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八章 周医仙/绝美冥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第二天一早,江二钱就来接我了。他给我订了机票,江二钱非常有心,因为头等舱坐着比经济舱要难受,他就买了三排经济舱,两边的位置都买下来,总共十八个位置,让我安安静静地在经济舱坐着不会被打扰。

我看着窗外的景色。轻声问道:“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?”

“你的脑壳都被炸开了……”江二钱轻声说道,“后来是江影把你拖上岸,医生说肯定没法救,但我们有神药,最后还是让你活过来了。”

我嗯了一声,这次还多亏了江影。要不是因为他,我恐怕已经死在松花江里。此时我叹气道:“昨天那场景,现在想起来都很难受。要不是因为元奴先生,恐怕我已经死了。”

“你所说的那个元奴,我非常感兴趣……”江二钱微笑道,“我甚至在想,这家伙实力究竟有多强。于是我进行一番调查,最后发现了有趣的事情。”

“哦?十六爷说说看。”我很感兴趣地说道。

江二钱拿出玉质烟枪轻轻地吸了一口,因为有鬼遮眼的关系,其他人根本没法看见他吸烟,而他轻声道:“据我所知,元奴是被元门强制性收服的。具体收服了多久,我也不知道,应该是有很多年了。而最有意思的是。元奴曾经是在元门总部听从门主命令,最后因为一件你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,他被分配到了元门上海分部。”

“我怎么都想不到的事情?”我皱眉道,“到底是啥事。”

江二钱的脸上开始有了一丝慎重,他沉声说道:“元奴,攻击了元门门主。”

“我的天呐!”

我听得心情一震,不敢置信地看着江二钱。因为这件事情给我的震撼程度,无异于是天空塌了。

不对,这简直就相当于天塔了。

我发抖地说道:“元门门主,照理来说应该是元奴的鬼奴,但他……竟然能攻击元门门主,怎么办到的?”

鬼奴,根本不可能攻击主人!

比如阿天就是这样,照理来说,鬼奴就算对主人再不满,也不可能做出伤害主人的事情。因为那相当于违反规则,如果违反规则,后果就是魂飞魄散。

江二钱轻声道:“没人知道他是怎么办到的,就算是江家那两个使用过神灵的鬼魂,都不可能背叛江家。因为规则是天道制定的。毫无疑问,元奴的所作所为违反了天道,堪称真正的逆天而行。”

我咬牙道:“那结果怎么样?”

“元门门主大伤,所谓双拳难敌四手。元奴最终还是被愤怒的元门群众给击败了。这一切是当初的某个元门长老告诉我的,他很疑惑地说,那时候元奴攻击过元门门主后,好像是元气大伤。所以才会被人们镇压。如果是他全盛状态,估计元门不会是他的对手,毕竟连天道都能违反,太过恐怖。”江二钱轻声道。

我忍不住问道:“拿华宏手下的五大鬼奴来比较,元奴先生的实力如何?”

“这个无从得知,毕竟那五大鬼奴已经很久没死战过了,更何况最强的算天下已经离开华宏……”江二钱摇头道,“但元奴在那一战后,好像被封印了许多实力,否则区区一个上海分部怎么可能控制得住他。”

听到这里,我脑海里下意识想起了当初第一次与元奴见面的场景。

他犹如天神一般击败良缘,最后他告诉我。他只想要一个自由。

“想到自己欠了元奴先生这么多人情,心里就觉得不舒服……”我叹气道,“现在一听说他这么强,也不知道以后能否把这个人情还清了。”

江二钱笑道:“强是以前的事情,他的力量已经被封印太多了,而现在元门走的走散的散,谁知道当初是怎么封印住他的。要拉来这么多元门长老为他解除封印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,根本就办不到的。毕竟元门一战,死了太多的人。”

我想想也是,心中忍不住为元奴惋惜。不过我也不明白元奴内心的想法,他现在就好像一个普通人。整天就是养养花看看书,与江雪没什么区别。

等飞机到达机场后,江二钱带我去了一个普通小区,说陈丁卯会在这里跟我们见面。刚来到小区,就看见陈丁卯正站在小区门口等待着,我心中确实震撼了一下,陈丁卯是何许人也?他会站在这里等待江二钱,已经说明了他心中对江家的亏欠。

而江二钱则是脸色平静。他背着我走进小区,见到陈丁卯连招呼都不打一声,反而陈丁卯则是笑吟吟地说道:“江先生,先进去坐吧。我已经安排人备好酒席。”

“陈丁卯,我们这次过来是帮江成治病的,而不是在这儿吃吃喝喝……”江二钱毫不客气地说道,“我付出了我应该付出的代价。还请尽快开始。”

陈丁卯明显愣了一下,随后他尴尬地笑道:“好,不过我那朋友要一些时间过来。”

我们跟着陈丁卯走进了一家别墅,江二钱把我轻轻地放在别墅房间的一张床上。他问道:“要帮江成治病的人是谁?”

“是周医仙……”陈丁卯说道,“我与周医仙是多年好友,实际上你给我的那些东西,我一点都没拿,都给周医仙当诊费了。”

“周医仙?”

听见这个名字,江二钱脸上的表情好了很多,他感慨道:“你的人缘确实很广,连他也能请来。”

我忍不住问道:“周医仙是什么人?”

“那确实是一代医仙……”江二钱笑道。“周医仙原本是佛教的一名高僧,喜欢行侠仗义,当初他义诊五年,拯救了许多普通人的性命。并且分文不取。许多人称呼他为活神仙,后来道界与佛界都很敬重他,就称呼他为周医仙。只是当年南北大战,他的师傅重伤,可惜他没能救回自己的师傅,于是从此金盆洗手,一直活在自责中,不再从医了。”

我听后一阵感慨,看来也是个了不得的人物。陈丁卯给江二钱倒了一杯水,让他先等待着。

等了约莫半小时后,外面终于有门铃响了,陈丁卯走去开门。这时江二钱小声跟我说道:“陈丁卯原本不在这,为了让我们少跑一趟,他连夜坐飞机来的。”

我轻声道:“诚意很高。”

“嗯,只是他犯下的事情。只有家主可以原谅,我只是个少家主而已。”江二钱说道。

门口那边传来了陈丁卯的笑声,他领着两个人走进屋子,笑吟吟地说道:“江先生,我来介绍一下,这位就是周医仙,而他身边的是徒弟张小爱。”

在陈丁卯身边,一个是白发苍苍的老人,想必就是周医仙了,另一个是年轻女子。这女孩看着颇为可爱,她穿着一套连衣短裙,很有青春感。

我们一番介绍过后,周医仙坐在床前帮我把脉,时不时摸一下我的脑袋和腿,帮我查看伤势。

我心里有些担忧,不知道这周医仙是否能帮我救治。而陈丁卯也是小心地看着周医仙,等周医仙看完之后,他才问道:“怎么样,有办法拯救这个年轻人吗?”

周医仙忽然叹了口气摇摇头,随着他这一叹气,我的心里顿时乌云密布,差点没忍住红了眼睛。

原来,就算是周医仙都没法救治我的双腿……

而在这时,周医仙却忽然说道:“这么点小病也要找我帮忙,丁卯,你真是越活越回去了。”

我去……

想吓死爹啊!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