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八章 盛开的彼岸花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之前还跟我不可一世的张仙人,此时已经捂着腹部,痛苦地倒在地上抽搐。那鲜血疯狂地朝外涌出,简直就如同开了闸的水龙头。

不一会儿,这片地面已经满是鲜红,而那女鬼奴看见这情况,立即就跳下楼顶消失不见了。我分明看见她脸上还有一丝笑意,仿佛在为获得自由而感到痛快。

“二叔!”

张少见到我这边的场景。他惊恐地后退,嘴里却在愤怒地大吼,“弄死他!弄死他!”

然而,道士们却是纷纷都不敢靠近我,看向我的眼神已经有了一丝惧怕。

我忍着疼痛,将黑色长剑从肩膀上拔下来。这东西应该能卖点钱。此时我挣扎着站起来,看着即将死去的张仙人,我狞笑着说道:“什么玩意儿,管你是啥道君,每个人都只有一条命。道君先生,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过罪恶之地。要是你往哪儿走一圈,能弄死你的小人物还真可能有几个。”

他的眼神已经开始黯淡无光。我呼出一口浊气。此时虽然我表现不错,但我们这边还是比较吃亏的,毕竟人数不如对方,我们的人此时是在被围殴。

然而,大家都坚持着没有倒下,哪怕已经被砍了几刀,他们都是坚挺在最前方,保护着江美与江二钱。这些道士不愧是道法宗的弟子,战斗的时候都会护住自己的要害。而陈园因为跟我在罪恶之地一起奋斗过,他的身手也是不差。

我捂着肩膀的伤口,一瘸一拐朝着自己人走去。此时有个不信邪的黑衣人忍不住冲向我,他跳跃起来,用一杆长枪刺向我的胸口。我快速抽刀,锋利的慈悲砍断了他的长枪,同时还砍下了他放在长剑前面的左手。

“啊!”

黑衣人痛苦地大叫一声,我抬腿踹在他的胸口,将他踹了个五脚朝天。而我踩住他的咽喉,看着浴血战斗的人们,大笑道:“行,一个个都是有种的。人活一世,有两种走向。一种是自立门户,一种是跟着别人混。前者当人,后者当狗。可前者混得不好,那与做狗没任何区别;后者要是拿出本事来,主人也不会把你当狗,而是兄弟,到时候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……”

此时。我脚下的那个黑衣人举起右手,痛苦地朝我受伤的右腿砸来。我刀尖往下,一刀刺进了他的胳膊,将他的手死死地钉在了地板上。他发出一道撕心裂肺的惨叫声。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。

而我看向人们,低吼道:“现在就有一条路,摆在你们的面前。认主也要看主人,有的人不值得你多看一眼。有的人值得你忠诚追随。现在,那个值得你们忠诚追随的男人正看着你们战斗,他不会让你们加入天宗或青衣门,但却能给你们比青衣门还要强大的地位和待遇。他是一个讲义气的人,如今却愿意坐在旁边,对我们的战斗袖手旁观。这不是冷血,而是看得起大家,是给你们一个机会。告诉我,他会看到什么?”

有不少道法宗的道士们都是看向了我,他们的眼神中有一丝狂热和决然。

能看出来。

在这里的人们都不是傻子,他们一看江二钱就能看出来,他的出身绝对不平凡。那一声十六爷,也叫得绝对不冤枉。

我抽起慈悲,在黑衣人的脖子上比划着。他虚弱而惊恐地看着我的慈悲,而我饶有兴致地冷笑道:“看到我们寡不敌众,被这半吊子财团砍得身体破碎,被割下头颅挂在楼顶,被杀得片甲不留,跪在地上磕头求饶?不!”

“噗嗤!”

我一刀砍下,黑衣人的脑袋立即被我砍了下来。而我弯下腰,抓住他的头发,将这头颅高高举起,再狠狠地抛向空中!

鲜血飞向空中,形成一道完美的抛物线,如同下了血雨一般,而我放声怒吼道:“他会看见一群强者在这劣势下疯狂战斗,看见我们将利刃刺进敌人的胸口,看见我们挥舞着汗水和血液。如同一个巨人站在这儿。哪怕敌人再强,哪怕他们的人数再多,我们都会用手中的长刀告诉他们……在绝对的力量面前,一切花招都是无用功!告诉我!是要在道法宗混得惨淡无光,还是要追随江美,追随我,追随江家少家主,江二钱先生!?”

“杀!”

人们都激动地举起武器,与我一起大吼了出来。他们每个人都神情亢奋,此时受伤比较厉害的几个道士退下了,但又有时刻准备的道士立即就顶上他们的位置,如同野狼一般,疯狂地用武器收割黑衣人的性命。

专业与不专业,高手与垃圾。

人数不是问题。

那份狠劲,才是真正的实力。如果说这些黑衣人平日里过的是刀口舔血的生活,那我们这些人,简直就是将脑袋挂在腰间生活的。

我一瘸一拐地走回大家身边,此时我真是累得不行,只能用慈悲撑着自己的身体。

这样……还是很危险,我们的人数太少。若是再受伤几个人,恐怕就会被对方淹没。

正在我担忧的时候,忽然间,我们身后的门口处传来了一道颇为放肆的笑声。

“哟哟哟,江成。你被打得挺惨嘛。”

我疑惑地转过头,顿时就愣住了。只见罗巧巧穿着劲装,双腿都各绑着一把匕首,笑吟吟地从门口走了出来。

她也来了!?

“抱歉哈……”罗巧巧耸了耸肩,对坐在椅子上的江美笑道,“因为有点事儿,所以来晚了。我很多衣服都是新的,不舍得沾血,最后终于选了这套出来。”

江美嬉笑道:“没关系,来得正好。成哥刚把对方最厉害的一个道君解决了,剩下的就是一些菜鸟,相信你肯定能轻松收拾掉。”

罗巧巧撇了撇嘴。淡然道:“每次都是江成出风头,算了,我先去杀一堆。”

说罢,罗巧巧立即冲向人群。在这黑夜之中,穿着黑色劲装的她仿佛与黑夜融为一体,自由地穿梭在人群之中,匕首所过之处。都带起了一道鲜红的血液。

“好强的女人……”我们这边,有个道士忍不住喃喃说道。

我笑了笑,随后看向江二钱,微笑着说道:“十六爷。你手下的这帮人,感觉如何?”

“是在强行逼我收门徒么?”

江二钱看着我的眼睛,忽然露出个笑容,他的声音虽然轻微。却能让在场所有人都听见,“不过……挺有意思,我总要建立自己的势力。那就让我看看吧,你们有没有那个资格,当我的第一批门徒元老。”

听见江二钱的话,人们顿时都忍不住颤抖起来。那并不是因为害怕,而是因为心底的战意,已经被彻底激发出来!

“杀!”

在罗巧巧的带领下,所有人都不再防守了,而是主动朝着张少冲去。他吓得连连后退,激动地大吼道:“快杀了他们啊!快点,你们这群废物,平日里拿这么多工资,一到关键时刻全都没用!”

“哦?”

罗巧巧看向张少,她忽然微笑道:“那个就是大将么?给我一分钟。”

说罢,她朝着张少狂奔而去。见到罗巧巧朝自己冲来,张少害怕地掏出手枪对准她,怒吼道:“你去死吧!”

“对我用枪么?”

罗巧巧微笑了一下,她嗤笑道,“没人敢对我用枪。”

突然间,一声枪响响起,在这寂静的夜里,让所有人都停住了脚步。

罗巧巧几乎在这一同时,将手中的匕首朝着张少急速丢去。

鲜血如同彼岸花,在这黑夜开放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