎……我是跟你拼命的,不是跟你比道术的。”

说罢,我握紧慈悲,朝着那张仙人的腹部,连续捅出好几刀!

道君的血,跟正常人一样,也是红色的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